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訪 林懷民/雲門舞集】 

騎著車走在大台北的街道上,

我原本的恐懼換成了一種大病初癒的虛脫感,飄飄然的。

雖然心臟依然顫顫的跳動著,

但我知道是中中的事件給了我超越恐懼的力量。

 

半小時後,我們站在林懷民的辦公室大樓下,

就像只是去找朋友一般。

坐上電梯,按好樓層,

在電梯停下的那一樓,眼前,就是林懷民的辦公室。

 

走進去,裡面的舞團好像正在開會,

桌上放了一個服務鈴,我不做遲疑的按了幾聲。

一位很親切的小姐出來了,

 

我說:『我們是流浪台灣的藝術家,

目前正在拜訪全台灣各縣市的藝術家,

我們想跟他們交換創作的想法。

所以,我們要找林懷民。』

 

結果,秘書小姐很客氣的跟我們說,林老師他出國了,

並親切的告訴我們:

『下次要過來前,可以先打電話,這樣才不會白跑一趟…。

或者你們需要林老師什麼協助的話,才能幫得上忙。』

 

於是,我說了一段我這輩子不可能會說的話,

雖然是發自心底,但聽起來卻很囂張。

我輕柔的說:『喔,不,您誤會了。

其實我們不是想要他什麼協助,而是想來給他鼓勵。

如果我的想法能告訴他,他的想法能告訴我,

那麼我們就同時擁有兩個想法了。』

 

她聽完後,會心的笑了一下,並請我們喝杯茶,瞭解我們的故事。

就是從那時起,我的能力更強了。

 

我寫下了一句剛才騎車所聽到的啟示,

老友:知道真相的人,會知道,一切的差異都不存在。

名位,只是一種職業罷了 

 

嘉吟則寫著:現在,我想被你愛

正當我想將那張小紙條折些什麼花樣的時候,

嘉吟就將它揉做一團(她說,因為我現在的心情,就是這樣)。

 

最後,我們就這樣把留言交到秘書的掌心上,

並且囑託她,請保持原貌交給林懷民。

 

我們不預約的原因,是因為我們只是想做這件事情,

任何的結果都是生命所要給予我們的。

就如同我對秘書說:『沒有見到他,但我卻見到了妳。』

在那位秘書親切的告訴我們:

『下次來時可以先打電話過來,這樣才不會白跑一趟…』後,

我是如此回答她。

 

臨行,她還是很親切的告訴我們:

『如果未來想要林老師的協助,可以先打電話過來…』

就這樣,我們實踐了自己的諾言,

完成心聲想要教我的課程,下課般的離開了那兒。

 

 

【拜訪 魏德聖/果子電影公司】

趁著能量的餘蘊,我們又繼續去拜訪魏德聖在台北的電影公司,

來到小魏的大門前,門旁寫著『訪客請先按鈴,然後直接進入』。

於是我毫不猶豫的按了一下電鈴─『響起了一陣音樂』,

推開玻璃門,直接走了進去。

 

進去後,我告訴見到的第一位先生我們的來意,

在他瞭解後,他請了坐鎮公司的行銷總監接待我們。

 

那是一位很好、很親切的女仕,

她雖然正在忙、正討論著未來電影的事務,

但她還是願意撥出時間,陪我們聊了一下午。

這是一個很好的下午,彼此交換了許多的想法,我們也學習到很多,

並且請她將她體悟到的一句話親手送給我們

─『我們都是愚者,但世界是愚者創造的。』

 

臨行前,她還送了我們一份很棒的禮物,

是未來在電影殺青後會出的紀念酒,

我們倆很感謝她對我們的重視,並且十分感動。

 

『賽德克‧巴萊』是一部很有深度意涵的商業電影,

朋友們還是等到它上映時,親自去電影院感受自己的感受!

DSC_2240.JPG 

↑提案企劃書上的親筆贈句

  

DSC_2233.JPG 

↑『賽德克‧巴萊』紀念酒

 

離開了果子電影公司後,來到樓下車水馬龍的台北大都會中,

我的心漾起一陣喜悅,

我們成功了!

成功的實踐了自己想要做的事,

那份踏實、喜悅,讓我有種活著真好的感覺。

從小到大聽了太多太多的不可能,

直到我不再相信那些時,現在,我才能實現自己的可能。

 

【豐盛溫飽的幾天】

傍晚,帶著豐收的心情,我們回到了中中家,

中中和大嫂很熱情的款待我們,我們過了愉快的一天。

  

之後的兩天,我們也幾乎都在美食中渡過,

中嫂煮了很多好吃的越南料理請我們吃,

雖然身上只剩下四佰多塊,但是越沒錢的時候,

反而吃得越飽(這樣的經歷已經發生許多次了,之後更常發生)

 

【E-mail & Blog】

這兩天我們在中中家休整,

並且開始整理日記、首次建立我們的部落格。

不過,我還是會持續用Word檔的方式,

親自寄E-mail給我的好朋友們,

那是一種特別的珍視感,

因為畢竟部落格是大家能隨意上下的地方,

總是少了那份專程送達的溫馨感。

 

未來,隨著旅行日記越寫越多,

我們打算將舊的日記放在部落格上,

而新寫的,還是要親自寄給我們的朋友們,

等未來有空再慢慢的放上部落格吧。

 

我們希望親愛的朋友們能夠知道我們的一手消息,

而還沒認識的陌生朋友,可以在部落格上認識我們,

期望能有更多的人能夠用自己的力量活出自我,

那必是一條快樂的道路。

 

【相信‧心】

不過這兩天,中中家又發生了一件事情,

由於他先前借錢的朋友已經讓他一延再延還錢的日期,

那天,又到了第三次答應的還錢日,中中實在很為難。

眼看朋友就要來家裡面了,

我心想,乾脆把我的相機拿去當,

再怎麼說我當初連鏡頭也買五萬塊,

當個一萬塊先借中中,總是有的吧,

不過中中他怎樣也不願意…。

 

【嘉吟:】後來,我在一旁聽完後,

很強烈的感覺到我要幫他,是我,我要去做。

可是當時我又想,是嗎?真的是我嗎?可是………,

經過一分鐘的思考後,心依然如此。

於是,我便默默的跟小魯說:『我可以幫他。』

 

小魯問:『妳怎麼幫?我們現在還有價值的,

就只剩相機或筆電而已,只能拿那個去當。』

 

我說:『不是…,我還有一萬元,但我都沒跟你說,

因為我一直不想用到那筆〝小小小的存款〞,

那是大學時代拿到的獎助學金。

雖然它真的不多,

但…我一直不想用到它,除非、除非是非常情況。

所以…就連前幾次經歷的那些緊急狀況,我也一直都沒提,

不是我自私的想要佔為己有,只是我覺得我們還用不到。

我的心,很清處明瞭的告訴我,

就算只剩二百多、二元、四百塊時的那些時候,都不是絕境,

不會因此而餓死或走頭無路,絕對不會!所以我不擔心。』

 

但當時…,我的心很強烈、直覺的讓我感覺到

『我可以,我可以幫他,

現在就真的只剩我可以幫忙了,我需要把那筆錢領出來。』

雖然,這是我第一次與他朋友中中見面、認識,

算算也才三天吧,但那無所謂。

就算這一萬元借出去後,我們真的毫無半毛積蓄了

(唯一剩的只有身上的四百多元)

但我的心強烈告訴我:做就對了。

 

於是,在我跟小魯說完,

讓他不知所措、嚇一跳並掉下下巴的同時,

我準備出去領錢了…。

 

翻找著提款卡,突然間有個『剉屎』的感覺衝入我的腦袋裡,

完了!我根本沒把那張卡帶出門旅行,我放在麥寮,

因為當時我根本就完全沒打算要用到它,

所以現在就算有這筆錢,也無法領,幫不了了。

 

怎麼辦??!!可是我已經跟小魯說我要去領那筆錢幫中中了,

而且心也叫我去做這件事,怎麼會這樣呢?

當時我慌了一大下,但心的感覺依然堅定(此時我納悶了…當依然深信它)

 

慌亂中…我忽然想到上個月還在合歡山、梨山一帶時,

讓媽媽知道了我正在做的這件事情,而基於母親愛女的心,

她說要匯一萬元給我,怕我危急時沒錢可用。

可是,當時我很堅決的跟她說謝謝、真的真的不用,

我可以自己照顧自己,請她不用替我操心、煩憂。

 

事至今日,我完全沒想到她到底有沒有匯錢這件事,

因為我心裡真的不希望她匯錢給我,

不希望她還要為我而多花錢或有負擔。

而且那時我想說若真的有,依她謹慎的個性,

一定會知會我一聲,所以便完全不在意這件事了。

只是,我因持續感受到心的堅定,所以進而想起了這事。

 

或許…說不定真的有希望,或許…媽媽真的有匯給我,

或許真的會有奇妙的事發生…或許…。

於是,我帶著自己的卡片和信任心的心,出門了…。

 

到了提款機前,心 蹦蹦──蹦蹦──的跳著,

先查看了餘額,是10,013,我再仔細的算了二次,

個、十、百、千、萬,沒錯,沒錯,真的有一萬元耶!

哇!天啊!真的有耶!好棒喔!太好了!

媽媽她真的有匯給我,我的心說的真的沒錯,

依照它給我的,不用害怕,只要相信它,

相信自己靈魂告訴自己的聲音,就對了。

 

於是,我趕緊帶著一萬元,興奮的騎回中中家了。

那時我不想媽媽匯來給我的一萬元,竟在這種時候,

巧妙的用上了,我完全沒想到過…。

 

回去後,我突然領會到,錢是什麼?

它是個介質,它是愛!

是小魯媽媽怕我們餓著的生活基金,那是愛。

是我媽媽希望我溫飽平安的急用金,那是愛。

是我們希望中中能過的更好的心,也是愛。

其實,錢,不雍更不髒,它是愛流動的化身。

 

一萬塊?!在嘉吟默默的出去後,我震驚不已的反覆著這句話,

她還有一萬塊?那如果當時我真的在山上跳厓自殺那不是白死了?

 

嘉吟回來後,她把一萬塊拿給大嫂,

看著他們一家人都鬆了一口氣,我們也跟著鬆了一口氣。

只是嘉吟告訴我,她的一萬塊是媽媽匯給她的,而非是她的獎學金。

我這時才想起那天在梨山的事,

我的心知道,一切都是安排的如此巧妙,

愛,讓一切都串聯在一起,

感謝嘉吟媽媽對她的愛,讓中中家也能感受到她倆的愛。

 

在知道了原來還有這筆救難金後,隨之它又給真正需要的人。

而我知道,我們現在又歸於貧窮,但貧窮也正是我們現在所需要的,

所有的錢都剛剛好足以支給我們的生活,除此之外,我們別無餘錢。

這,讓我想到Teresa德蕾莎修女這部片,

我告訴自己的心,很感謝它引領我走上正確的路,

我們窮的很幸福…。

 

隔天,在我的建議下,中中和大嫂帶著妹妹與我和嘉吟,

一起去他們先前所拜的十八王公還願,

因為他們有這個責任去回謝一下,畢竟他們受到了協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勇敢‧愛】 的頭像
【勇敢‧愛】

【319騎跡】

【勇敢‧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