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2098.JPG

【清境‧魯媽媽擺夷料理】

一早,我們出發前往清境上方的魯媽媽擺夷料理,

聽說那裡的老闆,也是一個很有想法的人。

 

734分,我們到了魯媽媽的『宮殿』,

渺小的我,站在那宮殿的腳下,

真不知要怎樣打開那厚重的宮門。

  

我是個一無所有的窮小子,

面對財富的輝煌,我恐懼了…,

那對比相差太大了,

宮門外,寫著:『營業時間─11:00』,

在這高山的冷風下,我面臨了抉擇…。

 

我的害怕告訴我,不要自取其辱,

對方是個富有的人,我們的差距太大了,

我是不可能將床上寐著的國王喚醒,只為陪一個窮小子聊天。

 

但是,我的心告訴我:

『去做!去嘗試!你已有自己的生死三解答,那讓你得以與富者平起平坐。

直接播他的手機,別在寒風中乾等,見與不見,直接問他。』

 

於是,我拿出了我的手機,播打他的手機,

手機響了幾聲,通了!對方傳來不剛不柔的『你好』。

 

我說:『你好,很抱歉打攪你的睡眠,我們是旅居台灣的流浪藝術家,

我們想與台灣各縣市的藝術家做思想的交流,

不知道你願不願意,我們正在你的家門外』。

他說:『可以啊,只是你要等我一下,我已經醒了,但我必須要整理一下。』

 

上天做見證,就這樣,那厚重的宮殿之門,在數分鐘後為我們開啟。

主人邀請我們進入了他的殿堂,

親手沖了一壺咖啡招待我們,

我們一起共進早餐,吃了許多的麵包,

並向他請教,直到中午離去…。

 

如果當初沒有這一段的故事發生,

我沒有學會使用真相,讓自己有前進的勇氣。

那,在未來林懷民的殿堂中,

我必不知所措…。

 

拜訪完了魯大哥後,已經快下午了,

當天我們回到了營地,

同時也將40元還給了大禹嶺機車行的老闆,

也算了卻了一樁心事。

 

 

DSC_2108.JPG 

↑營地前的楓樹,竟然在我們住了二個月,要下山拜訪藝術家時,紅了。

 

 

 

 

【出山】

隔天,我們開始進入了整個計劃的核心

,拜訪台北的名藝術家,

 

清晨,我們拍了些營地旁的楓葉留念,

對於這趟旅程,我們不知未來到底會如何。

一早上,我們將從霧社回來的裝備打掉重配,

因為這次下山,就不可能半途回來拿裝備了。

 

黑熊袋,我們的第三個伙伴,幫我們裝了許多的行囊。

等我們將黑熊袋全部裝滿後,才發現,重到拿不起來。

靠著嘉吟的連拖帶拉,才將黑熊袋上了我的肩,

嘉吟則揹著我們的舊背包,

腳步比上次去霧社更沉了許多,

但,心情卻更輕鬆踏實。

 

下午,我們出發了。

今晚,打算先在梨山過夜。

DSC_2139.JPG 

那天的梨山夜晚,我們找到了一個有木棧道的露宿地,

那裡遠離人車潮,但是沒有避雨的地方,

我們預先做好了撤離的準備,只帶過夜所需的寢具,

剩下的兩個大背包,則藏放在木棧樓梯下。

 

到了夜晚十點,先是霧氣再是雲、露,而後飄起小雨,

我們迅速的將寢具塞進黑色大垃圾袋中,拎著就跑,

最後我們在梨山遊客中心旁的涼亭二樓,露宿。

 

半夜,下起了大雨,

雨水滴滴答答了整夜,將亭子四周都打濕了,

幸好我們在亭中,沒被淋濕。

 

隔日凌晨,我們起了個早,

在天還沒亮之前,開始收理行囊。

 

七點多,出發前往台北,

一路全是個位數的低溫、冰雨、寒風,

這下山路,真不好走。

 

我們咬著牙,全身凍僵,

我騎車的手指頭已經被凍硬了。

唱著歌,我試圖振奮精神,

只是後來冷得連唱歌都不能。

 

我知道,可以停下來,

明天再走、後天再走,等天晴了後再走。

但,這是考驗決心的關鍵時刻,

為了使未來在台北的拜訪計劃能勇往直前,

我現在決不能停留。

 

在冰風、冷雨、寒溫中,

我得到巨大的力量。

兩個小時後,我們到達了溫暖的地方,

苦痛、挫折、失敗,還會再來,

但我有點知道和它相處的方式。

 

傍晚,我們到了台北,而那又是一段新的生命旅程了。

To Be Continu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PS番外篇

 

相信有看上兩篇(野人出山─前傳&放浪記part 4)日記的朋友,

都會感到有兩個好奇。

 

第一個疑問是,當時不是身上還剩數百元嗎?是怎麼搞到只剩兩元的?

 

解答一:

當我用口琴吹著死亡旋律的同時,嘉吟向停在小風口遊客中心旁的貨車司機求援,

雖然他不能載我們下去大禹嶺補胎(小風口推車到大禹嶺要五公里),

但他幫忙用對講機呼叫這條高山公路上其它的貨車。

 

等了半個多小時(晚上6點,氣溫9度),總算等到一輛拖吊車,

它正要趕往台8線107km,處理事故車輛 (台8線108km正好是我們所住的楓虹谷地)。

 

經過好心的貨車司機拜託之下,

(一開始貨車司機的拜託並沒有得到回應, 

因為吊車司機在趕時間,所以不願意載。

但後來,在經過貨車司機向吊車司機再三拜拖,

並說我們二個是在山上研究台灣黑熊的…後,

勉為其難的答應了。哈哈哈,太好笑了)

拖吊車司機勉為其難的答應將我們載到大禹嶺。

 

就這樣,我們到了大禹嶺。

才剛到,拖吊車司機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因為對方已經等得不耐煩了。

吊車司機大哥,只好推說一路上車太多

(其實晚上的高山公路根本就沒什麼車),誤了時間。

我過去擁抱他,感謝他為兩個陌生人所做的,

可是,他只是靦腆的推說他很忙,要走了。

但當嘉吟也過去抱他的時候,他笑了。

這一次,我看到他感到值得的表情。

這是我們應該做的,告訴他,

我們很感謝他為我們所做的,他是一個很棒的人。

這在他待會面對客戶的責難時會很有用,

同時也在未來,

他會繼續幫助下一個同我們一樣的受難者。

 

那授好事予人的,應受好事回報,那讓人能再授下一個好事予人。

 我們知道,只要那條高山公路上,哪怕只有一個肯一直援人的天使,

這條公路,決不會有絕難之人。

 

司機走後,我們推車去機車行補胎,

補好後,才發現我們竟然不見了五百元鈔票,

所有錢只剩162元,補胎要200元。

所以,我們欠老闆40元,剩2元。

還好他願意讓我們欠,

這就是為什麼可以搞到只剩2元的原因…。

 

 

 

 

第二個疑問是:〝Ψ〞的啟示到底是什麼意思?

 

答案二:

從我看到的那一天,到從梨山冒著失溫的酷寒,

騎回台北的那天早上,我都不解。

直到快中午,緯度越來越低,溫度越來越高,

在我們下到了梨山山腳下,準備要接北橫公路回台北時,

我突然明白了!

 

根本就不是要我們去另外一座山頭什麼的,

根本就是兩個字,

第一個字就是〝出〞,

因為山字凸了底,所以我才不會看做〝山〞字,

會知道是〝出〞字。

 

而第二個字就是〝山〞,因為我知道〝Ψ〞是〝出〞字,

所以我會問:為什麼少了下面的山呢?

其實就是要告訴我第二個字就是〝山〞。

當兩個字併在一塊的時候,就正是〝出山〞!

正好符合我想要下山將自己的作品、想法,

拿與其他藝術家『對等交流』的概念。

 

我想我是往自己臉上貼金了,

我又不是什麼古代的名軍師,可以『出山相助』、『出山濟世』,

只是很神奇的是,未來的旅程卻讓我得以助人。

但我必須強調,在助人的同時,我也受他們幫助,

我很感謝他們所教我的,以及讓我有幫助他們的機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勇敢‧愛】 的頭像
【勇敢‧愛】

【319騎跡】

【勇敢‧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