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月的某一天,

我在營地的溪谷中準備熱身長跑,

我彎下腰,

發現,溪水在我的鞋上,顯出了一個溼痕。

 

我的心很快告訴我,那是一個啟示。

 

左腳的鞋面上,顯現了一個〝Ψ的痕跡,

意識讓我以為那是一個〝山〞字,

但是我的心告訴我,那是〝出〞字。

 

納悶了一會…。

 

確實,如果沒有中間突出的直豎,

那只能是個〝山〞字,

但既然是〝出〞,

為什麼下面卻少了一個〝山〞呢?

 

那時我以為是要我去另一座山,

或許在那兒,我會得到些什麼重要的訊息…?

 

 

上帝會鋪好道路,我只要管好走路的心情。

 

DSC_9597.JPG

 

是的,我的朋友們!

無論你們是否擁有〝特殊能力〞,

如果有,千萬別迷惑在能力之下,

因為〝迷惑〞,正是在那能力之下。

 

真正的道路是內心的自我掌控,

能力是輔助,環境是鍛鍊,

最終能掌控自我方向的人,方能時刻走向真正的方向。

 

隔天,我忘了這個啟示。

我看不懂它,

但是我知道,未來,我必有路及試煉。

 

幾天後,我們實行每月一次的採買計劃,下山到花蓮,

在那,我母親斷絕了對我的援助,

但也在同一時刻,我認識了『黑熊夫婦』。

 

黑熊夫婦(他們不知道我這樣喚,但卻是我愛的稱呼),

在花蓮經營一家登山用品店。

 

黑熊是個多才多藝的藝術家,只是現在忘了自己是。

 

他太太,北極熊(我只是想讓黑熊旁邊配白熊罷了),

則是一個真正用心跟客人交朋友的〝商人〞,

跟她買東西,簡直就是學東西,

不只有許多貼心、專業的建議,

更重要的是,買的都是自己想要的,不會事後後悔的。

 

黑熊,是一個真正的藝術家,只是他自己不知道,

雖然已經有點年紀了,但他的赤子之心,依然存在。

 

 

赤子之心啊!向前走的人永遠不解,因為它在你的背後。 

 

 

越大的年紀,想保有就越難,

黑熊比我年長,但他依然有的很有精神,

我知道這一路走來,他,辛苦了…。

 

那一天,我們只是去買塊防水布罷了,

黑熊邀請我們去他家裡住,

在不好意思下,我們並不好意思答應。

 

那晚買完東西,身上所剩僅有數百元,

我正在那時斷了母親的援助。

雖然現金已換成糧食,但是說真的,我很恐懼,

恐懼那未來的不確定性,害怕回去山上,糧食吃完後的情景…。

 

 

 

 

 

那晚,我們去讓黑熊收留,

住在他那美輪美奐的藝術家,

跟許許多多的藝品一同睡覺,

洗了幾次熱水澡,

吃著北極熊做的超好吃楓糖法國土司、

黑熊蛋炒飯、灌了一大罐的養生米漿,

 

他還非常慷慨的送了我們一個絕對價值不菲的登山包。

DSC_1820.JPG 

 

但是,我的朋友們,

我想傳達的,不僅是他們的慷慨,或是我們的好運。

 

〝柳暗花明又一村〞對處在安全處觀望的人,

是只見柳暗,難見花明的,

唯有超越恐懼恐嚇的人,方能入村。

 

但是啊,我屬於尋道者的朋友啊! 

當你們循道之時,所受予的協助,當用覓得之道回授。 

在人們助你在世間的行道路,你也可助人們在離世的行道路, 

行者需路,路需行者啊!

 

 

在第三次見面、交談總計不超過一小時的情況下,

黑熊展現了他的信任與慷慨,

不需言表的展露了他所蘊藏的赤子之心,

同時也臨門一腳的將我們踢進下一個階段…。

 

從花蓮回來後,我像變了一個人似的,

每當在山上遇到陌生的朋友,我都會想起黑熊對我們的慷慨,

我主動的爆爆米花請他們吃、吹口琴讓他們配茶喝、請他們吃現炒的高麗菜、

為騎腳踏車上武嶺的騎士加油、主動擁抱同樣有想法的年輕人。

 

〝為什麼不?〞

我的生命打開了。

黑熊,謝謝您的臨門一腳,

我不想只說謝謝你,

我想說:『我愛你』。

 

 

後來,就是上一篇(放浪者Part 4 ~台灣史上的1108事件),

我面臨死神的召喚,感受到自殺前的異常輕鬆、愉快,

還是老話一句,死前並不痛苦,如果很痛苦,那代表你還不會死!

 

不過,我回來啦!

我輕鬆的日子還沒到,

哪那麼簡單就將我所負的卸掉,

所以,我得繼續行使我的天命。

 

我的天命是什麼?

哈哈,朋友們,那並不重要!

去聽聽自己的內心,天命是什麼吧!

 

如果總有種失落感,需要靠其他事物彌補,一旦清醒就覺孤單,

終日都在找什麼,但找到的全覺得不是,於是又繼續找下一個不是…。

 

朋友們,傾聽內心吧!

世間無道路,路是心路,世間的路,全為讓心路能進。

 

去找自己的天命吧,當朋友們開始找尋自我天命的同時,我的天命亦近完成。

 

我的朋友們,我們都一樣是凡人,

我的缺點比你們還多,優點比你們還少,

可是上天卻願意引我進入真理的道路,

朋友們啊!我想說的是:『你們同樣也可以啊!』

 

願借我的不足,給朋友們自足的力量!

 

也就是有這些『前傳』的故事發生,

才讓我突破了自我設限。

在無路可退之下(在山上身上只剩2)

奮然向前。

開始了主動尋找看懂作品的贊助人,

開始了隱居兩個月後的下一階段

→回歸人群,

熟識我的人,或許會知道我有人群恐慌症,

這對我來說,比隱居原始更讓我難熬,

只是,那是道路,我需行之。

 

交代了,路之始。

下次我將分享我的,行路。

 

祝:同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勇敢‧愛】 的頭像
【勇敢‧愛】

【319騎跡】

【勇敢‧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