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和十八年,西元1943年,海南島上。

 

初昇的陽光:純白的晨霧啊!請在我的溫暖中化成露水,當你滴落土壤時,我會在你身上映出太陽臉龐。

 

硝煙:我非生於自然,能吹動我的唯有風,只是這裡的悲傷連他也不敢動。

 

田地:請別阻擋晨光與農夫一同出現,當我從大地分出為田後,我便期待被清晨農夫的鋤聲敲醒,以翻鬆我對夜的孤單。

 

農夫倒在硝煙上,硝煙任由他倒下,最後由田地抱住了他,陽光在短暫的抗議之後,又被硝煙埋葬。

 

田地:朋友,你今日的汗水怎麼如此濃稠?灌溉用水就好,何必要用自己?

 

農夫:原來穿破軍裝後的子彈會繼續貫穿我的身體,那我後悔開槍,未來會有兩個母親同樣哀傷!

 

農夫的眼前,現出天空上的黑點,發出風的驚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勇敢‧愛】 的頭像
【勇敢‧愛】

【319騎跡】

【勇敢‧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