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2377.JPG 

【我們是~流浪藝術家啦】

在去新竹市的前一天晚上,發生了一件很好玩的事。

 那晚,我們還睡在桃園木造涼亭的二樓上,

記得是…星期五的半夜十二點。

我們的眼睛被手電筒的光照醒,

並被二聲〝起來,你們怎麼會睡在這裡…〞的聲音吵醒,

就像當兵一樣,彷彿是叫我起床接哨,

我想…沒人在那一刻是心情愉快的。

 

愛,讓我耐著性子,起來回應叫醒我們的人,

是兩位年輕的警察朋友。

調整大小DSC_2343.JPG

↑出來旅行四個月的第一次警察臨檢,就在桃園市的挑高木造涼亭上。

 

他們問我們為什麼睡在這裡?

我緩緩、輕柔卻肯定的告訴他們:『我們兩個是流浪台灣的藝術家,

正在進行拜訪全台灣各縣市藝術家的旅程上,而現在我們來到了桃園。』

 

A警察先生:『你們怎麼會睡在這裡?』

嘉吟:『我們正在旅行』

 

B警察先生:『在旅行,那你們這樣不工作可以嗎?』

我:『我們現在正在工作,寫作就是我的工作』

 

B警察先生:『你們不工作,錢從哪裡來?』

我:『我們有長期的贊助者幫忙,讓我們可以持續創作。』

 

B警察先生:『你們這樣不工作行嗎?不工作錢從哪來?』

A警察先生:『你們怎麼會睡在這麼偏僻的地方?如果遇到壞人怎麼辦?』

 

我:『不會阿,有你們保護我們。』

A先生笑了一下說:『可是我們也才來一次…』

 

B警察先生:『證件呢?有沒有帶證件?』

於是…,嘉吟翻找著證件,拿給警察先生。

 

B警察先生看完我們的證件後,問:『妳住在鳳山喔?』

嘉吟:『對。』

 

B警察先生:『阿住鳳山怎麼會跑來這裡?』

嘉吟:『因為我們在旅行。』

 

接著,B警察先生想抄登一下我們的資料,於是摸摸口袋,

結果…轉頭向A警察先生說:『你有沒有筆?』

A警察先生:『沒關係,不用抄了,你們自己要小心一點。』後便離開了。

 

其實我本來打算要他們留下來,說些旅途上的故事給他們聽的,

不過那時已經半夜了,我實在沒什麼精神分享,索性就讓他們離開,

而我們繼續進入夢鄉了。

 

真心誠懇的實話,可以輕易的通過任何檢驗。

  

  

【流浪到新竹市了】

1128日,星期六的傍晚,我們到了新竹市。

  

原本打算在新竹市的一處大公園,找涼亭睡的,

但是那兒人太多了,還有假日花市和觀光夜市,

簡直跟台北市的大安森林公園一樣,於是我們又繼續尋找其他的公園。

看了三、四個公園,不是太小、就是太靠近住宅區或大馬路旁。

  

於是,嘉吟在某公園打電話給她的好朋友─咪咪,

咪咪家住竹東,聽到嘉吟說我們人在新竹並流浪在外,

心疼的說我們可以到她家住,我們很感謝她的好意並感到很窩心。

 

但是怕一到新竹就住室內,會損失了許多有趣的戶外體驗,

於是希望能夠先在新竹野宿,拜訪完新竹的藝術家後,

再到咪咪家借宿兩、三天,當作長期旅途的修整期。

 

此時,夜已黑。

在我們看完了最後一個新竹市公園後,決定轉往十八尖山探尋看看,

找看看那聽說滿美的、是賞花風景地的十八尖山,可有我們落腳之處?

  

  

【十八尖山】

十八尖山,是一處在新竹挺有名的風景點,

到了那裡,有至膝蓋高的低矮鐵閘門。

攔路,在路旁請問了同樣是來看風景的情侶,一些公園裡的設備和機車進入的方式,

隨後才知,這公園是管制汽機車進入的。

 

但此時已快九點,見夜深人歸,我走至鐵閘門旁,

看欄閂未鎖,輕鬆一拉,閘門自然向我們敞開來。

哈哈…也顧不了這麼多,打算先以機車探路,在決定露宿處,

卸了裝備後,再將機車騎出,停至最近的停車處。

 

一路上,恍如入山,

十八尖山上鬧中取靜,可遠眺竹市燈華,卻未沾染一絲人氣。

僻靜的山頭上,唯一迴盪著的,是我們的引擎聲,

柏油路道十分平坦好行,沿途有豪華的公廁以及數座涼亭。

 

我們一處處的停,在停處向上走,以尋好亭,

用入深夜的時間,想把整座山探熟。

一個半小時後,我們也大致的探熟了十八尖山,

摸清了每座涼亭的位置、公廁的所在,以及最適宜的停車場,

停車場必須最近露宿涼亭,讓我們在每晚與每早不至需要揹著沉重的行囊,

走上好一大段的『健行道路』。

 

最後,我們決定了要在─觀音亭落腳、夜宿,

而停車處是在另一側的山腳下停車場。

  

  

【消失的停車場?】

但…正當筋疲力竭之時,喜在今晚有歸之刻,

我們卻找不到在告示牌地圖上所標記的停車場。

 

騎出十八尖山,在馬路上繞著它,

找了一遍又一遍、二遍、三遍、四遍,

在體力、精神都已疲憊的狀況下,我心中不免煩躁了起來…。

 

我開始…帶著些許的惱怒祝禱起來。

拜託!至少給我們一個今晚可以過夜的地方,

請幫我們找一下,給予我們協助。

 

在再一次的找不到那『最靠近亭子的停車場』後,

我們決定再一次的騎進十八尖山,在裡面用走步道的方式,

去找出那該死的停車場。(是的,在那時我說的是─該死的!)

  

  

【飄姐?天使?】

又一次,我熟練的拉開了鐵閘的閂子,

等車騎入後,又熟練的關上了『自家門』。

才前行不久,就在步道的不遠處,見到了一位正在倒著散步的長髮女子。

沒錯,是一位很正常的女仕,並不是飄姐。

 

我停下車來向她請教,那個位在山腳下的『停車場』怎麼進入?

沒想到,她也不太瞭解,那到底是哪裡。

 

不過,在她知道我們是在找今晚住處地的時候,好心的邀我們去住她的宿舍,

她說她現在住的那裡是教會的,有提供給旅行者一處臨時過夜的地方,

一個人,一晚也才100塊錢罷了。

 

我們當時其實並不想那麼麻煩她,

因為連一天三餐的伙食費150(二人的),都是省吃簡用而來的,

更何況是這一天就要200元的住宿費呢?

雖然真的是很便宜了,但對我們而言,根本無力負擔…。

 

但,此時她卻為了我們而跑了起來,

我們騎著摩托車,她跑著引領我們向著宿舍而去,

我的心告訴我,跟著她吧…,

也所以我相信這一切都是生命準備給我的,我不應拒絕。

 

她跑了約200公尺,才將我們帶到她的宿舍,

很好心很親切的領我們將沉重的大背包先拿進去,並像對待自己親友般的對待我們,

我們很開心自己又遇到了一位天使。

 

之後,她說她必須要先請示一下宿舍長,問他願不願意讓二個旅人在這裡投宿,

只是巧的是,她說他已有一位朋友要來住那間客房了,所以恐怕不行…。

 

老實說,這時我的內心反倒是鬆了一口氣,

一來可以省下這200元,二來又可以回到那幕天席地的夜裡,多自由啊!

長期的旅程,我已經愛上了那寬廣的天地臥室。

  

  

【大大的家】

雖然今晚不能睡在她的宿舍,但是她還是很好心的帶我們去『培英國中』的操場,

她說那是這一帶唯一一個開放式的學校操場。

 

我們一看到操場旁還有一個大大的司令台就很高興、滿足,

因為那裡真是一個『五星級』的露宿地,

雖然還是找不到那個消失了的停車場,

但看到了這個更大又更方便的司令台後,就都值得了。

 

於是,我們先回她宿舍拿取裝備,

同時也跟她借了浴室洗澡(雖然因水壓不足而只有冷水,但卻感到很享受),

洗完澡後,我們與她分享著我們的旅行日記,

告訴她我們現在正在做的事情。

 

聊到半夜十二點多了,才動身前往培英國中的操場司令台。

 

隔天清晨四點多,就有許多人來培英國中的操場做運動,

所以我們也不好意思久睡,便早早起身。

 

在天還沒亮之前,有一位阿嬤走上來、坐在靠近我們睡覺的課桌椅上休息,

等她瞳孔稍微適應光線的時候,著實被我們兩個嚇了一跳,

她說:『唉呦!阿有人睡在這捏,還二個人,剛剛沒看到,嚇我一跳。』

也就是這一聲唉呦,喚醒了我們。

 

不過,昨晚太晚睡了,實在不想這麼早起來,

所以就繼續給它睡到天已光亮才起床。

DSC_2346.JPG

 ↑在培英國中一連住了快一個禮拜的野宿司令台。

  

  

【超好吃的牛舌餅】

收拾好裝備後,我們便出發,往市區騎去。

亂晃之下,來到了新竹有名的城隍廟,看到一家現做的手工牛舌餅,

老闆現包、現烤,每隔10分鐘才烘烤出一批,

再加上放涼的5分鐘,每批至少都得等上15分鐘才有,

而且數量不多,約莫只有20個,

賣完了,還要再等下一批烤好才有得買,

所以店前總是大排長籠。

不單是因為要等烤好,我想更是因為好吃,

所以嘉吟便進入了長排的人龍中,

 

而我乾脆就坐在旁邊的小空地,吹著我的口琴。

躺在石椅上,身處鬧市裡,

眼前一片白雲遊走著藍天,陽光在雲朵間忽隱忽現,

我吹著輕鬆的調,跟陽光玩起躲迷藏。

 

小隱隱野,大隱隱市,

那時的輕鬆自在,不只是因為正在旅途上,更是因為心境的快樂。

 

熱騰騰的現烤牛舌餅,外皮層層酥脆、內餡軟嫩滑舌,

好吃極了(比鹿港的還好吃),

藍天、白雲、陽光,佐味,此刻心情,不知是在山野乎?抑是在塵市乎?

這才體會到仙人遊士究竟是何心境。

  

  

【第一次‧主動】

吃完牛舌餅,我們動身前去尋找位在新竹市的摩門教教會,

為什麼我們要去找摩門教的教會呢?

 

記得…去年五月,

為了創作『我養豬』這本書,我們把五萬塊的相機買了回來。

那天,我們倆到義大利麵餐廳吃飯,

點餐時,正好有二位穿白襯衫的外國人走進來,並隨性地向我們問好,

我們因未來想要單車環球,因此決定要上前跟他們說話,

好鍛鍊未來出國的比手劃腳。

 

於是,我們走到他們的桌前,

主動問他們:『我們可以跟你們一起吃飯嗎?

因為未來我們想要環球,所以我們想在自己國內多認識一些外國朋友。』

 

他們回答:『當然可以,請坐。』

沒錯,他們是講中文,

他們二位是來台灣傳教的摩門教徒,

二位都來自美國,一位長得很像Thomas Cruise,而另一位則是來自夏威夷的白長老。

  

  

【Louies魯益師】

在一起用餐的過程中,我們主動請他們為我們取個英文名字,

Thomas Cruise(←我們私底下都直接這樣稱呼他)為我取了『Louies』這個英文名字。

而夏威夷的白長老,則替嘉吟取了『Jessica』這個名字

(但嘉吟和Thomas Cruise都不是挺喜歡的,所以嘉吟至今都沒有使用它)。

 

那天,給了我們一個全新的感覺,一種行動力在自己手中了感覺。

只要敢順著內心,真心且愛的去做,那麼預見的困難都將轉化成得。

 

起先我對Louies這個名字並不以為意,

直到有一天我在看某一本書時,發現一段格言的底下寫著出自~魯益師,

才讓我將魯益師和Louies做了直接、完美的聯想。

 

那一刻,我便愛上了這個名字,

因為那正是我想要給人的,一個可以給予別人有益事物的人,

自那天起,我便開始常用起『Louies魯益師』的這個名。

  

  

【抱到熊了】

來到新竹的前一天,1127(星期五)的早上,

那時我們還在桃園,一早離開二層樓的木造涼亭,

準備要四處逛逛桃園,想找一些在街上的藝術工坊或是店面。

 

當時,就在停某個紅綠燈的時候,二位騎著單車的外國人,停在我們附近。

在身旁的那位高大外國人,主動跟我們打招呼,

他跟我們問早,我們也笑著說:『早安!』

他又問:『你們現在要去哪裡?』

嘉吟:『嗯…我們正在旅行,travel~』

他竟然說:『OH~妳的英文不錯…』,

哈哈,真好笑 ^________________^

 

這時,紅綠燈已經準備變燈了,

他在騎走之前跟我們說:『你知道我們的教會嗎?有空可以來我們的教會。』

我們望著他高大的身軀,在他騎走後覺得…天啊,好像熊喔。

 

那時,嘉吟的心告訴她,想跟著他們走。

於是,我們就決定跟在他們的後面,到教堂。

他們騎著單車,穿梭在桃園市的街道上,

我們載著大包小包,騎車跟在他們身後。

 

就在穿過慈濟的建築物腳下時,我的心告訴我:

這一切都是相同的,包容一切,愛一切吧,這一切都是愛啊,都是有意義的。

於是,我跟嘉吟說:『別跟丟了,我想抱熊…』。

 

好不容易…,他們終於在一條小巷子的路口前停了下來,

因此,我們試圖發出些微的聲音,引他們轉頭看我們,

在他們發現我們一直跟在身後時,著實嚇了一大跳。

 

嘉吟:『我們一直跟著你們』。

他們疑惑的問:『你們為什麼想跟著我們?』

嘉吟:『因為我們想跟你們去教會』。

接著…熊轉頭望了一下身旁的夥伴─哈利波特

(←嗯…另一位傳教士,長得超像演哈利波特的男孩)

說:『可是…我們現在不是要去教會,我們要去別的地方』。

 

哈利波特:『為什麼你們想要去教會呢?』

我:『我的心想要去,所以我就去,我無法解釋,就只是想做而已,所以我就聽從它』

他們互看了一眼,表現出深感到什麼的表情…。

 

別離前,我獲得了一個大大的熊抱,也約好了下午要到他們的教會。

  

  

【哈利波特的Secret】

下午,我們帶著大包小包的行李穿梭在桃園市,

找了好一陣子的教會,錯了好多條路。

但,我們想,還是讓我們找到了。

在教會,我們彼此分享彼此在這條心路上的心得,

我們都知道對方在講什麼,被愛的感覺,在四個人的心中迴盪…。

 

最後,他們邀請我們在1129(星期日)去參加他們的聚會,

可是因為行程的關係,那天我們人已到了新竹市,所以恐怕不行。

但他們說我們可以到他們新竹市的教會參加,

本來我們還是覺得對這種邀約沒興趣,

因為我們從來不會想去加入任何一個宗教,所以大部份都會婉拒。

 

但後來…嘉吟因為哈利波特的完全真誠,而直接打動了她。

嘉吟說她的心跟她說:『相信哈利波特,相信他,他不一樣』。

於是,因為他的真,我們很快的答應了。

 

臨前,哈利波特在那本送給我們的摩門經裡寫了一句話:

『我知道這是真實的』後迅速闔上書本,

嘉吟,笑著的跟他說了一聲~secret

  

  

【我的爸爸像石頭】

所以,在我們吃完牛舌餅、吹完口琴後的1129(星期日)上午,

便開始尋找位在新竹市的摩門教教會。

但是,怎麼找就是找不到,比上次在桃園市時更難找,

找了一個多小時,就是找不到那個地址,

途中還曾剛好看過二位騎單車的外國傳教士,也好巧不巧的…跟丟了。

 

在我氣得想放棄的時候,嘉吟索性就直接去問派出所的警察先生,

他很詳細的告訴我們路怎麼走,並且說『你們的教會就在那裡』,

順著警察先生的指引,我們終於來到了教會。

 

九點的聚會,在我們來到時都已十點多了,

不管認不認識,一頭就走了進去。

一位穿著西裝的先生招待我們進去坐,並且跟他們一起聚會,

一起在教堂看小朋友表演、唱詩歌、唸著自己的爸爸、媽媽像什的純真話語。

 

聚會結束了,我們也離開了。

自由自在,開心的體驗生命所給予的一切吧。

  

  

【過度物】

下午,我們到新竹市的鐵道藝術村走走,想拜訪在那裡創作的藝術家。

只是…沒想到展期剛結束,所以,許多的藝術家都不在了,

還好在那負責管理的吳大姐,告訴我們裡面還有一位從法國回台的藝術家─黃瑋,

便領我們前去她的工作室拜訪她。

原本我們還客氣的怕太過突然或是打擾到她們的創作,

沒想到黃瑋說:『我們兩個每天待在這裡,都想說怎麼沒人來跟我們互動、聊天…』

 

黃瑋─是旅法台灣的影音工作者,

此次跟他同行回國的還有他的老公,

他的老公是法國造型藝術家─Jérémie DELHOME

她很想促進台法藝術家們間的彼此交流,

這次回台灣,不僅是來展出她個人以及丈夫的藝術創作,

同時也希望能夠促成這樁美事。

 

以下是她們在DM上的展出資訊,如果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前往參觀:

 

本屆的展出主題為『過度物』,

是由黃瑋與Jérémie DELHOME所進行的跨文化影音創作。

展出內容包含聲音裝置、油畫、雕塑等創作品約32件。

 

其創作動機在於,嘗試運用聲音與造形,

兩種不同媒材的共存與創作者間異質文化背景的撞擊,

進而發生的二元融合藝術。

 

 Jérémie DELHOME運用觀察日常生活中隨處可得的物件形態與結構為靈感,

隨著時間的沉澱,擷取長存於其腦海中,與其共生的物體影像殘留做為主題。

嘗試落實其平面創作理念於立體空間之中,

延伸原對繪畫所進行的主張,

運用單一色平塗背景,

圈限凝固出ㄧ個被堅實底色所掏空、凹陷、孤立,

進而勾勒出若隱若現的過渡性物體(Lobjet transitionnel)於二維畫布中為出發,

繼續發展並創造另一過渡性物體於此次的影音裝置之中。

 

活動地點:新竹市鐵道藝術村(新竹市花園街64號)

活動日期:20091210日~2010110

活動時段:週二~週日,上午0900~晚上1800

  

  

【變形蟲】

未來的環球,是我步入地球村村民的一步實踐。 

我不屬於任何一個國家,我屬於全人類。 

 

單愛一個人,就會恨傷害她的人, 

單愛一個國,就會恨傷害她的國。 

 

人的成長就像變形蟲的移動, 

當你的行動向世界伸出夢想的偽足時, 

你生命的所有一切都會向著那偽足流動而去。 

等你發覺到自己在哪裡的時候, 

你就正在達成的夢想裡。~魯瑞寧

 

跟黃瑋小姐聊完後,我們開始抄起新竹藝術家的工坊地址。

抄完後,我到鐵道旁的椅子上,吹起了口琴來,

這時來了一群高中生,問可不可以採訪我,

我樂意接受,因為我也想從他們身上,請教一些問題。

 

越接近幼兒的人,越能問出接近純實的問題,我從他們的身上,學到很多…。

 

 

【拜訪 葉佳讓/木雕藝術家】

1130(),我們去拜訪新竹的佛雕藝術家─葉佳讓。

我們到了的時候,他正在趕著一批要送到郵局的手工藝品,

看著滿桌的小吊飾,看著葉先生拿起一個,細心的包進透明的包裝袋裡,

聊了幾句,知道他要趕著交貨,而時間也快來不及了,

我馬上瞭解到我們現在來這裡的原因了,

於是向他要起了包裝袋,我們三個人就一起包了起來。

 

那製作精美的可愛小吊飾,有一顆琉璃柿子,和一個木刻花生,

他問我們知道它的意思嗎?

因為我偷看了一下背面的說明,

所以解出『好柿會花生』(好事會發生)。

葉先生說,這不只是飾品而已,同時也真得為買的朋友帶來好運唷。

 

於是,我們三人就一起包著許許多多的『好柿會花生』。

一起參與的生活過程中,我覺得,這是生命給我們的最好體驗,

一切都那麼的隨性、自在、快樂。

 

包完了後,他也趕著要去郵局交貨,

而我們也開心的表示要離開了,因為來此的目的早就達到了,

拜訪藝術家,並非只為了要尋求瞭解者和交流創作思想罷了。

 

在霧社,這趟旅行的開始之初,心就已經透過Meika的行為,

讓我學會了這趟旅行是為了學會不同藝術家身上所展現出的實際美德作為,

這樣的作為,表達了一個人的真正內心,無需靠言語。

 

  

【不要那麼制式】

離開後,我們先去尋訪花燈藝術家,

但他說現在沒空,於是我們改約明天下午二點再來拜訪。

之後,又去找下一位琉璃藝術家,只是不巧的沒開門,

於是我們便在對面的公園午休了一會兒。

 

嘉吟跟我討論了她的想法,我也認同,

所以我們決定不要這麼制式的去找藝術家,

那太不像下山時的我們,那麼自由無束。

 

所以我們決定找Young(前晚在十八尖山,請我們到她宿舍住的那位小姐)出來玩,

向她請教她眼中的新竹市。

 

 

【美麗的新竹市】

於是,在下午我們立即擁有了一位很棒的嚮導,感謝她願意花時間陪我們,

雖然才相識不到兩天,但她就肯信任我們,

使我們在她的身上,直接的看到了信任的美德,

她內心的美麗,不言而喻。

 

她先帶我們去一間畫家開的餐館,欣賞裡面充滿西藏風的整屋子壁畫,

聽馬汀的婆婆聊她家的事,直到傍晚。

晚上,她還帶我們去逛新竹市的護城河街道、

看大學生的創意行動演出、逛畫滿藝術畫的鞋店…,

這一趟下來,使我感覺到新竹市的生命力,滿滿的,蓄勢待發…。

DSC_2412.JPG 

↑新竹市美麗的護城河

 

DSC_2377.JPG 

↑新竹地下道的練舞場

  

DSC_2387.JPG 

↑繪滿畫的義大利鞋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勇敢‧愛】 的頭像
【勇敢‧愛】

【319騎跡】

【勇敢‧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