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2647.JPG 

【感謝 咪咪一家人】

126日,星期天晚上,我們到了竹東,

借住在嘉吟的朋友─咪咪家。 

放好裝備後,我們到竹林大橋下的河濱公園慢跑,

而這裡也成了我們後來久居竹東的家。

這晚,跑在全新的城市中,感覺又再煥然一新,

完全是不同的世界,我們一起感受到生命中新的旅程即將展開。

住在咪咪家的五天,都有東哥(←她雖然是母的,但咪咪喜歡叫牠東哥)的陪伴。

咪咪一家人非常好客,也非常的親切,

每天中午都會煮很多好吃的菜大家子人一起吃,咪咪媽媽的手藝更是一級棒,

讓我長久以來所訓練出來的意志力,也拜服在她的好菜上,

到了實在無以為報的時候,我便吹起口琴給她們聽,希望多少能表達我的感謝之意。

 

這五天,除了一天休息外,

幾乎全在寫先前下山後到霧社、台北、桃園等城市拜訪藝術家的新野人日記,

上三篇就是出於那個時候寫的。

 

很感謝咪咪和她媽媽、姐姐、阿婆與其一家人的親切照顧,

讓我們能夠無後顧之憂的完成日記,

並且將裝備清潔修補了一下,

這是這四個月來,唯一一次連續在屋中渡過的長日子,

總之一切都要感謝咪咪…。

 

五天後,我們離開了咪咪家,因為實在打擾太久了…。

DSC_2605.JPG

↑傳說中的東哥。

DSC_2601.JPG 

↑東哥,感謝妳的陪伴。

【四處找營地】

1211(星期五),一早,

我們離開了咪咪家,並開始四處尋找營地。

  

先去了竹東森林公園,騎車繞了二、三圈,又走了一段路,

看來看去還是沒看到合適的營地,而另一個竹東圳公園更不用說了。

DSC_2626.JPG DSC_2628.JPG

↑竹東圳公園。雖有涼亭,但是由於腹地太小,四周就是民家的農地,所以也只能當參考。

DSC_2630.JPG 

↑賣魯肉飯的阿姨,好心報我們去住土地公廟旁的亭子。

於是,我們開心的騎到那,一看…根本就是在大馬路邊嘛。

但還是要感謝那二位好心的阿姨啦。

  

【落腳 露水平台】

最後,我們又回到了竹東的河濱公園,

在那兒繞了二、三圈,找到了一處隱密的木造平台。

夜晚,頭上的星星很多,我們的臥室很大,

睡到一半睜開雙眼就能見到滿天的星斗。

DSC_2648.JPG

↑在城市中,能被我們找到這個廣大舒服的露天平台,真是幸福。 

DSC_2647.JPG

我在想,人類世界是否有工匠能造得出同樣的臥室呢?

 

1212(星期六),清晨起來,

睡袋、睡墊溼了大半,

我想是昨晚半夜下過雨,

可能是我們睡得太熟而沒了知覺吧…。

 

今天,我們找到了竹東鎮的圖書館,

打算繼續寫日記,將旅行至今的故事跟親愛的朋友們分享。

夜晚,我們回到昨晚的露水平台上露宿,

把車停好後就開始出去慢跑,

一個小時後回來,發現露水很重…,但還是睡了。

 

隔天1213(星期日),清晨起來,

睡袋、睡墊都濕漉漉的,尤其是睡袋。

此時我們才知道前晚的並非下過雨,而是被露水染濕的,

只不過這露水跟下過雨有得拼了,

也才體會到那河畔的露水可真是重呀!

 

上午我們在圖書館外參加了一位單車達人的講座,

聽他分享單車環島的心得,

只是比較可惜的是,此次主題是專為單車入門的民眾所設計的…。

  

  

【搬家了】

當晚,由於兩夜來的露水太重了,

於是我們決定轉到3公里外的一間意象紅磚屋內露宿。

DSC_2672.JPG 

↑這就是前幾天寄給大家的信中所附的照片,這晚我們就睡在意象紅磚屋。

  

  

【飆車族?】

這晚,我們遇見了在竹東聽聞已久的『飆車族』。

我們睡到一半,來了三、四台改裝炮管的摩托車,

轟隆響的炮管聲,在封閉的紅磚屋內更是爆響,

就在我們旁邊。

他們停下車,從另一旁的走道走到紅磚屋後木造平台上,

準備享受星期日的夜晚。

 

我傾聽著他們的交談、音樂、大笑、舞動,

這讓我想起了我讀書的時候,也與朋友做過同樣的事,

唯一的差別只是我們沒改車罷了,

他們開心的說笑著,就像我學生時代講的一樣。

我納悶?為什麼飆車族=萬惡至極呢?

他們不就是同學罷了,只是有自己的想法,想改裝摩托車罷了,

為什麼會變成人人害怕的飆車族呢?

 

在竹東鎮,我們從許多不同的朋友身上,都聽到這裡有飆車族的出沒。

但,哪來的飆車族,這會不會只是一場思想認知上的誤解而已?

 

我們睡我們的,他們玩他們的,

這本來就是公共場所,我們可以共同使用。

他們說笑了一個小時後就離開了,

除了走的時候炮聲隆隆、車燈炫目外,什麼壞事也沒幹。

我想,這時如果有人指責他們幹了壞事,他們就一定會幹壞事了…。

 

恐懼,會讓流言中的惡魔復活。 

我的心如此告訴我。

  

  

 【祝妳旅途愉快 咪咪】

跟咪咪相處的那幾天,我幾乎都沒有跟她請教她的想法,

我自責自己的自以為是,讓我少學到一塊思想的拼圖。

雖然當時身上只剩三百多塊,但我還是請嘉吟告訴咪咪,

我們想請她吃飯,我想向她請教一些她的想法。

 

於是,1214(星期一)晚上,

咪咪撥空出來跟我們一起吃晚餐。

可惜的是,咪咪那天的腸胃狀況不太好,不能吃太多,

所以我們只請她吃了幾個鍋貼而已。

倒是她,後來又請我們吃了兩碗雪花冰,

對她真是不好意思!

 

咪咪是一個很有邏輯想法的人,

她總是能清楚的瞭解事情的脈絡,明白自己在做些什麼。

她聖誕節過後要去澳洲找朋友,

我們祝福她一切順利,

並且也很感謝她願意分享自己的想法。

那天晚上,我學到很多。

  

  

【最後的26元】

再來的二、三天,我們都埋首在圖書館裡。

而星期三的那天中午,我已經確定媽媽不會再匯錢給我了,

身上剩下100多塊,

吃完中餐後,就只剩26元了。

 

那天晚上,寒流也逐漸要走向最冷的時候。

夜晚,我們偎縮在紅磚屋內,

雖然冰風相當冷峻的吹襲著我們的睡袋,

但幸好找到了一處有屋頂的地方,並沒有讓冷雨將我們打濕。

DSC_2673.JPG 

↑感謝這個開了小窗的紅磚屋,為我們遮蔽風雨。

DSC_2686.JPG

1217(星期四)一早,

寒流夾帶著冰雨,凜冽的吹撫著,

我們已經來到寒流的頂峰了,

收拾好裝備,細雨雖緩,寒風愈襲。

我與嘉吟吃完了昨天買好的柳丁當早餐後,

就帶著僅剩的10顆柳丁與身上僅有的26元,

繼續前去圖書館。

 

中午圖書館休息時,我們到麥當勞門口,

坐在外面的鐵椅上,打算餓過這一餐。

寒風裡的麥當勞,除了車流外,行人很少。

 

我做了一個決定,是昨天就已經決定了的決定,

那就是把最後僅有的26元全數捐出。

  

我知道,愛能讓一個人在最貧困的時候,依然擁有付出的力量;

我相信,如果人不能幫我的,

愛會透由任何形式來幫助我,我將自己交到愛的手上。

 

拿出26元,放在冰冷的鐵桌上,

那鐵桌做得挺好看的,但更是冰冷;

我低頭,在這饑寒交迫的時刻,我的真心不言可表,

在內心裡,在嘴裡,我發出命的禱告:

 

請將這26塊發揮出最大的能量,

請讓我的真心給予它祝福,

讓這幸福臨到比我更需要幫助的人的身上,

讓他們能夠活得更快樂、更自由、更幸福。

 

我將自己的命交給上天,實踐著各教經典中的行為,

我想看看,這一切是否屬實,

代價是,我的命。

 

走進麥當勞,我將26塊投進慈善捐款的一個透明小屋子內。

第一個10塊還投錯,投到發票那一格,

剩下的10塊、5塊、1塊,我才全部正確地投入零錢那一格。

此時,正好有一位麥當勞的服務生朋友站在我面前,

他對我說了聲:『謝謝』,

我也回答他:『謝謝』。

  

  

【愛與死的共舞曲】

我向著門口走了出去,

心中又漾起了許久前在合歡山上的飄飄然感覺,

很輕鬆、彷彿世間的一切,都將要與我無關了一樣。

坐回冰冷的鐵椅上,嘉吟坐在一旁,我們一起吹著冷風。

 

我拿出口琴,又像那時一樣,放開了一切,

一種完全不同的琴律,飄散在寒流的冷風中。

我輕然的飄蕩在琴音之上,死神在那時與我一起共舞。

這我知道,這次與在山上不同,

因為,我比以前,更懂得愛。

琴音已不單只是死亡旋律,它只佔了一半;

而另一半是愛,那是一曲愛與死的共舞曲,

曲,舞在輕風之中。

  

  

【不會 533 422 1234555】

吹了幾分鐘,曲自然停止了,很是好聽,

那時我的心告訴我,要我去吹給店面聽,

用口琴賺一頓中餐。

 

於是,我與嘉吟過了馬路,

毫不遲疑的去做這件瘋狂的事。

我從來就沒有學過口琴,

就連口琴的教學本都沒有讀過,

所以,我連小蜜蜂都不會吹。

 

我只是買了它,拿起它,

吹自己心中的聲音,僅此罷了,

可是如今,

我卻將用它來嚐試換取一頓午餐…。

 

我知道,一直以來,

所寫的、所做的,全都有很重要的意義。

只是,目前沒人懂,

但我不能就這樣停止繼續告訴大家,

因為那是我的使命。

 

不被人理解,是我學會真理的道路、考驗,

為了尋得那最後的幾個輕音,

我必須忍受、並在忍受中學習,

在學習後找出解答,在解答後傳遞出去,

給需要的人一個走心路時的參考。

但這一切不是旁觀看、聽、說就可以行走的,

行走必定用腳,而腳會將全身都帶入問題逆境中,

在親身經歷後,才能得到真實的解答。

 

原本,我們想說教會可能比較懂我們在做些什麼,也比較有幫助我們的意願,

所以我們看到教會的招牌,便吹著口琴向它走去。

經過一家麵包店,到了教會樓下,

但教會在上面,沒有電鈴,我們也進不了大門、上不了樓。

  

  

【我的第一次 在麵包店】

返回來,經過麵包店,我做了第一個嚐試,

走進去,跟麵包店裡忙碌的阿姨微笑的問好,說:

『我可以用我的口琴,跟你換一些剩的麵包嗎?妳當然可以拒絕,我只是想問看看。』

 

阿姨笑燦爛,帶著訝異和靦腆說:

『麵包都還剛在做…現在也沒有什麼麵包可以給你…』。

我笑著,邊說邊往門口走:

『沒關係,我瞭解,我只是想問問看而已。』

阿姨客氣又帶著不好意思的說:

『因為現在在忙,要聽也要等有心情的時候才能聽。』

 

現在想想,當時也是因為第一次,太緊張了,

不然阿姨也並非是拒絕了我。

離開麵包店,我邊走邊吹著口琴,

心想還好讓我遇見一位好人,就算拒絕也沒讓我受傷。

我思考著…,

在剛開始的時候,還是要先找和善點的人好。

  

  

【我和她和他的第一次 就在悅氏手工拉麵店】

寒風跟著我們,繼續往前走,

走約300公尺後,看到對街有間『悅氏手工拉麵』的店。

對,沒錯,我就是在幫他打廣告,因為那位老闆值得我這樣做。

我見那位老闆留著長髮、綁著馬尾、戴著眼鏡,

看起來像是一位玩藝術的人,我想他或許會理解我們在幹麻。

 

於是,我們立刻過馬路、走上前去。

那時,老闆正在忙著煮麵,

 

我誠心的看著他說:『我可以用我的音樂,嗯…口琴,

用我的音樂跟你換一頓午餐嗎?你可以拒絕,我只是想問問看。』

 

老闆聽完頓時停下了手邊的工作,看著我,

停了二秒,開懷的笑著說:『不用,我請你吃就好』。

 

聽完,我和嘉吟對看了一眼後,

自顧自的站在一旁,拿起口琴便開始吹奏了起來。

我用盡我的情感,竭盡我所能的吹,

想表達我對他的感謝,以及想讓他覺得這音樂夠值得他這麼做。

 

雖然我吹得不好,

中段的時候受到太多噪音干擾讓我無法專心(一旁有內用和外帶的客人)

但我還是盡力的把它吹完。

吹完後,我抱歉的跟老闆說:『結尾收得不好』。

老闆看看我,認真的說:『你們二個都還沒用餐吧?等我一下。』

旋轉 影像0222.jpg

 ↑就是這間,位於竹東的王牌悅氏手工拉麵店。

 影像0224.jpg

↑餛飩麵,麵是老闆手工做的,超級彈牙;而且連餛飩也是自己包的,很好吃。

 

過了一會,老闆為我們送來了兩大碗的餛飩麵,

真的,實實在在的兩大碗餛飩麵。

 

我又再一次的實踐了自己想做的事,

嘉吟為表示感謝,為老闆畫了一張畫送給他。

而我看著桌子,

桌子的正中央有一小塊美麗的圖案花,圖案花上壓著透明的厚玻璃,

好讓整張桌子木面不被油湯染漬,

我進入『那種狀態』,我的心回應我字句:

人的真心像透明玻璃,就算壓住美麗,也毫不掩瑜。

 

影像0227.jpg 影像0230.jpg

↑嘉吟送的,小畫一張,點滴在心頭。   ↑我送的,一句真心話。

 

吃完兩碗餛飩麵,我們將最後一滴的湯汁都喝光,

坐在『悅氏手工拉麵店』的椅子上,老闆跟我們聊了起來。

我分享著我們做這些事的原因,

告訴他始末,也尊重的傾聽他的想法;

很高興他也願意尊重我們,

願意將我們當做藝術家來看待,而沒將我們當成來騙吃騙喝的人。

 

臨行前,我送給他我剛才所寫的句子,

他看完後眼睛一亮,

我很開心他的反應,那是給一位作家最好的回報。

 

在情感上,我很感謝那位老闆;

但在實質上,卻不認為還欠他什麼。

我已經用了我的音樂、文字、與嘉吟的畫來回報了,

為什麼我還要回償金錢呢?

 

可以說不需要我的藝術,

但不能因不瞭解我的藝術,就否決掉我的嘔心瀝血,

就像林懷民前幾天接受新作『聽河』採訪時所說的:『想看裸體的,就不要來』。

 

我的文字,有人需要,

不然我沒必要受這些苦,完成這該死的使命。

除非全台灣二千多萬人全都告訴我:『我們不需要你的藝術』,

那麼我就會立刻離開台灣,再也不回來。

但,就算只是一個國小生,告訴我:『我想聽聽你的故事』,

就算我人在國外,也會立刻趕回來,

因為我的國家需要我,她也勢必需要我。

 

 

【諒解】

晚上1840,我在麥當勞,

打電話給我的朋友─羅志匡。

告訴他,我收到他的E-mail

因為上一封mail中,他責備我為什麼回台北不找他,

我在電話中告訴他,我並非故意的,

我們有行程與旅費上的考量,請他諒解。

 

順便告訴他,在今天中午,我把我們最後所剩的26元全部都捐出去了,

因為我想真正實現經典上所說的道理,

我想看看,未來會發生些什麼事?

捐完後,我用口琴,與麵店老闆換了兩碗餛飩麵的事。

告訴他,未來我們還是會這樣試試看,

看看會發生什麼事,我並且也做了接受餓死的死亡式。

他給了我鼓勵,我要他放心,我相信未來會有轉機。

 

 

【記得 我們的約定】

沒有人會在沒成功前成功的

人必須先在思想、行為改變到成功模式之後,才有可能成功。

 

我所有的字句,除了我有具名是引自某位名人筆、口之外,其它全是我的創作。

這些創作的背後,都有像『膠花』、『桌子玻璃』那樣的真實生活感觸,才寫出來的,

並不是抄來的。

 

親愛的朋友們,

我現在雖然很窮困,沒有辦法給你們實質上的協助;

但是若有一天,當上天給我的考驗進入到另一個階段─『富有』的時候,

到那時請不要吝惜地來找我,

不需要有曾經幫助過我的,

我一樣會願意幫朋友們完成你們的心路,

無論是建議或參考,並且包括實質的金錢。

 

這是我的使命,

成名、富有是對我的另一層考驗,

考驗著我是否會自大、驕傲、吝惜於分享。

 

愛,告訴我,

要通過考驗,就必須給予,

給予更多的人受益。

 

記的來找我,記得我們的約定。~魯瑞寧

 

 

【擁有】

1218日(星期五)一早,

我們吃完了10顆柳丁當早餐後,卻發現多出了2顆,

應該是昨天早上少切了2顆吧?

我心想,如果中午沒找到願意用口琴換中餐的人,

2顆柳丁可以讓我們一人1顆當中餐,

這樣至少技術上不算餓肚子吧。

 

這三天,嘉吟都在圖書館用部落格,

而我則在圖書館的浩瀚書海中穿梭著。

心指引了我看了幾本書,

什麼是指引?怎麼指引?其實很簡單,

舉例來講,昨天我走過好幾排的書櫃時,

突然間眼角餘光就撇到了一本黑底白字、厚厚的『生命書』,

我退了兩步再看了一下,不理它就走了。

我心想,就已經沒錢吃飯了,還來這些?

我承認我在生氣,生心的氣,

所以回來我也不理那本書。

 

今天我又走過那幾排書櫃前,

那本『生命書』又再度讓我瞄到它,

我看了它一下,又往前繼續走去,不理它走了。

等我走回來時,感覺又回來了,要我去看看,

我不耐煩的走到它面前,拿起了它,直接的翻開來,

上面寫著『戰爭的原因』,

向後翻是『個人衝突』,

向前翻是『衝突的解決方法』…。

 

我想,認識我比較久的朋友或許都知道,

『戰爭』對我的意義。

因為,我為了繼續寫『我養豬』這本書,

找戰爭價值、意義已經找了快一年了,

雖然近來我已經找到,

但它就這麼不可思議的跟我提這些。

 

沒那麼氣了,雖然肚子還是很餓。

只是,我的心告訴我:愛,並沒有離棄我。

這幾天是考驗、是試煉,只要我有一顆信任的心。

說完,它又消失了,

真該死!在我最危急的時候放我一個人,

我的感覺渾沌不清、心的聲音不再,

它說:『這是試練,我不能幫忙。』

 

嘉吟忙著用部落格的那幾天,我聽從心的指引,看了各式各樣的書,

其中以生命書、猶太教故事格言、聖經密碼…等最有印象。

猶太教故事格言中有許多如何成功賺錢的思想,令我很訝異,

在這時候心要我看這些…?

但,我真的不願意為了賺錢使用一些狡猾的手段,

我暫時拒絕了一些書上所說的作為,

等到我尋找、瞭解到那些作為的『價值』再說。

 

書本,確實將我帶進了另一個世界,

像安慰劑般的讓我忘掉現實的痛苦。

站在一排又一排的書櫃前,確實給了當時的我某種安慰的感覺,

但那時由於情緒太多,讓我理解不清楚到底是什麼,

現在,已經過了幾天,

心情平靜了,我才發現:在我最貧困的時候,還擁有一堆書籍。

 

 

【口袋的三百塊】

到了中午,肚子餓了起來,

全身懶洋洋的,不像昨日那麼有力氣。

正為著今天的午餐難過,想著明天、後天的生活,

難道真要一直靠運氣找到願意跟我換音樂的人嗎?

那以後怎麼辦?旅途怎麼辦?

雖然嘉吟一再的告訴我,

到目前為止心有讓有餓死嗎?有讓我真的死掉嗎?

我連下一秒都算不出來了,

怎麼能知道明天、後天會有什麼轉機呢?

 

只是,我實在聽不進去,

坐在書堆中,嘉吟去樓下上廁所,

沒幾分鐘,她非常興奮且很高興的跑過來,

告訴我:『我剛才上完廁所時,隨便摸了一下牛仔褲後的口袋,

竟然發現還有三百塊耶!可能是先前買東西時,別人找完錢後順手放進去的。』

 

我依然沉淪在情緒之中,與其說悲觀,不如說是忿恨。

我對嘉吟慘笑了一下,

但心中還是漾起了一陣喜悅。

我的心告訴我:『這是試練,一切都已所安排。』

 

 

【二碗魯肉飯配三碗白飯】

所以,今天中午嘉吟先去自助餐買了3碗白飯,

而且自助餐的老闆娘說可以去盛湯,

原本不好意思的嘉吟也就去盛了2碗免費的湯,

一共花了30元。

帶著白飯和湯,我們騎到另一家麵店,

那裡的魯肉飯好吃而且滷肉、滷汁加得很多,

一碗30元,我們買了2碗,

外帶到圖書館旁的一間土地公廟吃。

 

小小的廟雖是露天的,但還有鐵皮屋頂可以遮風避雨,

我們坐在椅子上,一人一碗魯肉飯。

嘉吟加一碗白飯進魯肉飯裡,

我加兩碗,和著滷汁吃著,就像有五碗魯肉飯一樣。

吃完後,我們喝著湯,一人一小碗,

清清的湯雖然沒有料,但是在寒風中還可以喝著熱騰騰的湯,

那滋味煞是好啊!

 

吃飽後,收著免洗碗時,

看到蓋上大約還有十來粒的米飯夾在塑膠碗蓋的縫裡,

我把塑膠碗蓋撥開,一粒粒的吃著。

在一旁,還有一位拜拜的先生隨意的看著,

我當他當我節省而不以為意,

有兩粒夾的特別的深,我撥了好一陣子才吃到,

在那時,就連一粒米都不願放過。

 

我心裡想著嘉吟說的,今天不就這樣過去了,

明天再想明天的,怎麼知道明天會怎樣?

肚子落了飯,心情也穩定了些。

這麼多年來,我對一些事的偏見,也就這樣,跟著落下了。

 

我體會到,原來他們也就只是為了這麼一口飯,

有誰是真的想要使壞?做任何事、任何職業並不是她們真的想做的。

她們,也就只是為了這一口飯!

 

這世界並沒有壞人,壞人是好人的復仇語。 

好人,是能愛壞人的人。 

在好壞皆有理的紛爭裡,愛人的比用恨的人清楚真理。 

 

這幾粒米我吃了三口,這三口米,讓我學會了一個道理,

壞人,最終也只為掙一口飯罷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勇敢‧愛】 的頭像
【勇敢‧愛】

【319騎跡】

【勇敢‧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