拙而.JPG 

【下山‧台北】

回到台北,那是我的故鄉。

在這裡,我能得到許多幫助,我的老家在這裡,我所有的好友都在這裡。

這裡,我可以高枕無憂,也因此,我更憂慮。

我選擇不回家、不住朋友家,

所以,我開始在從小長大的故鄉,尋找露宿的家。

  

【尋找‧牯嶺街】

我想起在台北的牯嶺街,以前有一處藝術家的聚集地,

下到台北後,我們先去那裡找找看有沒有可以收容流浪藝術家的地方。

在牯嶺街街上,問了許多人,卻沒人知道、或聽過有這樣的地方。

 

後來我們去問一間看起來挺有氛圍的舊書舖,心想那比較可能有這方面的訊息。

只是老闆說這裡根本就沒有藝術家曾在這裡聚集過,

他見我拿著口琴,問我有沒有興趣來這裡搞一下音樂,帶動一下這裡的氣息,

我哪敢啊,就憑我這破口琴?不過我還是很感謝他對我的看重。

 

【河濱公園的曠野浴】

別過他後,我們決定前去大安森林公園,打算在那找一處涼亭過夜。

繞了一大圈,好多的人啊!

應該是又加上有辦活動的關係,睡在那太明顯也太吵雜了,

所以我們只好轉到我家附近的河濱公園。

原本是有打算去睡我家對面的大理國小(我的母校)司令臺上,

不過實在離家太近了,根本沒有冒險的氛圍。

 

為了保持旺盛的信念與意志力,我們必須繼續餐風露宿,

因為畢竟我們未來要見的人,對當時的我來講還是一項非常大的挑戰。

如果對他們所說的、所做的不是真的話,

那麼根本沒有說服他們見我們的力量。

 

所以,最後我們在河濱公園,找到了一個台北的臨時營地,

同時也找到下雨時的萬板大橋下露宿地。

我們所住的地方,在台北萬華的華中橋下,

那裡是我以前每天跑一萬公尺的地方,

只是許久沒回來,已經被整治為『華中露營地』了。

 

DSC_2144.JPG

 

DSC_2140.JPG 

↑河濱公園夜宿地

 

DSC_2151.JPG

↑華中橋下的曠野浴記

 

 DSC_2146.JPG   

↑用大風吹乾洗好的衣物

 

 

本來以為露營地可以免費借用淋浴間,但是晚上全都鎖起來了。

於是,在大風中,我倆就著矮石牆,

在洗手腳的池子裡開始洗頭、洗臉。

心想等會就去流動廁所內,用腳踩的幫浦洗澡避風。

可是,我才進去踩了兩下就放棄了,

因為踩出來的水量太小,而且也快沒有了。

於是,我們乾脆就穿著海灘褲、運動衣,直接在曠野大風中洗澡。

 

那還真是人生一大體驗啊!

風颳著我,水、風,一下子就把我的體熱帶走了,

還好有在高山上受過5℃冰水的磨鍊。

這冷,只有冷,還談不上凍。

 

洗好了澡,我們繼續在大風中用冷水洗衣服。

由於旅行途中很難有曬衣服的地方,

所以幾乎剛洗好的衣服都是直接穿上,用體熱、太陽或大風弄乾。

那天風很大,身上的衣服很快就吹乾了,

我們幾乎將所帶衣物全都洗了一遍,

剩下穿不上身的,就披在一旁的矮石牆上,

盼這整夜的大風能夠把它們吹乾。

 

大風的吹襲會產生〝冷感效應〞,

在每小時10英哩的大風吹襲下,室外20℃的溫度,

人體肌膚的感受上會降低成10℃。

那晚,雖然室外溫在20℃左右,但是加上身上的溼衣服及大風,

我感受到的溫度其實在10℃以下。

不過,再怎樣也比在合歡山上的夜晚暖得多,至少不是5℃…。

 

夜晚的我們洗好澡,縮在睡袋中,

石牆雖矮,但正好可以為躺臥的我們擋住絕大部份的風。

唯一擔心的只有夜半下雨,

那我們就要在凌晨冒著雨帶著大包小包,遷移到三公里外的萬板大橋下,

之所以不直接住在那兒,是因為那裡太靠近路邊,打擾太多了。

 

拙而.JPG 

↑美麗的河濱公園夜景

 

弄好了一切後,我們開始煮起黑糖薑茶,準備悠閒的度過今晚。

我邊看著風景,邊聯絡在台北的少數幾個死黨,

就在這時,一通簡訊傳了進來,他是我國中同學…『中中』。

 

幾個月前,中中打電話給我,跟我調1萬塊,

那時我的存款已經快用完了,再過兩個月,生活即將沒有著落。

但是,我與嘉吟認為如果他真的比我們緊急,應該要先借給他。

雖然我沒問他原因,但我想他一定有什麼困難,才會這麼突然的開口跟我借錢。

 

自此之後,我們也就決定不再跟他要了,

既然決心要借給朋友,就無需一直跟他要(PS:但我們跟朋友借的,一定會還)

 

幾個月後的今天,也就是我們下山到台北的這天,

就這麼剛好,他傳簡訊告訴我,

想再跟我調1萬元,並且在未來與上次的1萬元一起還給我。

 

但,中中啊!當時我們身上別說1萬元了,就連5千元都不到啊!

我們可是露宿街頭的流浪漢呢。

 

後來我打電話給他,告訴他,我雖然不覺得自己有困難,但真的沒錢借他。

我說我們今天才剛回台北,一下來,就那麼巧的收到了他的簡訊。

於是,他帶著半信半疑的心情說要來找我。

 

我記得他開了一台貨車停在露營區的鐵閘門外(晚上這裡沒有管理員)

帶了一塊蛋糕,強迫我們一定要跟他回家,

他說他不能看我們睡公園。

雖然我數次的告訴他,我們真的過的很開心,

但是他就是不信。

 

走到營地,風還是呼嘯的吹著,

他要我們趕緊的收拾睡袋與地墊以及其他裝備跟他回家。

那真是盛情難卻啊!

 

就在不知如何是好時,我的心告訴我說:『去幫他吧!』

???去幫他?中中?有沒有搞錯啊?

我現在露宿公園,說錢也沒錢,就連想吃個消夜都只能煮薑茶掺黑糖。

再怎麼説他也有租個房子、開台小貨車,我幫他什麼啊?

 

但是朋友,這就是追尋真理之路的關鍵,

在每個生命的抉擇上,心聲會告訴你一條看似不可思議的道路。

一般人心裡都知道自己要怎麼做,但是理性、生存慾與害怕死亡會阻止你,

唯有持有勇氣之刃的人,敢走上完成心聲的道路。

只是,記得,一切的行為都要在愛人之中。

 

看他那麼堅定、熱情的邀請我們去他家住,

拒絕也不好意思,而且心聲也這麼說了。

反正怎麼想都是我們得利,去他家,

有屋簷可以住、有熱水澡可以洗、有電可以用,

怎麼看都是要感謝他幫助我們,於是我們便答應了。

 

【輾轉‧中中家】

來到中中家,他有一位親切的老婆和一個可愛的小baby

他們目前和一位室友同住,在知會室友後,我們便在他家住下。

DSC_2172.JPG  

  

晚上,我看他在發愁,心想他一定是遇到了什麼困難的事,

不然又怎樣肯拉下臉再跟我借一萬元。

於是隔天一早,我們出門去買一些材料,

打算在他家做楓糖奶油法國土司(北極熊教的)請他們當早餐吃,

順便提領了存款僅剩的四千塊出來,打算先幫他應急用。

而身上所剩的數百元,就等何時才可以撐到下次媽媽的『救濟金』了。

 

本來並不想多過問他為什麼借錢,除非他自己願意講,

只是在後來的聊天中,他也偷偷的告訴了我。

 

中中生活在一個極為複雜的家庭環境中,

但是在沒經過他同意前,我不願講出來。

但,他需要愛!他非常的需要有人愛他,並以行動證明出愛的力量。

這樣,他才有能力活出自己的人生!

 

他告訴我,他新婚需要錢、生孩子需要錢、養老婆孩子也需要錢。

原本,他想借信貸將先前向朋友借的還清,

可是…由於心急,他竟然上了詐騙集團的圈套,又被騙了六萬多塊,

可想而知,付給詐騙集團的錢也是借來的…。

後來,他為了生活,鋌而走險向地下錢莊借錢,

就這樣,明天地下錢莊的人就要來家裡收錢了,

他不敢讓老婆知道(只是…後來還是知道了)…。

 

到這裡,我知道我要怎麼做了,

剛下山才到台北,就收到他的救急簡訊,

明明是我被他幫忙,心還要我去幫助他。

領出了僅剩的四千塊後,才發現好巧不巧的,

我媽也在今天又匯了五千塊給我當下個月的生活費。

 

於是,在從中中家出門前去找林懷民前,

我把我的提款卡連同密碼一起給了他,

告訴他裡面有多少,你就領多少,我絕對的信任他,並且用實際的行為證明。

 

我看得出他的感動,看得出愛在他身上發生作用。

是的,我的朋友們,

那一刻我瞭解到了,這幾年來的追尋,我因他而得到了。 

  

【恨與愛‧我】

自從國中時被打、被勒索,

每天定期交保護費後(還比別的同學多交二十塊),我就一直苦思復仇。

曾經我一度放棄自我,但到退伍後我開始游泳、長跑,乃至學空手道,

讀兵書、讀厚黑學、讀各式各樣的心計。

每天、每天,都用仇恨當力量。

 

當我在冬天的暗夜寒雨中孤獨的跑步時,我逼自己跑到吐,

但是,我還是繼續跑,用國中被欺侮的日子影像,

一再再的告訴自己,我要復仇!

我魯瑞寧不要再被欺負了!

所以我從跑到吐到吐著跑,就只為了復仇活了十年…。

 

在十年的追尋中,我一再的繞遠路,

但是我的『心』依然沒有放棄我。

在我認識了嘉吟後,她,讓我見到了愛的力量,

讓我又能重新回到心路上。

慢慢地,她影響了我…。

 

後來直到我碰到了前輩(一位武術高手,幸好他沒將功夫教我)

他教會了我─『武德』,

我開始吃素,從一個只吃肉的人,

變成連蛋都不吃的純素主義者(連蚊子都不打,讓牠吸飽了血飛走)

 

愛,最後讓我領會到了,

原來別人欺負我一年,我卻欺負了自己十年。

我的思想轉變了,我在許許多多的事件之後,

決定要學會,愛…!

 

這三年來,我的人生越來越豐富。

有一天,我所有的累積都在一刻間爆發了,

看了『牧羊少年的奇幻之旅』這本書後,我開始漸漸瞭解到『心聲』。

我狂哭,告訴自己的心,請永遠不要不理我,

請跟我講話,指引我真正的道路。

 

我在心中,發誠的祝禱:

如果,我尋得的不是真理,請讓我在成功後失敗,

如果,我尋得的不是真理,請讓我在驕傲中受挫,

如果,我尋得的不是真理,請讓我在富有後貧窮,

如果,我尋得的不是真理,請讓我在成名後失去名位,

如果,我尋得的不是真理,請讓我在受人愛戴後讓所有人背離,

真理,真理,我只要真理。

 

我要求自我體認的道理要真的做到,

不然一切道理都是空談,更別提要他人實踐。

很榮幸的,心,不再背離我,

其實我知道它一直都在,只是我閉上了眼與耳。

於是,學會愛,逐漸成為了我的生活重心,

只是我一直覺得,那條路,太遠了。

 

【跟著心走】

直到那一天,給中中提款卡與密碼的那一天,

我逐漸的照著心所給我的道路走。

那條路,就是學習愛的過程,

不為什麼的真心完全相信一個人,

那就是愛的力量啊!

 

之後,中中出去還他的高利貸(人家都已經打電話來了),

我們則又回到數百元的財產,

帶著貧窮與愛,更有力量的去找林懷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勇敢‧愛】 的頭像
【勇敢‧愛】

【319騎跡】

【勇敢‧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