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7918.JPG 

【出發囉~】

200985日,星期三,上午八點二十分,

我們聽從心的指引,開始了『放浪者計劃』。 

在出發前我們拍了照片,

上面載滿了78公斤重的各式各樣裝備(帳篷、睡袋、地墊、汽化爐、

鍋具、食物、衣物、筆記型電腦、單眼相機、創作用具…等等)

以供我們未來不知道會有多久的生活旅程所用。 

因為再過三天就是父親節,所以我們決定先往北上,

或許…可以在父親節的當天回家替父親過節,

過完父親節後再繼續旅程。

 

由於長年都窩在家寫作,

所以從20072月最瘦時的60公斤,一直到胖到2009515日時的95公斤。

不過,後來從2009516日起,我和嘉吟開始恢復每天慢跑五公里之後,

一直到出發那天的200985日,近三個月的時間裡,已瘦了10公斤。

當時,雖然我還很胖,還有85公斤,可是心情是非常快樂的,

感覺就像幼稚園的第一次校外教學般的興奮,

或許是因我的心早已知道,未來會有一場大冒險吧?

DSC_7835.JPG

 ↑出發前的摩托車裝備全貌。

DSC_7840.JPG 

 ↑哞喔(←我家機車的小名)與我和裝備的合照。

 

 

【第一晚 苗栗 薑蔴園】

那天一早,我們從雲林一口氣騎到了苗栗,

到苗栗時也傍晚了,離紮營的時間已近,

搜尋了一些地方都無所獲。

最後,好不容易在天已快黑前,找到一處『薑蔴園休閒農業區』。

 

薑蔴園,海拔約700公尺,

為大湖鄉與三義鄉交界的關刀山嶺,是一個新興的觀光景點。

我們先在那裡四處探路,最後找到了一處可以紮營過夜的塔,

塔下有個稍微能遮風蔽雨的腹地。

當時,因為已經下起雨來了,所以那是一個很好的營地。

 

快速紮好營後,我們冒著雨,騎車下到公路上,

用摩托車測量好二公里半的距離後,

二個人開始在夏夜的滂沱大雨中(嘉吟有穿雨衣)做暖身操。

 

那感覺真是美好,

隨性的到處旅行,在每個美麗的地方慢跑,

體會每一處完全不同的風貌。

 

只是,有些住在當地的居民開著貨車經過的時候,

都會停下來關心我們。

我開始相信,客家人的人情味,

這在大城市是比較難感受到的。

 

很抱歉為他們帶來麻煩,

但是我們並沒有遭遇任何困難,我們只是想跑步而已。

嘉吟跟關心我們的車輛,

一個個的解釋我們在雨中跑步,是真的只是在運動罷了。

而我,則慢慢的見到了人性的光明面,這是我這小子需要的。

 

20分鐘後,大雨漸漸轉成小雨,

我們戴著頭燈,已經快跑到了公路的最高點。

這時,一輛警車過來關心我們,

不過或許警察有受過山訓、跑步的訓練,

在關心完我們,並確認下坡路旁停的那台機車是我們的,

看我們的跑姿也能瞭解我們是真的在慢跑後,

便放心的離去了。

 

我再一次的感到濃濃的暖意,

很抱歉為他們帶來困擾,但是他們都做得很好。

讓我可以在這裡告訴大家,

真實的台灣並非只有媒體報導的那樣,

真實的台灣就像正在看這篇文章的你()一樣,

有許多的好人正在默默的付出自己的善心與愛…。

 

那段五公里的路,是一段上坡路,要往山上跑去;

到了山頂的時候,也是公路的最高點,

跑到那,我們就已經跑了兩公里半了,

再來只要折返下山跑去,跑到山下的摩托車那兒,

即完成五公里的慢跑。

(2009516日開始恢復慢跑以來,

五公里的路跑,已經是我們每晚的必備運動了。)

 

跑完回來,回到了塔下的營地後,

我走上了塔的二樓。

二樓有一個房間,裡面很昏暗,

不過隱約可以看到供奉著關公、關平和周倉。

突然間,我感覺到我們彷彿是被邀請來這裡過夜的,

只是那感覺一下就消失了。

通往三樓的階梯有鐵閘門並且上了鎖,要等明早才會開放,

只是奇怪的是,為什麼塔四樓的電燈一直亮著呢?

不過,被邀請來的瞬間感受,讓我安安穩穩的睡了一夜的好覺。

DSC_7870.JPG

↑我們在苗栗『薑麻園休閒農業區』的塔下紮營過夜。

 DSC_7873.JPG

 

 

【颱風 警戒】

86日一早,通往三樓的鐵閘門開了,

我走到三樓,三樓的房間裡供奉著至聖先師─孔子。

而當我走到昨晚一直亮燈的四樓房間時,

我才發覺,原來四樓是供奉著苦海明燈的觀世音菩薩啊!

難怪,夜晚燈塔頂總是點亮著的,

瞬間,我又感受到了我們是被邀請來的感覺,我很開心。

 

上午,我和嘉吟討論,

今晚是要在這多住一晚,還是前往苗栗向天湖找過夜地,

後來嘉吟因為想到原住民部落去,

所以我們決定繼續前行,到向天湖去。

中午,在我們煮完飯、用完餐後,來了四位遊客,

她們很感興趣的問了我們一些旅程與露營的事,

我們跟她們談了一會兒,並說到今晚要到向天湖紮營,

她們很開心,並在臨走前,跟我們說:

『有颱風要來,你們要小心一點,而且好像是強颱,最好離開這裡比較安全。』

 

剛開始,我還不以為然,想說應該還好。

但嘉吟提醒我不能輕忽,我跟她說我們上網看看詳細情況再做決定。

於是,我爬到四樓的觀世音堂,在裡面使用筆電查網路、聽廣播,

查完後才發現這好像是一個非常大的颱風,而且已發佈海上颱風警報。

 

嘉吟謹慎的告誡我必須離開才行,

因為帳篷搭在塔下遮不住強烈的風雨,恐怕連營杖都有可能被強風吹斷;

甚至若是被颱風的外圍環流影響,三五天都有可能會是這樣的情況,

那往後的旅程就不妙了;

而且若是真等到颱風登陸時再撤離,恐怕已經來不及了,

那路程上的風風雨雨早把我們和裝備都全搞雜了,

而我們也本來就預計要在88日回台北老家替父親過節的,

那倒不如現在提早回家吧,怎樣看都不算是壞事啊。

 

我仔細的想過、聽嘉吟這樣說後,

突然間我又感受到了那四位遊客的出現並不是巧合時,

於是,當下我就決定,那就回台北避颱風順便提早回家過節吧。

下午一點多,我們開始快速的收拾東西,

準備離開薑蔴園,返回台北老家。

DSC_7876.JPG 

↑在薑蔴園準備要返回台北避強颱的防雨裝備。

 

 

【哎呀呀~叫個不停呀】

從薑蔴園出發,我們走台3線回台北,

在苗栗到新竹的交界時,已經開始下起了傾盆的豪大雨,

我們行經的許多地方都出現了積水,

那時我才親身體會了這強颱的威力;

而那強颱,正是重創全台灣的─『莫拉克颱風』。

 

我想,如果我們真的在那天前往苗栗的山區─向天湖,

今天可能就不能在這跟大家說這麼多話了;

而這也是整個旅程開始時的第一個,『真的很重要』的奇蹟。

 

一路上,我們一直趕著路,想在天黑前回到萬華的老家,

因為車頭的菜籃上放了一袋裝醬料的袋子,所以擋住了大半的車頭燈,

而車尾燈和方向燈更是被我們吊在後面的四袋(筆電袋、

帳篷袋、衣物袋、創作袋)東西給完全擋住了燈光,

因此夜晚行車非常危險,又加上颱風天的風風雨雨,

更可想而知我著急的心情了。

 

誰知道好巧不巧的,我們在桃園龍潭一帶接錯了路,

傾盆的雨水、強大的風勢、天快黑的逼迫、再加上走錯路,

使我按捺不住心急的情緒。

也就是這心急,讓我對接下來發生的事更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

 

當時,嘉吟把車停在路邊,一個交流道的下面,想拿放在車廂裡的東西。

拿完後,要開遙控鎖時,卻怎樣按都毫無反應,

最後只好直接打開它,不管它的鳴叫,準備發車,

但…這該死的鳥玩意兒,

在沒開鎖的情況下,是不給發車、完全沒反應的。

所以,若我們在不開鎖的情況下,是根本無法騎車且動彈不得的。

而最氣的還在後頭,因為是這傾盆的大雨把遙控器和防盜器給淋秀逗了,

所以在我強制打開要發車的同時,那個警報器已經停不下來了,

縱使我把車關到OFF的狀態,它還是不間斷的一直大聲鳴叫著。

這樣的狀況,就連拆開了數便的遙控器修理後還是修不好,

 

而那裡剛好是交流道下,眼前盡是一堆車,

看不到認何一家店家,所以更別說是機車行了。

在毫無辦法之下,嘉吟走到外面去向路人求助,尋問附近有無機車行,

好在有一位在交流道下等著接他媽媽的好心先生,

在過來了解我們的車況,並試圖幫忙但一樣沒有辦法後,

跟嘉吟說,等接到他媽媽後,再載嘉吟到附近找機車行,因為他也不是當地人。

 

嘉吟坐上那名先生的車,和他們談天,才知道原來他們是雲林縣崙背人,

崙背在麥寮旁邊,真是巧合。

他們找到了一家機車行,機車行老闆在了解了狀況後,

開貨車載著嘉吟回來,幫我們把防盜氣拿了出來,

前後不到五分鐘,鳴叫聲音就停止並可以發車了,

我們卻搞了快一個小時…哎呀呀呀…。

 

那一刻,我們又能跟哞喔一起向著未來前行的那刻,真是感動萬分啊!

 

 

【回到台北家】

晚上七點多,我們平安的回到了台北老家。

在那渡過風平浪靜 (台北的感覺真是如此) 的颱風天,

並為我爸慶祝了父親節。

 

 

【再次出發】

我們不敢在家中待太久,

三天後的一早,810日,我們從台北出發前往花蓮,

先走北宜到宜蘭(北宜的路真是讓人不想再走第二次)

中午在宜蘭用餐,用完後繼續趕路到花蓮。

 

 

【花蓮鯉魚潭】

那晚,我們在花蓮的鯉魚潭(五年前我單車環島時有在此地搭過一次營)找了一個涼亭搭帳過夜,

然後就直接在鯉魚潭的環潭步道上慢跑。

那,真得是一種很棒的體驗。

自由自在的在自己想住的地方定居,完全隨性的決定自己的生命,

運用自己的智慧去解決旅途生活上的種種難題,

在被激發出的新潛力中重新的更認識自己,

享受各地不同的風情,體會生活在當地的美好感覺。

DSC_7883.JPG

↑我們在鯉魚潭的家。

DSC_7905.JPG 

 ↑清晨起來從帳篷看出去的鯉魚潭湖光山色。

 

 

我們算過,五千塊,

一個人一個月食衣住行育樂的所有開銷,就只要五千塊。

這樣的夢想太容易就可以達成了,

付出的金錢代價少少的,得到的精神獲益卻這麼的多,

唯一的要求就是─〝敢吃苦〞。

我想,讓現代人裹足不前的,除了吃苦外,還有那面對沒有保障生活的恐懼。

 

其實真相是,─根本就沒有人能掌控什麼。

根本就沒有所謂可以保障安全的生活,

一切皆因忘了或從未思考過活著的每刻其實就是一直伴隨著死亡,

而死亡是我們每一個人永遠都要面對的最後課題,

等到它臨到時再思索根本就來不及了,

越早面對它、瞭解它、解答它,就能越早明白自己活著到底是為了什麼?

從而成為一個清醒明白活著的人,

這樣的生命才不會被浪費。

 

說穿了,全世界的人類所做的幾乎所有事,

都僅跟一件事情有關─阻止自己的死亡到來』。

簡單一句話:如果真能輕鬆以對死亡,那就不必費力活著。

我們大家所做的一切努力,其實都是跟抗拒死亡有關,

有誰還能說,生死的問題跟自己無關呢?

 

雖然我們真的很喜歡鯉魚潭夜晚的環潭步道之美,

但是因為鯉魚潭的遊客人潮太多,不適合我們久居在這裡創作。

 

 

 

【拼命的找】

所以,當天一早我們便撤帳,走花東縱谷四處尋訪可久居創作之地,

一天下來,我們走過了六、七個不同的地方,但都不合適。

其間我們還找到了羅山瀑布,只是那兒可是花蓮的觀光景點,

所以我們連過夜都沒有,就直接再去找其他的地方了。

DSC_7962.JPG

↑曾考慮要做為創作營地的羅山瀑布。 

DSC_7976.JPG 

 ↑羅山瀑布涼亭外風光。

 

 

【台東大坡池】

當晚,我們一路走到了台東,

回到池上的大坡池(五年前我騎單車環島時有在此地搭過一次營)紮營過夜,

並繞著大坡池慢跑了二圈。

那一天很熱,蚊子爆多,

而且還有四、五隻的大蟑螂爬在帳篷的蚊帳上,想要伺機鑽進帳篷裡,

所以我睡得提心吊膽的。

隔天一早起來相當的炎熱,天氣好到讓人受不了,我們又繼續尋找合適創作的營地。

DSC_7918.JPG

↑我們在池上大坡池的涼亭上紮營。

DSC_7919.JPG

↑大波池的美麗風光。

 

DSC_7930.JPG 

 ↑嘉吟在大波池的留影。

 

 

【台東 曙光公園】

812日我們離開了池上大坡池的營地,

繼續在台東尋找創作地的旅程,

只是找了三天、二十多個地方下來,

要找到合適的(清幽僻靜、臨進水源)創作地,

在台灣來說,還真的是─件很難的事。

 

當晚,我們回到了台東的曙光公園(三年前我們有在此地搭過一次營)紮營過夜,

只見沙灘上滿滿的全是莫拉克颱風從深山透由溪河沖到出海口再漂流回岸的漂流木,

滿滿的沙灘,一直延綿數十公里的海岸線。

那晚,一陣陣的海風帶來濃郁異常的木材香馥,

我們赤腳在沙灘上慢跑,跑在木香與海香裡,

真是人生忘不了的體驗啊!

 

我真得搞不懂,旅程上有那麼多的美麗超過旅途勞苦,

勞苦真得有那麼恐怖,恐怖到讓人願意為它,放棄一個旅程的機會?

我想,也唯有能開始旅程的人才能體會這個道理吧。

 

晚上,我們碰到了在一旁巡邏的林務警察,

他們是在防止有人偷盜漂流木去賣的,

我們告訴他我們在這裡的目的以及原因,是為了一本書的藝術創作,

他相信我們並不是要來盜取漂流木的之後,便聊了起來。

其實他自己也知道,真正的大宗是山老鼠,

因為真正珍貴的木頭可是大到要用機具來搬的,一般人是搬不走的,

從他口中我們得知了整個南太麻里橋斷裂,

他們現在必須以直昇機空投物資入災區,

而他也正是早上乘坐直昇機由災區回來的其中一員…。

 

後來,我和嘉吟在九點多時騎車往南太麻里溪橋的方向,想看看情況,

因為我們本來打算明天繼續往台東南下,

到大武、金崙或南橫一帶繼續尋找創做地的。

只是才從曙光公園騎不到十分鐘的車程,

就看到禁止通行的標誌並有幾位警察待守在旁了。

我們詢問警察何時才能通行,警察說他們也不大知道確切的時間,

但起碼要二十天以上的時間。

聽到這樣,我想…我們現在唯一的路也只能往上走,返回花蓮了。

DSC_8009.JPG 

↑台東海岸的沙灘上滿是飄流木。

DSC_8003.JPG

↑那晚,我們赤著腳跑步的沙灘。

DSC_7989.JPG 

↑我們紮營的地方,直接就面向太平洋。

DSC_8011.JPG 

↑那晚,我們紮營的曙光公園。

 

 

 

 

【斷了】

隔天一早,我們騎車上金針山(六十石山),想找看看有沒有合適的創作地,

但我們卻在那裡目睹了南太麻里橋的斷裂原貌,

以及整個溪畔的村莊完全消失的慘狀。

那種親眼所見的震撼,扎實的憾動了我的內心,

讓我明白了死亡是絕對的真實,而且一點也不跟你開玩笑,

而我也更確定自己的道路,是為尋得生命的真義。

DSC_8035-1.jpg

原本是村莊的地方,一夜之間全部消失了…。

DSC_8039.JPG

↑斷掉的南太麻里溪橋當時的景象。

 

 

打個比方吧,大家都很關心世界末日的來臨,

但是有誰知道,世界末日早就已經來臨了不知道幾百、幾萬次了。

世界末日所代表的是同一個世代的人對於死亡的集體恐懼,

由於這是大規模的集體死亡,

因為規模的巨大,讓所有人都不得不重視死亡這個事實,

對於平時完全沒有思索、探討死亡與生命本質的人。

 

突如其來與自身有關的死亡陰影,

會讓人陷入極端的恐懼裡,而產生各式各樣從未思考的問題,

這些突如其來的沉重問題會壓垮一個人的心靈。

 

但其實,只要時間夠長,

人的心靈便有恢復的能力並且開始探索且解決生死的課題,

也所以為什麼末日說的存在非常的重要了。

因為,那讓人類有時間去準備死亡,就像人的一生一樣。

 

為什麼我說世界末日早已重覆了千百次了呢?

試問,再過二百年後,這世代還有誰活著?

這世代的所有人都已經全死了,

這也就是根本就沒人阻止的了世界末日,

因為我們都會死,每個世代都會死去,

每過二百年就是一個世代的末日,

但是這根本就不是一個大問題,這只是一個小問題,

一個關乎於你我個體的問題罷了。

這就是,你會死,我會死,她也會死;

也所以死亡的絕對性可以讓我們肯定一件事,

我們在生所做的一切物質堆積、努力全會消失。

 

既然我們所追尋的一切全都會消失,

那麼我們活著又為了什麼呢?

為了探索自我,這是我的答案。

 

我們的心靈才是我們真正該努力的部份,

它是我們真真正正可以掌握的,可以改變的;

透由外在的所有事物,我們可以成長我們的心靈,

而心靈成長的富足會為我們帶來所有人一直在向外尋找的─『幸福感』。

 

人並不用放棄物質,

因為沒有實體的道路、體驗人生,心路並不會成長,也沒辦法成長。

只是,別忘了重點是放在內心的成長、體會、與感受,

而非僅是一味的享受物質所帶來的麻痺;

因為,需要用物質麻痺自我的人,

追根究底其實是因為自己的內心想要走自己最想走的路,

而自己卻一再的壓抑和欺騙自己的真實心意,

進而產生了極大的痛苦,

最後那痛苦就必須用物質來麻痺。

 

不快樂就是因為還有痛苦,

沒有痛苦問題的人,自然就會快樂起來,

所以快樂不是尋找來的,而是從成長心靈,

進而解決自身痛苦問題後得來的。

 

這世界有許多的宗教以及哲人,

他們都用不同的語言、方式在傳遞這同樣的道理,

每種法門都不一樣,

而我自己的方式,就是做自己內心中真真正正最想要做的那件事。

在做的過程中,自然就會有人幫助你,

這也就是你()為什麼正在看這篇文章,那是因為你()們本來就會看到。

 

這是一個建議─『去做』,

請你()去做,去做自己內心真真正正想做的事情,

當你()沒信心的時候,可以看看我部落格的其他故事,

那些都是真實發生在我們身上的故事。

 

望未來,你(),我親愛的朋友,也可以與我們分享你()們的故事。

因為,我也是一個脆弱的平凡人,我也會有軟弱的時候,

一直以來,直到死前,

我都需要大家的鼓勵、幫忙、與愛…。

 

 

To Be Continu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勇敢‧愛】 的頭像
【勇敢‧愛】

【319騎跡】

【勇敢‧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myself
  • 流浪是為了遇見自己
  • 『流浪是為了遇見自己』,myself,很感謝您送給我們這一句很棒的話,我們很喜歡,相信您是一位很棒的人。

    歡迎您有空多來我們的部落格坐坐,跟我們分享一些人生良句,我們會因此而獲益良多。

    我們的朋友,歡迎您。

    【勇敢‧愛】 於 2010/01/26 09:58 回覆

  • 難忘的香腸
  • 加油~~

    遇見你們真是奇妙的緣份,看了你們的blog後,更加佩服你們的勇氣
    http://ngh690613taiwan.spaces.live.com/?_c11_BlogPart_pagedir=Last&_c11_BlogPart_BlogPart=blogview&_c=BlogPart
    上面是沒上班有空時胡亂寫的,後來沒空就用照片寫日記了
    對了~~有來花蓮的話,記得mail給我
    加油喔~~
  • 建豪醫生,我們也很開心能遇到您,那次至今依然難忘,過幾天後我們會將和你相遇的那段整理好放上來。

    在看過你的部落格後,發覺真有種小巫見大巫的感覺。你的旅程好精彩、好豐富、好有趣呀,以後若有機會相見,一定要好好向你請教、交流。

    你做到了許多人還未實現的夢想!
    祝福您~


    【勇敢‧愛】 於 2010/04/12 11:55 回覆

  • 建豪
  • 加油~~

    勇士們~~
    心裡的敬佩與感動無法言喻
    何時再來東部記得通知一聲
    讓我也來烤個香腸回敬兩位
    只是少了原野調味甚是遺憾
    衷心的祝福
    期待再聽到你們的消息

    建豪^ ^
  • 真是好久不見了,收到你的留言,真得很開心,不知你近來好嗎?

    未來我們會為了單車環球募款,打算用一年的時間,騎著兩台單車,全程靠搭帳篷的方式,走遍台灣319個鄉鎮來募款。

    募的到募不到半毛錢無所謂,因為我們想讓每一個看到我們的人,都能相信無論再平凡的人,都能有勇氣去追尋自己的夢想。

    我想這會給很多朋友們力量的,讓更多的人有勇氣為自己的人生追尋真正的快樂。

    某一天,當我們流浪到東部的時候,我想緣份會讓我們自然相見的,到時我們可以煮魚湯,你可以烤香腸,讓我們再來開一場野人宴吧。

    祝福你,與我們一樣的勇士。

    【勇敢‧愛】 於 2010/05/29 19:2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