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8771.JPG 

好客的阿美族

於是,隔天我們便騎著車到豐濱,往八里灣的方向,進到這個阿美族的部落─八里灣。

八里灣這個部落很小,很快就可以繞完它。

在那,我們遇到了好客的阿美族阿公、阿嬤,

雖然彼此陌生,卻主動邀請我們進去他們家坐坐。

我們向他們請教了一些部落的生活與故事,並尋問位於部落旁那條八里灣溪的水量情況;

其實,光看那大片沖刷的沙洲,就想像得出大雨時的洪流。

所以,阿公也不建議我們在雨季的時候進去那裡;

而且,阿公說,不僅如此,

因為就連山上的野牛也是相當危險的,牠們一旦看到陌生人便會衝撞,

就連部落裡的人,都曾因此而被野牛撞死了。

面對這些警訊,嘉吟要我打消了想在這長住的念頭…。

DSC_8625.JPG

↑遠眺八里灣溪與八里灣部落。

DSC_8635.JPG

↑往八里灣部落的路上,時常可見一大跎的牛糞(這樣自然的景像,我們也是第一次看到)。

DSC_8603.JPG 

↑八里灣部落一景。

DSC_8593.JPG

↑正在編織草席的阿嬤。

DSC_8585.JPG

↑主動請我們進去坐的阿美族阿公和阿嬤。

DSC_8584裁過.jpg

↑阿公、阿嬤家的小狗。

DSC_8609裁過.jpg

↑八里灣部落裡的貓仔。

 

 

探勘 八里灣

但過了幾天後,我還是忍不住的騎著車前去八里灣溪的上游探勘。

只是,路況實在是…非常、非常、非常、非常的差。

一開始要先從那條大大的八里灣溪上的沙洲過去,

我先是騎著哞喔深陷在沙洲上一陣子,

再來是一路不停的上坡、下坡、上坡、下坡,

和從不間斷的大小石頭與坑坑洞洞;

而且時常要涉水而過,前前後後下來共涉過了數到忘記次數的小水池。

 

最後,在深入了一個多小時後,我終於決定折返了。

因為除了路況極差外,根本毫無合適的腹地,

而且上游應該有工程作業,因為小溪流的好幾處水色都是濁黃的,

而延途溪流裡的石頭和樹木不知是因為地震、風災或人為因素,而呈現倒塌的狀態。

  

回程時,我請嘉吟先自己騎一小段,我隨後走路跟上,

沒想到嘉吟騎沒多久就跟哞喔深陷在大小時頭堆中的水流裡,

她自己費了九牛二虎之力,還是搬不動哞喔,

搞了二十多分鐘,我趕上她時,二個人合力才把哞喔從水流中救出。

最後,好不容易我們一路顛簸出來後,

還要再次跟會讓哞喔深陷的沙洲搏鬥一番,

通過八里灣溪,回到部落的泊油路上,

三個灰頭土臉的(外加一頭哞喔),才真的鬆了一口氣。

 

總而言之,為時三個多小時的探勘計劃,最後以失敗告終…。

但是老實講,我是覺得非常好玩(嘉吟說她完全不覺得)

沿路的風景十分幽靜,是一處很美的河谷。

只不過,在路的最後段,停了不少看似施工的車輛,

也有好幾池人工挖好的天然浴池,我想這應該是當地人工作的地方。

所以,最後我也就完全打消了想要做為創作營地的念頭了。

DSC_8616.JPG

↑從部落堤岸看八里灣溪。

DSC_8621.JPG

↑八里灣溪的河谷探險。

DSC_8620.JPG                

↑讓哞喔深陷其中的沙洲。

DSC_8641.JPG

↑從部落回豐濱的路上,往下眺望的山野景致。 

DSC_8644.JPG       

↑八里灣,放牧中的牛群。

 

 

花蓮市一日遊

我們一個星期會去花蓮市一次,

會選擇跑步休息日的那天(跑六天休一天,跑步的那六天不吃晚餐)

去市區採買一些附近買不到的東西,

順便用最省錢的方式,在旅途上小小的享受一下,

那是一種很好的感覺,

就像是富人在五星級的飯店,享用了一頓豐富美味的大餐一樣。

DSC_8667.JPG

↑有一次我們到一間看起來頗有氣氛的餐廳,吃它們的豪華五星級龍蝦大餐(想像中哈哈)。 

DSC_8662裁過.jpg 

↑優惠特餐,一份100元以內。

DSC_8649.JPG   

DSC_8656.JPG

↑我的留影。

DSC_8660.JPG

↑嘉吟的留影。

DSC_8704.JPG 

↑另一家,很好吃的三姐妹海苔飯捲,一個才39元。

 

 

熱唱 全台

一次,我們在花蓮的南濱夜市碰到一些有趣的人,

其中包括為了莫拉克風災做募款的『熱唱』青年團體。

他們是一群來自台北淡水漁人碼頭的青年,希望藉著自己的音樂為受災居民募款;

他們一站又一站的走唱全台灣,沒有豪華的設備或舞台,

光是海風就吹走了他們所發出來的歌聲與樂聲;

但是,他們還是很賣力的唱著。

在這,我看見了台灣未來的希望!

DSC_8684.JPG 

↑我們在花蓮南濱夜市,碰到了為莫拉克災民募款,走唱全台的熱唱青年團體。

DSC_8697.JPG

↑我們跟他們買了一件做為義賣捐款的全台熱唱T-shirt

 

 

做自己

另一位,也是在南濱夜市遇到的阿伯。

他是一位彈著中山琴賣藝的老阿伯,雖然他的曲調很簡單,

但也就是這個簡單和勇氣,使嘉吟主動親近他,

並尋問他的曲調來自何處,阿伯說:『沒有,是我自己隨性彈出來的』。

雖然,阿伯的那一曲曲調,不知已重覆了幾次,

但也就是因為他,我日後才敢在大庭廣眾下吹奏口琴。

 

他給了我一個很重要的概念,在人群中做自己,其實根本就不會引來什麼尷尬的注目;

相反的,要讓別人注目反而比較難。

也所以,後來我只要心情不好或太好,

就會拿起隨身的口琴吹奏著心情的旋律,藉此抒發一下壓抑的情感;

就像非洲原始部落的人,很自然的就會唱起歌、打起鼓一樣。

DSC_8700.JPG

↑嘉吟與彈中山琴賣藝的阿伯之合影。

 

我很高興自己『正常』一點了,更接近人類的自然狀態。

我在回歸心路的旅途上,

一再的找到現今文明社會根本沒人能教我的人類原始真實面,

我的心一點一滴的在回復到原本的狀態。

我瞭解到─〝只要不扭曲自我,其實就是自己的原貌。〞

追尋內心真正想要做的事,就是找回失去的自己。

原來,我找到了一條道路、一種方法…。

我不用等死亡前夕再問自己,今生活得遺不遺憾?

因為我現在所活的每一天,就已經不會感到遺憾了…。

 

 

日出

離開營地,遷徙往高山上的前一天,所拍攝的日出照系列:

DSC_8771.JPG

DSC_8803.JPG

DSC_8825.JPG

DSC_8344.JPG

DSC_8309.JPG

DSC_8816.JPG

DSC_8322.JPG

DSC_8831.JPG 

 

 

準備 遷徙

在石門營地創作了快半個月後,由於豔陽、海濤、石鳴、釣客…,

無論聽覺或視覺上都太過於躍動了,讓我們的心一直很難靜下來。

所以,最後我們決定要遷徙去高山上,

一方面是因為高山的清冷,另一方面也想藉由高山的幽靜來給予我們不同的創作靈感。

 

826日,一大早,我在營地附近拍完了日出後,

先輕裝簡行的上探八里灣溪,最後失敗告終。

中午回到營地煮完、吃完中餐後,我們便馬不停蹄的收拾好所有裝備,

於下午一點多離開了相處十四天的『家』。

直到現在…,我們對那裡都還有一種濃濃的情感…。

DSC_8764.JPG 

↑天氣轉變前的不同美景。

DSC_8767.JPG 

↑變成像卡通裡的大朵雲了。

DSC_8740.JPG 

↑大灣遊憩區。 

 DSC_8736.JPG 

↑我在『大灣』的留影。

DSC_8741.JPG 

↑嘉吟在『大灣』的留影。

DSC_8730.JPG 

↑大灣遊憩區‧海景。

 

To Be Continu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勇敢‧愛】 的頭像
【勇敢‧愛】

【319騎跡】

【勇敢‧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