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山県中新川郡西水橋町1,大正七年八月三日1

 

母親們的心:為何同樣的錢買來的米卻沒有一半?我們明明已經飽嚐欺壓,為何肚子還是如此饑餓?

 

商人的心:白銀可讓政府的鐵斗變銀斗,百姓的黃金可讓銀斗變金斗2

 

母親們的心:人民應該被米包圍,而非將米包圍!當水淹過城牆,我們的船便在城門之上,誰能阻止我們為孩子要糧!

 

信用組合:春風,你的言語中還帶著寒冬的巴掌,聲音不是說出就好,何必還要揮拳?

 

春風:有時不能只怪人民揮拳,因為他們在悶不吭聲時不知已挨了幾拳。

 

信用組合:未來何時?水會淹來這兒?

 

時間:或許…會在一百年後?

 

 

1:西元1918年日本已進入工商業為主的資本主義社會形態,由於政府有利財閥的政策,加上同年82日日本發表『西伯利亞出兵宣言』,米商趁機哄抬米價以發戰爭財,米價一日內瞬間飆漲。位於富山縣西水橋漁村的數百位母親,發起抗議包圍當地米商倉庫要求降低米價。米商不從,抗議婦女們將米糧強搶一空。之後搶米暴動席捲日本各大都市,數十萬人參與,日方出動數萬軍警鎮壓,直至九月才告平息。

2:自利消極的社會主流價值觀,教育出貪污的官員,貪污的官員組成腐敗的政府,腐化了應當保護人民的法規鐵則。鐵則經過財閥予官員的銀彈下鍍了銀,進入了自己的勢力範圍。而後財閥經由利己的銀色法則中賺取人民黃金。此中官員、財閥皆得重利故難以禁絕?而人民的回報既從大家共同所營造、自利消極的社會主流價值觀而得來的,那些財閥、那些官員、與自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勇敢‧愛】 的頭像
【勇敢‧愛】

【319騎跡】

【勇敢‧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