DSC_1831.JPG

各位親愛的朋友們,

請不要害怕,

這不是墓碑, 

只是兩個谷裡野人,

為表友善的善行義舉。

我們要很、非常、愉快的向大伙宣佈一件事

我們…又破產了! 

  

那邊那位舉手的朋友,請發問。

錢同學:『請問你們先前將農會的贊助款、個人存款用完後是怎麼生活的?』

嗯…這個問題很好,而且答案也很簡單,靠媽媽贊助,這兩個月來…。

 

只是在她說完:『你們兩個好手好腳的,怎麼不去找份正當的工作做…』

我回答:『我是一個作家,而我現在正在工作…』

匡啦!清脆一聲,我媽掛上了電話。

我才瞭解,原來我老娘是救濟我,而不是贊助我。

 

所以,我必須找一個看得懂我作品,

並且愛它、希望它能繼續活下去的合夥人,

而非是救濟者。

 

 

  

DSC_0852.JPG

在發生我老娘,用話筒制禮作樂之前,

我在都市寫作的心情就像這欄杆一樣,充滿了限制、無奈與不自由,

 

但我必須假裝快樂,假裝不想對這些限制與無奈,

說句:『我操!我操!我操你媽的台北』

(本文僅是引自海角七號的經典對白,與本人的修養絕對無關…。

你知道我有多痛苦了吧,連幹譙都要隱瞞自我,好讓大家喜歡我)。

  

DSC_0935.JPG 

娃~好可愛的羊喔,

牠的可愛被我拍到,是因為牠留在那兒,

但是牠們為什麼要留在那兒呢?

充足的青草?豐沛的水源?

愛上了牧羊人?害怕牧羊犬?

拉屎有馬桶?喝奶有奶瓶?

還是為了要讓我拍牠上報?

喔,原來就是這些想法讓牠們在這的啊。

 

 

 

 

 

說到想法,我倒是想談談我從不是人身上所聽到的。

記得今年七月底的某日,

我和她(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只有一個她),

在我前幾日瘋狂痛苦的對曠田大吼大叫後,

有了難得的平靜。

 

『月亮真他媽的亮啊!』我充滿柔情,且浪漫的對她說。

她不發一語,我想她是在享受那份浪漫吧…。

兩個在姣潔月光下的人,

慢跑在因怕撞死人而被抗議封閉的快速道路上,

我們倆個開心的談論著我幾日前大吼大叫的激動,

 

那天那夜,我的靈魂又對我說話了,

它要我帶著維生的必要裝備、在她的同意下,離開人類,

去找尋自己的同類,

 

於是一個我剛才想到,

命為『靈的三部旅』開始了(出發前還不知道有三個階段),

 

當晚我們便寫好了攜帶的所有清單,隔天買完、裝好,後天出發。

旅途中我不斷的遇到了許多的困難,

不斷的用『它媽的』去贊頌它,

於是我遇到了更多的困難,

說了更多的『它媽的』與後來的『去你媽的』…。

 

但是…我的朋友, 

那些你在我旅行日記裡所未見的,

也是你未讓我見的, 

我決定更勇敢的愛你,

將我的缺點也讓你愛,你想更愛我嗎?

 

DSC_0839.JPG 

前日,我在帳篷裡醒來,想起大前日的事,

我打算跳崖的事,

 

在那三千公尺的高山上,

身上剩不到幾百塊,又餓又冷,

可是我卻感覺到異常的輕鬆、愉快,

因為我就快能解脫了,

摩托車的後輪破了一個大洞,我愉快的坐在石頭上吹著口琴,

從我身旁掠過的開心人們,也看到了我的開心與輕鬆,

 

但他們卻想不到,

那愉悅的琴音,是死神的旋律。

 

是的,我的朋友們。

你們可以恨我輕生的想法, 

但是也正是那恨,

讓我們可能走上相同的路…。 

 

在帳篷裡,所有的痛楚又回來了,

趕走那時的輕鬆、愉快,

我知道我安全了,痛苦讓我更怕死,

怕死,我才沒去死,

 

可是,問題還沒解決,

於是…我的靈魂又對我說話了:

『離開這裡,去人群中,去尋找瞭解你的人,這是你的第二階段的旅。』

(我沒少寫字,這樣用句是我靈魂的感覺)

 

所以,是的,我們的朋友們,

我們想將營地託付給你們,

因為我們要再去旅行,

 

你們休假時只要自己帶睡袋上來,帳篷給你們用,

有廁所、有淋浴水管、有石桌,有晒衣繩…,

你們看得到的所有食材都可以自由使用,

但是請用石頭、或葉子、或你身上所有的物品,

留下你們對我們的話,

我們回來時,

會記得你們,記得愛我們。

 

那麼,我們要去哪呢?

我們要去環島尋人,去全台灣各大都市,

 

首站是台北,目前我們已經有了那裡的尋人名單:

林懷民、吳念真、柯錫杰、魏德聖…

 

今天以後還要再用網路找一些台灣有意思的人,

有住址的去他家拜訪,有公司的去公司找他,

有電話的用電話,有E-mail的用E-mail

為期一個月,地點全台灣,

 

我們將作品直接拿給他們看,要求無償的贊助。

 

 

 

 

也所以,未來,放浪者計劃、我養豬寫作,暫停一個月,

從今天開始,『發狂野人計劃』正式展開! 

 

但,我也得很負責任的告訴大家,

從輪胎破胎的那天晚上起,

我們又掉了五百元,欠補胎老闆40元,

在這三千尺的高山上,我們財產負40元,

 

為了達成野人計劃,我們一定會跟你們借錢,

也所以,有困難的人有福了,

電話響完3次沒接,我們也就懂了,

別傷感情嘛。

 

我們打算借到兩萬元,做為下個月的拜訪經費,

不過記得,這是借,而非贊助,

我們未來一定會還,

如果想要贊助的,我們一定不會還,

因為作品所給的,早已超過許多。

知我所寫,必解吾所謂。

 

未來的日記將記載,我們尋訪台灣藝術家之旅的現在進行式,

無論好壞,過程一定都很有趣。

我們希望能將瘋狂的自由生活帶給更多的朋友,

讓我們大家一起來!

 

做自己的主人!向無奈說:『…不!』 

走出別人恩賜我們的生活道路,走…自己的路!!

 

 

 

  

走!走!走!走!走!

 

 

 

 

 

我愛你們,因為你們讓我快樂,我的朋友們。

 

未來的早餐既然要露宿,那就餐風吧,

中餐希望我們找的贊助人會請我們吃閉門羹,

晚餐,就喝西北風吧…。

 

 

~3002尺上,還欠40元補胎費的兩野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勇敢‧愛】 的頭像
【勇敢‧愛】

【319騎跡】

【勇敢‧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