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3019.JPG

【牛肉捲】

12月30日(星期三),

一大清早,天還沒亮,我們就起床開始整理行李了。

出發前,我們把昨晚葉教練送我們的愛心牛肉捲拿來當早餐,

牛肉捲非常的美味,真的很好吃。 

 

出發了~回鄉之旅】

吃完牛肉捲,我們穿起雨衣,把全身都裹好。

六點四十分,在小雨中,從竹東出發回雲林(預計7個小時)。

起程的一路上,都很順利,因為這些路我們早就走過好幾遍過;

騎到苗栗要進台中時,心想還想,在這麼順利的情況下,

搞不好不到6個小時的時間,就能到斗六了。

 

 

【迷了路】

但,怎知?進台中後,我們竟然迷路了,

而這…實在也很不可思議。

原本要再找台3線接回去的我們,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接不上;

後來嘉吟想說,既然如此就改走台1線回去好了。

於是我們在都市裡穿梭了一個多小時後,接上了台1線,

但才沒走多久,又謎路了,最後竟然莫名其妙的接到了台1乙線。

走上了台1乙線,我氣了一下子,

因為原本可以提早回斗六的計劃沒了,而且又繞了一大堆的路,浪費了許多時間。

只是…我的心告訴我,走錯路是有原因的;

我告訴嘉吟,那就讓我們看看這原因到底是什麼吧。

 

 

【我想跟你做朋友】

之後,騎到接近彰化的地方,我的眼前閃過了一個人。

我看到他揹著一個大背包在走路,上面寫著幫助獨居老人、街友、徒步環島…什麼的,

我立即告訴嘉吟,要她停車,因為我想跟他當朋友。

這次不用心告訴我,連大腦也不用反應,我直接就做出了該做的事,

原來啊~走錯路就是為了與他相遇啊! 

 

我們在他前面約300公尺處的地方停下車,好整以暇的一邊休息一邊等他走過來,

因為這一切都早已安排好了呀,那時雨已經停了,一切都很適合我們交談。

他走過來,我直接說要跟他做朋友,他很高興的答應了。

我向他請問,他的訴求是什麼,

他請我從他的背包側袋中拿出一張DM,上面是有關街友的關懷協會。

我看到街友,內心就激動了起來,

因為那不正是我們生活的寫照嗎,我跟嘉吟本來就是流浪漢嘛,

哈哈…真可惡,心還開了我一個有趣的小玩笑。

 

 

【遇見 勇士】

澄鎧說,他在上半年也為了公益活動,做了幾天的個人單車環島。

而這次是他的第二次徒步環島,他得意的說他學聰明了,

不再像上次一樣背著一個大箱子走,很累…,

而是改背著背包,背包外面再包覆著寫著資訊的白色塑膠板。

嘉吟聽完後,才恍然大悟的看到了他背後的箱子,原來是假的。

 

澄鎧他說,他一年會自發性的期望自己能做兩次公益性的活動。

這次,他跟公司請了39天的假,

就是要來做這件─『徒步環島‧幫助獨居老人與街友』的壯舉。

他從他的家鄉台南出發,往南走步行繞台灣一圈,為街友們募款。

遇到想要捐贈的人他發給他基金會的DM,

讓那個人自己去捐給基金會,而他不收現金。

 

他說,一路上,他遇到了許多熱情的民眾,真的真的讓他很感動;

也所以,縱使他現在一隻腳的腳底上長了許多的血泡,

連他看了都覺得像爛掉一樣,他還是要走。

因為,無論能不能照他的計劃每天固定走多少公里,或是走多走少、走長走短,

只要他多走一步,就越靠近返家和夢想的方向。

 

難怪,一開始澄鎧有跟我們說,因為他的腳受傷了,所以沒辦法走太快,

剛剛還讓我們等了一下,真是不好意思。

我熱淚盈眶的看著他,嘴巴緊量縮小的講話;

我想,澄鎧應該會覺得我的表情怪怪的,

但他根本不知道,我這樣做是不想自己口中的異味,

臭到我所尊敬的勇士啊!

 

惺惺相惜是我們最好的寫照,

他要我們穿著雨衣,用最真實的樣貌與他合照,

而我也很開心的接受了。

我知道,台灣的未來,正在改變,也一定會改變;

因為上天派了許多的使者,來到這座寶島。

 

跟澄鎧道別後,我們都很開心也很榮幸,可以認識這樣的一位新朋友,

那真的是人生千金難換的至寶。

我們能擁有這麼多親愛的朋友們,真是好富有喔!

 

DSC_3026.JPG 

 

↑澄鎧與他的背包徒步環島的身影。

 DSC_3030.JPG

↑我與澄鎧的合影(PS.嘉吟說我的穿著〝非常的詭異〞,遮耳毛帽、冬季外套、夏日海灘褲、10元海棉拖鞋、和一件敞開的黃色雨衣,哈哈…有嗎?)。

DSC_3023.JPG  

↑嘉吟與澄鎧的合影(嘉吟也沒好到哪裡去,戴著網球遮陽帽、穿著山上或海邊用的二件式工作雨衣,卻圍著一條咪咪送她的圍巾。)

 

澄鎧啊~當我們兩的心路重疊的時候,我們必會再度相逢的…。

http://www.wretch.cc/blog/seemego39 ←這是澄鎧在無名上的部落格,歡迎大家一起為這位勇士加油。

 

 

【和希望相見】

下午,終於騎車回到了斗六,我們先去拜訪了一些朋友;

之後,我們再去探望一位近來有著巨大悲痛的一位朋友。

 

我們跟她大約半年沒見了,而她最近也已經好一陣子不見客了…。

下午,我們載著一堆裝備,騎車到她家,

在問候過樓下的老人家後,便上了二樓,

走到她的房門口,輕喚她的名字。

沒想到…在叫了幾聲後,她開門走了出來;

而我們也才知道,原來,我們是她這幾個月來,

第一個主動見的朋友。

 

她是一個知道我在講什麼的人,

任何一位經歷過生命至痛的人,都會開始思考生死的問題。

她開始走在自己的心路上了,我很開心,宗教在我之前就已經找到了她;

我看到她堅強的活得很好的那一瞬間,突然領會到了一個巨大的道理。

一個,希望…。

 

這次的歸鄉之旅,第二個大收穫就是看到希望而且體會了。

有一天,如果嘉吟突然離開我身邊,或是死了,

我不用害怕自己承受不了,因為人的力量可以承受;

相反地,如果換做是我走了,那我可以走的很放心,

因為嘉吟會繼續好好的活下去。

在那位朋友身上,我看到了人對於死亡的莫大希望;

原來,死亡一直是我們可以承受的東西,

『心』的力量,比死亡更大。

 

我們見她的目的,只是像平常一樣的,

純粹想要看看朋友、見見面、與她說說話而已;

並不是帶著想安慰或要給她什麼的心情而過去的。

因為我們知道,她須要的不是安慰,而是信任;

百分之百的信任她,有承受、有堅強、有連我們都還沒機會看到的力量。

而且,她一定比我們更知道,自己好不好;

不需要我們去定義她好或不好。

 

【愛的流動】

所以,那天傍晚,我們聊了很久,

我們也很自然的與她分享我們的旅程。

只是,在她知道我們的近況後,

馬上、立刻,毫不遲疑的拿了一萬塊給我們。

一開始,我還怕會因此而使她誤會,我們來找她的目的。

 

後來,在我聽從她的話,不要再把別人想要給我們的善緣往外推,

因為有時候這樣會拒人於千里之外,而彼此的善緣也就無法長大後,

我便知道心路要給我什麼了;

它告訴我,我不能在孤獨的生活著,

未來,我一定是需要別人的幫助才能完成更大的事。

現在,我們需要的確實就是金錢,

所以我…,收下了。

 

而且,嘉吟後來也說:

給或付出,代表她能;她有能力這麼做,所以才會這樣做。

不是遇到大悲大痛的人,就只能一味的接受別人的幫助,而自己沒有力量可以給別人,

不是這樣的,不是只有單方面的。

就像,現在她雖然經歷了人生的大痛,

但她還有能力給我們她可以給的,這一萬塊對我們而言是多麼大的幫助啊;

就像,我們在旅途上,可以分享我們的旅程給需要勇氣的朋友,

但同樣的,我們也需要別人的幫助,也一路上都受到幫助。

我們都有能力付出,同時也都需要別人對我們的付出,無論是在生命中的哪個時刻。

就如同我上次所體會到的一樣,

錢,是個介質,它不庸亦不髒;

錢,是愛的化身。

 

感謝妳,我們的朋友!

我知道我這窮小子近期是還不起許多朋友的恩情了,

但是我卻漸漸的發覺,愛啊~原來一直都在我的身邊。

 

就這樣,未來上山的錢有了,

就這麼自然,一切就這樣水到渠成了,

心路竟是這麼巧妙的安排好了。

 

原本,我還打算在上合歡山前,回麥寮拿東西的同時向朋友借錢的;

如果借不到,就上山吧,直接上山,等奇蹟發生了。

而現在,它卻在山下,

在我們還沒回到麥寮的時候,已經替我們準備好了…。

晚上,她留我們在她家吃飯,並且要我們今晚就直接住下來。

 

 

【溫暖的地方】

吃完晚飯,我們趕著去見另外一位朋友,

她是一位老師,也是我們以前在斗六租房子的房東。

那邊我們雖然只住了一年,而且那時因接到替麥寮農會寫一本書的計劃,

所以大概一年內有三分之二的時間都不住那裡;

可是,那裡卻是我們一直都覺得,

租過那麼多的地方,我們最喜歡也最溫暖的一個家了。

因為…,張老師的愛。

 

記得…,我們在去年六月底,準備搬離開那邊的時候,

她無償的贊助我們兩千塊,並且請我們吃了一頓豐盛的晚餐。

當時,她是第一位,對我們這樣做的人;

那時雖然我和嘉吟都很不知所措,

但卻讓我們非常、非常、非常的感動。

就算搬到麥寮後,還是一直告訴自己,能不用到那筆錢就不要用掉。

 

所以,這次回斗六,我想親手將作品給她,並且謝謝她對我們的支持。

雖然當晚見面只有短短的十分鐘而已,但她卻又贊助了我們一千五百塊。

我們心裡很過意不去,因為我們此次與張老師相約的目的,

是想要感謝她在去年六月底對我們的雪中送炭,而並不是要請她再贊助。

但是,回想起我那位朋友的話;

後來,我也就接受了下來。

只是,該怎麼說呢…,心裡面無以為報的感覺還真是難過呀!

 

 

【特別的早餐】

12月31日(星期四)早上,從朋友的家中醒來,

起床後朋友說下午要開車帶我們去家樂福,買一些上山需要的補給品。

後來,我和嘉吟都想要親手做一道特別的早餐給她吃,

所以我們就先騎車出去買了一些食材回來,再使用她家的廚房,一起做了一頓美味的早餐。

完成後,我們三個人一起享用了這頓豐盛的早餐,

奶油法國土司佐楓糖,搭配上一碗南瓜濃湯。

 

 

【我們一定會永遠記得的】

下午,我們一起到家樂福,

她先為嘉吟買了一雙價值不菲的登山鞋。(嘉吟一開始還覺得太貴了,不要;

但朋友開玩笑的說,沒關係買買買,這樣以後妳穿上她才會想起我^_^)

後來又幫我們買了同樣也不便宜的小鍋子和保溫瓶,以及很多、很多、很多的物資。

很奇妙的,一切,就在她的愛裡,幫我們備妥了。

真心的謝謝您,我們的朋友!

 

 

【不一樣的師父】

傍晚,我們的朋友帶我們到一個修行的地方,去見到她的心靈導師。

下了車後,那位師父帶我們散步,參觀他們道場裡的花園景觀和田地。

我直接與師父肩併著肩,平等的走著,我請問他:

『這些可愛的植物充滿了生機,如果我在吃素的過程中,也像愛動物一樣的愛植物,那我該怎麼辦?』

師父回答我:『植物們是沒有意識的,不像動物會有忿恨和怨氣。』

但之後,讓我訝異的是,師父又很謙虛的問我,那我的觀點呢?他想知道我的觀點。

我沒有說,因為我還沒有想說的意識。

但是我已經確定這位師父確實不一樣了,他謙虛的行為證明了他的內心。

 

我們繼續向前走,走到了一間莊嚴的講堂裡,

我問了師父第二個問題:『我,為什麼站在這裡?』

師父嚇了一跳,不解的問我,這是禪宗嗎?

但,其實我真正想問的是:『你,為什麼站在這裡?』

只是怕這樣問太不禮貌了,我是來學習的,不是來鬧事的。

但我還是要在這說,我的心,真正想問的是:『你,為什麼站在這裡?』。

 

我們一邊走著,走在花園的走道上,

我又問了師父一個關於愛的終極問題:『你,可以打我嗎?我,可以打你嗎?』

我告訴師父,這是一位流浪漢問我的問題,只是我的心中知道,那位流浪漢並非普通人。

而我瞭解,這是關於愛的終極問題,只是至今,我還找不到答案…。

師父也沒給我解答,所以我們兩個一起思索著…。

 

 

【燒盡一切思緒的火炭】

晚上,道場裡的師兄和煮飯的阿姨一起留我們在那邊用餐。

用完餐後,大家一起起了火,我們與師父、兩位師兄和我們的朋友,

大家一起圍著火爐談天、跨年。

我分享著我們一路上的神奇經歷,而師父竟然說,如果有一天我找到了,可要回來告訴師父。

我很敬佩那位師父,因為只有真正渴求真理的人可以放下一切,

包括地位、包括宗教、包括自尊,

我很高興我的朋友有一位這樣的好師父,他的行為證明了他的心境。

 

就是因為我們不知道真理是什麼,

所以在沒找到真理之前,我們追求的,是實。

但,當為了追求真理而放棄一切的時候,

我們最後會得到的,是空;

而那最後的空無心境,是真理。

 

 

【你們,都是我的老師】

1月1日(星期五),我們昨夜又在朋友家過了一晚,

早上起床後,我和嘉吟一起騎車,到登山用品店看一些上山需要的裝備。

在吃中飯時,我們談到我心所告訴我的一句話:『有人在你之下,勢必有人在你之上。』

 

後來,嘉吟跟我分享著,我與她弟,都是她的老師。

當時,我聽到後,內心非常、非常、非常、非常的不服氣;

雖然我知道她弟一定也有他的天賦,但是我一直認為,

以目前自己在探討生命的路上,應當比她弟更能帶給嘉吟更多更大的助益。

在我生氣的不停質問她,而她也跟我解釋了很多回,

老師指的是使她學習者,並不是位階的高低代表後,我還是氣憤且不斷的質問著她。

後來,嘉吟問了我一句話:『你能說,水是你的老師,還是山才是你的老師?』

 

騎車回朋友家的路上,我依然很不服氣;

但是我的心知道,一直以來山與水同等重要,也同樣都是我的老師。

而,我與她弟都是山也都是水;

所有人是萬物,萬物也是所有人;

全部都是一體的,也從來沒有分開過。

 

最後,我的情緒雖然還是非常強烈、異常難過,

但是我知道,嘉吟是對的。

我告訴嘉吟,我好難過、好不舒服、好痛苦;

但是,我知道,妳是對的。

我努力的在自己的苦痛雜訊中找尋答案,

因為我知道,如果這一次我能過關,便能少找好幾年。

也所以,我找到了第三個重要的收穫─萬物永遠平等。

 

 

【萬物平等】

眾生永遠平等,從以前到現在、直到永恆,都一直是平等的。

無論做任何的努力,都不會超越任何人或事物,因為根本就沒有高低,所有的事物都是平等的。

我體會到了一種完全不同的感覺,

只要在那感覺裡,我就可以很簡單的瞭解到眾生恆等的真相;

但當我離開了那種心境時,萬事萬物又讓我迷惑了起來…。

我知道我離真正的體悟還很遠,但是很開心我摸到了那剎那,

寶貴的剎那。

 

只是,要在短時間內打破自己的舊思維,真的是很痛苦,那真是異常的難受。

不過,我很高興,比起小刀事件來說,這次我成功了。

原本,我應該會失敗的;

但,這次我完全聽從心的聲音,

而它也成功地讓我於苦痛中,體會極大。

 

在眾生恆等的心境裡,我就算找到真理了,也與任何一個人一樣平等,

跟一個流浪漢或一位性工作者一樣平等;

因為,沒找到真理前平等,找的過程中也平等,找到後更是平等;

恆等,是真相。

 

近來我體會到了,原來經歷那麼多事,可以讓我學會萬物的心境,

當我下次遇到相同的困難時,我只要轉換先前過關的心境,

就可以自由的通過,於是困難就消除了。

 

就像今天,嘉吟去7-11買了一個20元的麵包回來,

當我一口咬下的時候,卻發覺麵包沒那麼好吃;

但這時候當我轉換成在竹東餓肚子的心境時,卻突然發覺,

那麵包變得好好吃,吃起來的味道完全不一樣了,真得神奇~。

也難怪,我們人的一生要經歷那麼多的事,

就是為了要讓我們學會變成萬物的神奇魔法。

 

 

【我們都是魔法師】

有趣的是,人的心是真的可以這樣轉變的;而且,我們也有能力可以如此的控制它,

我該講那麼多嗎?我覺得我現在是該多講講,

因為會看到這篇文章的人,是因為你(妳)們本來就會看到,

因為我們大家本來就都是魔法師。

這世界最大的秘密,其實就是,沒有秘密。

這句話不是我的原創,我應該是從書上看來的,

只是我到現在才搞懂,話中講的到底是什麼意思。

眾生一體,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有誰藏的住秘密?

 

 

【回到麥寮】

下午,我們告別了我們的朋友,騎車返回麥寮。

 

1月2日(星期六),我們去拜訪在麥寮的朋友,並把『我養豬』拿給麥寮農會的前總幹事看。

中午,我們回到麥寮的住處,

麗玲姐來找我們,並且告訴我們她最近在經濟上遇到的難處。

 

 

【不租了】

我們目前在麥寮租的房子,是麗玲姐她大弟的房子。

2008年5月,我們剛帶一些東西,來麥寮住的時候,

是以每月4000元的價格向她弟弟承租。

不過,後來麗玲姐為了減輕我們的經濟負擔,

所以將我們之前繳的三個月房租退還給我們,並且幫我們繳交房租;

至今,已經一年又九個月了。

 

只是,中間斷斷續續加起來,有七個月的時間,我們是在其他地方或是飄泊在外的。

繼續承租下去,對我們大家來說無疑是一種浪費;

而且,我與嘉吟早已決定,這一年又九個月的房租,

在未來我們是一定要償還的(雖然麗玲姐總是說不用)。

 

出外流浪的這五個月以來,嘉吟一直想找個時間回來,把東西搬回她高雄的家。

而我,沒把那間房間退掉的原因,是因為裡面擺滿了我們的所有東西,

我想給麗玲姐一個保障,讓她知道我們並沒有『落跑』。

我們一直以來,都是很認真的在寫這本書,

認真到超過她所能想像的。

 

如今,回到麥寮,在拿冬季衣物,準備上山之際,麗玲姐也與我們討論到了這件事。

其實,這對我們大家來說,無疑也是一種輕鬆。

麗玲姐說東西可以先搬到她家放,這樣,這裡就租到這個月為止。

我們認為如果麗玲姐信任我們的話,

我們可以將所有東西都搬回我台北的家或嘉吟高雄的家;

也因此,我硬著頭皮打了一通電話回家。

 

 

【通通丟掉】

打回家,是我爸接的,我向他問候了他們的身體健康和家裡的狀況,他說一切都安好。

後來我請我爸叫我媽來接電話,雖然聽起來我老媽的口氣像沒在生氣,

但當我跟他提到我想搬東西回家時,她卻要我把所有的東西通通丟掉。

我和緩的問她:『通通丟掉?』

她回答:『對,通通丟掉!』

然後,卡的一聲,她掛斷了電話。

 

數秒內,我的忿怒又衝了上來,

很快的,我撿起了地上的一顆小石頭,奮力往旁邊一丟。

丟完後,不用心告訴我,我也知道,要愛她、為她承受。

數分鐘後,我冷靜了下來;

我知道,自己比以前更有能力控制自己了,我很高興心路是一條看得到成長的路。

之後,在嘉吟打電話跟她媽媽提完搬家的事後,我們便打算把東西都搬回嘉吟高雄的家。

 

而我,雖然也曾經被我媽掛了幾次的電話,

但還沒有一次是像這次一樣,聽到她對我說出了這麼傷我的話;

我因為心太受傷了,所以無力思考太多事情。

所以,嘉吟一個人一手包辦了所有事,

她一邊整理東西、一邊搬東西下樓,又一面查網路、一面打電話找搬家公司問價格…。

最後,找了好幾家,但…全都要一萬塊左右,

天啊~(她喊著),我們現在根本沒本錢可以搬回去,怎麼辦呢…?

我跟嘉吟說,只好接受麗玲姐的計劃吧。

 

 

【真的,寫不下去了…】

晚上,在嘉吟出去買飯回來給我吃時,我打了一通電話給麗玲姐,

因為我實在已經沒有力量再寫下去了。

在經過我媽這樣對我,而長久之以來,又沒有人看得懂《我養豬》這本書的價值之下,

我已經管不了什麼了。

 

麗玲姐在十點時,過來找我們。

我直接告訴她,我內心中最真實的想法,《我養豬》這本書我實在寫不下了…。

2008年,當我決定要用我辛苦存了六年的五十萬存款當生活費時

(是2007年,我和嘉吟決定用來出國〝單車環球〞的積蓄),

我的內心十分痛苦、也掙扎了很久。

因為,那是我用了六年的時間,一點一滴、慢慢省吃減用所存下來的錢。

對於一個窮小子的我來說,是很寶貴的一筆錢,也是我精華時期很重要的一筆錢,

當時我打算用來做〝單車環球〞的資金。

 

〝單車環球〞,是我從國中二年級想到現在,整整15年的夢想。

如今,夢想就在眼前;

所以,我自己告訴自己,這是本獻給老農友的書,它值得我這麼做。

我在心裡哭著,做下了這個決定,

心中滴著血的使用著我用六年來所存的每一塊錢。

 

當時,每當在靈感枯竭的時候,我總會跑到台西的海堤上,

在那哭著、喊著、唱著,

要夢想的海的另外一邊的大陸,等我、不要嫌我老,我會去、不要放棄我…。

但是,除了嘉吟外,沒人知道…。

 

我砸下了我的夢想、我人生中最精華的時期,想要寫一本具有影響力的作品。

我希望能夠讓看了《我養豬》的高知識份子或政策官員們,

可以在資源以及政策上,給予農民們真正實質的照顧。

我想引發的是社會具有建設性的迴響,

因為唯有如此,才能讓台灣的農業有實際的改善。

 

但是,看得懂《我養豬》的,除了嘉吟外,完全沒人,就連麗玲姐也不懂…。

這,對我的打擊很大;

然而,這些種種的打擊,也沒有我老媽今天要我丟掉全部的東西時還來得大。

城堡都快沒了,誰還要出征?

我告訴麗玲姐,積蓄的耗損我不在乎、夢想的延後我可以忍受;

但是,媽媽快不要兒子了,誰受得了?我受不了…。

 

我真誠的展現著我的脆弱,就像現在我所書寫的一樣…。

麗玲姐聽完後也安慰著我、替我難過,

並且要我用簡單的類似報導的方式,先寫出一本書出來,完成這個計劃就好了。

這,是她很早就提過並一再的希望去我做的做法,

但是也是我最不願聽到她說出口的。

因為,她還不瞭解,這本書的價值有多大;

縱使我一而再、再而三不停反覆的告訴她,可是,她還是無法瞭解…。

 

最後,我感覺到了我的孤單,我必須繼續的獨力完成這本書,

為了老農友們,不是為她、不是為農會、更不是為政府單位。

但在寫完後,我的書上還是會把他(她)們放在書本的第一位,

做為不瞭解我卻願意等我的報答。

 

所以,當晚我自己再度從軟弱中爬起,用信念的力量告訴自己,

用我魯瑞寗所有的資源、去借也好、去貸也罷,

怎樣也要把這本書完成。

 

 

【心跟我說…】

1月3日(星期日) ,一大清早,

我坐在電腦桌前時,我的心卻用一股異常強烈的感覺,

要我順從那個建議:先寫一本書出來,完成那個計劃。

 

天啊!我不接受!我不接受!

雖然在半年多前,心就好幾次要我放棄《我養豬》這本書,趕快出國〝單車環球〞去了;

可是,我卻一再的抗拒了心對我所說的。

因為,我有對老農友的使命,我不得不負起這個使命;

我逼迫自己、要求自己,寧願發瘋也要完成這本書。

這本書,早已為我帶來了太多、太多、太多、太多的苦痛了,每日不停的煎熬著我;

我像是一個中古世界的苦行僧,為了修行,拿皮鞭抽打自己的背,直到皮開肉綻為止,

然後等到明天,再繼續鞭打自己…。

 

但是,這天早上,我的心又再一次的要我放棄。

而其實,嘉吟在昨天晚上睡覺前也跟我提過,

不知道為什麼,在她聽完麗玲姐的建議,她的心也覺得要這樣做;

因為起初她也不願意、沒有什麼感覺,

但在她心裡順著心這樣想後,卻有一種意想不到、豁然開朗的感覺由然而生。

 

我好氣她,也好氣我的心,

但是我不得不承認,在經歷了那麼多的事件後,心一直都是正確的。

滯留竹東給了我莫大的體會,如果我早在新竹聽它的,我知道就不會發生那麼多的苦事;

但是我可以確定的是,我學到了很多,而我也不後悔。

 

嘉吟認為,我們現在先寫一本簡單的書,

完成那個計劃,卸下麗玲姐一直以來都想卸下的重擔。

至於《我養豬》,我們再分開來自己寫,

這樣我們的選材就可以更加地自由,對我養豬的束縛也更少。

 

我一再用懷疑且帶審視的心情去聽嘉吟的心聲,

因為我認為那只是她也想放下重擔的說詞,

最後我再一次的問我心,她說的真的是心聲嗎?

我的心回答:『聽她的…。』

好吧,我接受了,如果這是心要我做的,那我接受了。

雖然在未來,我無法用與我養豬關連的方式來回報麗玲姐與農會,

但是如果天意如此,我接受…。

 

後來的幾天,我們又開始整理、裝箱要搬家的所有行李。

整理好搬家的事後,我們決定在上合歡山前,將部落格以及這段旅程、這本書的所有一切,

花幾天的時間,全都書寫好,並且放上部落格後,再上去合歡山。

 

1月8日(星期五) 晚上,麗玲姐帶著楊厝社區要出版的繪本來找我們,

我很高興她能將那些可愛又寶貴的小朋友繪本拿來給我們看,在明天就要印刷之前。

那天我不顧心的反對,再一次的問她,

如果我先寫一本簡單的書為計劃交差,她是否願意?

她很高興也很快的回答我:『當然願意』。

 

聽到她的回答,我很為她的快速感到忿恨。

所以,我生氣的告訴她:『無論未來《我養豬》發展到如何,妳都不能後悔,後悔當初放棄了這本書。』

她說,她並不會感到後悔。

聽完後,我的心已經完完全全的死心了;

我已經沒有任何必要,如果《我養豬》在未來名聞世界的時候,

我還要用連結來榮耀農會與她,是她放棄的。

 

我承諾我必須聽心的指引,在現在回到合歡山上去;

我不知道在那兒有什麼事在等著我,不過我很肯定我過年前會下山,

並且回去台北的老家,修補我媽與我的母子關係。

過完年後,我打算用二~三個月的時間,給她一本符合計劃要求的農會沿革誌。

如果在完成期間,麥寮農會沒人發現這篇文章;

而就算發現,也還是沒人瞭解《我養豬》價值、建議我踩煞車的話,

那麼我就乖乖的,完成那該死的什麼狗屁計劃。

然後,盡完人們以為這樣就算盡完的責任,

聽從心的指引,去募集〝單車環球〞的資金了。

 

 

在麥寮搭營】

我和嘉吟,在各自回家鄉過完春節後,會帶著帳篷回到麥寮,

四處搭營寫作,並且跟麗玲姐要一塊田來親自耕種。

而剩下的時間,就全部用來寫『麥寮農會沿革誌』,

我們打算先搭營在楊厝一位農民─陳永忠阿伯的休耕田中央,

在那先住一陣子,並且視情況四處在麥寮遷徙。

 

 

【準備單車環球】

等完成這本書後,我們就去買二台便宜的單車,

帶載著所有的行囊,開始到全台灣尋求〝單車環球〞的贊助金費。

無論找到找不到,我們都會用一年的時間,到竹東鎮四處搭營露宿。

那一年,我們除了每天在圖書館中翻閱全世界的地圖與資料外,

其餘時間則跟葉教練學習武術與醫療。

等這一切都具備後,我們便會出國,開始進行為期六年的單車環球。

六年後,我會為大家帶回來更大的東西,

告訴親愛的朋友們,我所證悟的生死解答。

 

朋友們,請你(妳)們看完這段文章後,問自己一個問題:

我為什麼坐在這裡?

或,我為什麼站在這裡?

還是,我為什麼躺在這裡?

我想,這樣可以有助於我們更清醒一點…。

 

 

【愛的羽毛外套】

最後,我想補述一件最近發生的不可思議的事情。

1月4日,我與嘉吟到麥寮的一家早餐店吃午餐時,

碰到了一位在楊厝認識的朋友─瓊瑜姐(正好,她也就是陳永忠阿伯的女兒)。

她帶著她可愛的小朋友來吃午餐,我們把我們的部落格寫給她,

請她有空可以上去看看我們近來的『有趣』生活。

 

下午,她就上了我們的部落格並留了迴響給我們。

晚上,她又寄來了一封mail,說她有一件粉紅色的羽毛外套,

很少有機會可以穿得到,或許嘉吟到山上去,會很需要。

如果我們需要的話,可以打電話給她。

 

1月7日傍晚,嘉吟打電話給她,想謝謝她的好意,也接受了那愛的羽毛外套,

我們跟她相約,晚上到她家。

當晚,她與她的老公都在,還有兩個好可愛的小朋友。

 

她老公也是一位熱愛冒險的人,年輕的時候,一個人騎著摩托車走到哪裡就睡到哪裡;

而瓊瑜姐的想法,是較著重於事前規劃與安排的。

我知道這是一種很好的互補,就像我跟嘉吟一樣;

一個怕人群,一個怕大自然,都是怕那種無法掌控的未知感;

而這,剛好可以將彼此的心路,相互拉補到自己最不想接觸的那部份。

 

 

【夢想的種子,需要親手種下,才會發芽。】

這晚,我們在瓊瑜姐家,談了許多的話題。

我本以為,今晚就在感謝她們送我們羽毛外套下結束了;

但是,當話題轉到有關於天命的時候,

我問瓊瑜姐,自己最想做的事是什麼?

她告訴我她很喜歡烘焙,她想要開一間咖啡廳,

但是她又想了很多…的很多…。

我告訴她,只要妳真的去開咖啡廳,妳的生命就會開始變得完全不一樣。

 

隨後她的先生趁著這個機會,告訴了瓊瑜姐,一件他一直都沒有說的事。

他告訴我們大家,他知道她很想開咖啡廳,

所以有一天,他跟一位同公司但不同部門的朋友,講起了這件事。

那一天很奇怪…,

他自己不抽煙,但是他就是很想在休息的時候,去吸煙室找他那位朋友,

也因而提起了有關於她老婆想開咖啡廳的事。

後來,他朋友竟然答應送給他,一株最好的咖啡母樹、以及最好的一袋咖啡種子。

 

接著他告訴我們,他和他朋友也是從咖啡認識的,

他們時常會恰好在販賣機前相遇,而且彼此愛喝的咖啡竟然是同一牌的。

所以,有時如果遠遠看到對方走過來,先到販賣機前面的人,會直接投兩罐相請,

如果碰到只剩一罐的時候,彼此會互相禮讓,

他們的情誼就是這樣真實且感人的一點一滴建立起來的。

 

前幾天,他把咖啡樹拿了回來,並且帶回了一大袋的咖啡種子。

但是,我們的朋友─瓊瑜姐,卻遲遲沒有動作。

因為,雖然她也很想離開現在的工作環境,覺得生活不該只是如此而已;

但是突然間要她轉行開咖啡廳,對她來說,還是還沒準備好了。

因為,一切都還沒有規劃好,還必須要等待…。

 

但是咖啡樹的栽種,有一定的季節,必需在小寒的時候種下,最晚則不能超過大寒。

小寒,就是昨天,而大寒將在兩個星期後到來;

如果再不趕快種植,就要過了最佳的栽種季節了。

突然間,我瞭解到我來此的目的了,

原來…我是要來她家,把自己走心路的信心,親口的傳遞給她。

我告訴她,我們寫在部落格上的那些故事,都是真的。

如果她能真正的去做她最想做的事,那麼她的生命將會完全的不同;

開咖啡廳這件事是她最想做的事,也就是她的心路。

 

後來她的先生也告訴我們,他自己最想做的事,就是在退休後,

買一台新的摩托車,即性旅行,那是他最想做的事了。

而他也知道,如果她老婆的咖啡廳開成功了,

那他也可以不用等那麼久,可以提早退休;

幫她照顧好咖啡樹後的剩下時間,就可以自由自在的,四處去旅行。

 

我好為他們感到開心,因為他們的心路早就為他們倆安排好一切了,

而他們內心也都很明白自己的最想做的是什麼。

不只咖啡樹、種子都準備好了,連老公也支持她,

而且她的身旁還有一位楊厝的智者(一位睿智的國小老師,是她送了牧羊少年奇幻之旅這本書給我的)。

 

我知道,我已經盡了我與他們的心路交接之時的責任;

而未來,她與他老公這一對很棒的夫婦,會幫彼此走上自己的心路;

因為他們倆的心路相輔相承、相互交接;

我相信,他們會是這世界上最幸福的一對。

 

夜半,騎回家的路途上,就連海邊的冬夜寒風吹起來都有點暖。

我對著星空,帶有含意的笑著,

心想:你安排的可真好啊,讓我也因此受益。

在我正在思索壞人的定義時,你讓她老公來告訴我,

他跟那些刺龍刺虎,看似兄弟的朋友相處的真相。

幾句話,就讓我瞭解到,所謂看起來像壞人的內心,

原來是更真情、更熱血、更真漢子。

大哥,謝謝你,我領會了。

 

 

【夜半的大烏龜】

想著想著,騎到就在快到家的路上時,一件更扯的事情發生了…。

半夜12點17分,在四線道的台17縣大馬路上,

竟然有一隻跟我這顆頭一樣大的大烏龜,

這…實在是太扯了。

真的有一隻活生生的大烏龜,在馬路上爬行,

嘉吟看到是烏龜後,叫我趕快停車,

得把牠搬到一旁去,否則一定會被大車碾斃。

 

我在路旁停下車,嘉吟立刻下車、回頭往大烏龜的地方走。

此時,剛好有一台大貨車朝外車道行駛而來,

嘉吟見狀,固易走在外車道的中間,讓那輛大貨車能夠看到她,因而變換到內車道去。

而那輛大貨車在看到有人後,也切換到內側車道了,

不然以那樣的速度及貨車重量,肯定把大烏龜給碾斃了。

 

隨後,嘉吟抱起了烏龜,將牠搬到牠想去的另外一邊,安放在靠近草叢的人行道上。

雖然牠縮在龜殼內不出來,但是至少一切都安全了,

我們為牠拍了照後,就騎車回家了。

影像0261.jpg  

↑這是臨時用手機拍的大烏龜,只可惜當時太暗了,所以照不太清楚,畫質很差。

 

 

 

To Be Continu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勇敢‧愛】 的頭像
【勇敢‧愛】

【319騎跡】

【勇敢‧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