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1907.JPG 

 

 

【起程 

第一站我們前去霧社,

因為聽說拍海角七號的─魏德聖導演,在那裡開拍新作【賽德克‧巴萊】。

於是,去拜訪他,是我們跨出勇氣的第一步。

 

清晨,在合歡山上的帳篷裡醒來,

蓬外飄著細雨,讓人淡淡的哀愁著,

冷風夾雜著退縮,讓我們必須再告訴自己:『要前進!』

 

揹著沉重的行李,腳下的怯懦,讓進步更慢了。

:『走下去!』我不得不給自己鼓勵。

 

 

走出營地,來到摩托車旁,

裝好車,駛動引擎,一路前往霧社,一路冷雨冰風。

前去找小魏,心臟沒有一刻不在顫抖的跳動著…。

 

朋友們,我很害怕。

害怕著,自己是什麼東西、有什麼資格,

害怕著小魏的百人工作人牆,讓我見不到他,

害怕著被人羞辱的感覺,害怕著被他的夥伴說:『干擾工作!』。

 

但是,我的心告訴我,他也很怕。

怕被騙、怕受傷害、怕失去、怕死亡…,

我們都同樣的害怕著,因此我們可以成為朋友。

 

真相,會讓你敢於追尋自己的天命。

DSC_1887.JPG 

到了霧社,氣溫暖了,雨卻更大了。

我們在莫那魯道紀念公園內,煮著來霧社的第一頓午餐。

 

 DSC_1891.JPG 

穿著雨衣,下著忽大忽小的雨,

鍋裡悶著米飯,

我在切完南瓜後,吹起口琴,

在莫那魯道的腳旁。

 

吃完飯,我們在霧社四處打聽小魏的下落,

大部份的人都說他前一陣子有來霧社舉行【賽德克‧巴萊】的『開鏡』儀式,

但沒人知道他們現在正在哪拍。

 

於是,我們到霧社圖書館上網查資料,

得知他與他的工作小組,正在新竹尖石鄉拍攝。

 

我們並不打算為了見他而衝去新竹,

因為我們並非在追星,目地不同。

於是,我們決定直接去拜會霧社當地的藝術家。

從圖書館館長那裡,我們也因此而得知了幾位很棒的霧社藝術家。

 

 

PS這七天來,我們身上都僅剩2塊錢,

所有吃的都是靠原先的儲備糧食,

我們還欠大禹嶺的修車行老闆40元,

身上的糧食最多還能再吃三天,

營地還剩3.5公升的汽油,用完,機車也動不了。

 

是這樣,我們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去實踐夢想,

我們已經沒有退路了,必死必生,我們是用生命玩真的。

 

信念之刃是破除一切自我設限的障礙,可為真理之路闢徑。 

但,切記,切記。 

所做的一切都要以愛為指引,唯有愛,才能領到路的盡頭。

 

 

 

 

 

下午,我們決定好了明天要拜訪的幾位藝術家,

帶著2元的期待,走到提款機前領領看,

或許會出現什麼奇蹟也說不定。

 

而,真的!我的帳戶裡多了五千塊。

我明瞭了!我媽要我放棄,但,我的堅持,讓她放棄了要我放棄。

 

就這麼簡單,一點神怪都沒有,一切都合乎情理。

我除了對老媽的感謝點滴心頭外,

更知道真理之路告訴我:『不要怕!』而且,不只告訴我一次。

 

我長久的贊助者─麗玲姐,

一位願意為我們每月繳四千塊房租、信任我們一年又一年,充滿愛的女仕,

(別問我們為什麼不向她求援,我們欠她的實在太多了)

也打電話給我們鼓勵,同時也想知道我們的堅定有多少,

我想我真誠又激烈的回答讓她聽見了我的堅持,

她無償的在這天傍晚,贊助了我們2000元的生活費。

 

今天早上,我沒有拖鞋可穿,它壞三天了,

這五天來,我連買雙十元拖鞋的錢都沒有。

到了下午,我們竟意外的有了7000元的愛心,

我根本不知道會有這樣的未來。

先前的恐懼、害怕、驚恐…還有許許多多的生存威嚇,

種種的念頭,到最後,接近糧食的臨界點時,

未來,改變了。

天!無絕人之路!只要走己心所給的路。

 

感謝她們幫我繼續完成我的天命, 

我真心的希望,她們也能走上完成自己的天命。 

 

我親愛的朋友們,

人若會死,死若也會突然發生,

那麼現在所擁有的一切真的都是假。

但,內心會告訴朋友們自己的真理之路怎樣走。

 

跟著它走!

它不一定會等你準備好再讓你走,

如果有,那是要讓你學習什麼。

如果沒有,那真的也是想讓你學習什麼。

去傾聽自己的內心,

瞭解自己到底真正想要什麼、想做什麼,

心或許會告訴你很瘋狂的答案,

但,這就是你的天命。

 

真理之路並不只有一條,

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方式,

不同的道路,相同的終點…。

 

有了錢後,我們先去買了一雙15元的海棉拖鞋(山上多賣五塊)同時特別拿出40元,

準備等回營後,還給幫我們補胎,還讓我們欠40元的大禹嶺機車行老闆。

DSC_1911.JPG

 

DSC_1907.JPG 

↑仔細看,朋友們。那晚,霧社的仁愛國小司令臺上,住著兩名流浪漢。

 

因為我們決定把帳篷放在山上的營地,不撤走,

只攜帶必要的裝備下山(雖這樣說,但還是裝了二大袋)

所以,這是我們第一次,真真正正的體會到當流浪漢的感覺。

白天,我們帶著大包小包,從一個山頭到這個山頭。

中午,我們尋求一塊有水的地方,做為我們午休用餐的基地。

 夜晚,趁著夜色的掩護,我們在一個能遮風避雨的簷下過夜。

 

世界,是流浪者的花園、餐廳、臥房。在哪落腳,那就是家。

 

在我還抓著面子不放時,我是流浪者。

當我流浪著,我學習,笑著自稱流浪漢。

就像黑熊說:『我收留了兩個流浪漢,阿你們就真的是流浪漢啊』,

我卻自認我是流浪者,流浪著,告訴我,我還有路要走。

 

 

 

 

 

一個月前,我們來到霧社採買。

在一家雜貨店跟一位大姐買了許多的生活用品,

回到營地後,我們發現她少算了40元。

半個月前,我們又再一次去霧社採買,

歸還了那40元,

她卻送了4顆甜柿給我們(知道甜柿價格的朋友,會知道我在說什麼)

很感謝她,讓我們一起學了兩堂人生課。

 

心聲說: 

『你展現你的誠實美德,她用甜柿回報你,也展現她的。 

在這之中,你們都展現了美德,也用美德回報彼此。 

因此,你們都將更相信美德 ,更有能力展現它,讓自己與更多人受益。』 

 

睡霧社司令台的這天晚上,我們安心的將裝備寄放在她店裡,

跑完步後,我們去拿裝備,同時也拿回了一碗熱騰騰的『地瓜湯圓燉薑湯』,

喝著她親手做的湯,寒風中的司令台,嚴肅一下就給溫暖趕跑了。

她也給了我們許多名片,

其中幾位,正是下午聽霧社圖書館館長,一再提起的人,

 

明早,我們將去拜訪他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勇敢‧愛】 的頭像
【勇敢‧愛】

【319騎跡】

【勇敢‧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