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訪 幾米/墨色國際股份有限公司】

星期五,我與嘉吟開始繼續進行我們想做的事。

於是,拜訪又開始了。

 

一大早,我們首先前去幾米的辦公室,那是一棟摩天大樓,

首先通過挑高的大廳,跟警衛先生換證,

之後坐電梯直達幾米公司所在的樓層。

站在那明亮的玻璃大門外,再一次的按下對講機上的按鈕,

對著對講機說明了我們的來意後,出來了一位小姐,

玻璃門打開了,她問我們是否跟幾米有約?

當然,是沒有。

於是,她告訴我們,幾米他現在不在這,而且平常幾米也不在這邊創作。

她請我們到華山展覽館,可以去那裡找幾米的秘書,同時參觀一下幾米的作品。

 

這位小姐是一個很親切的好人,

她告訴我們,她從來沒有遇過直接說要來找幾米的人。

我說:『那幾米在台灣一定很寂寞』。

因為台灣有許多人在從事藝術,

卻少有將從事藝術過程中所體驗到的哲理,

直接的實踐在生活之中,可想而知幾米的寂寞了。

 

我送了幾米一張便條紙,

上面除了有我的姓名及E-mail外,還寫上一句話,

這是我的心剛剛才告訴我的:

『藝術家的個人藝術,是為了啟發每個人的藝術』

 

藝術,是讓人自由的一種方式,

它也攸關於愛與智慧,它與各行各業都一樣。

在世間所有的路中,尋、走自己的心路,

最終歸於所有事物的原點,原點才是重點,並非所行之路。

所以一位修理機車的黑手,他也是藝術家、尋道者,

透由他在修理機車的過程中,去領受他的心所給予他的指引和解答,

就像我的心所給我的指引和解答是一樣的、平等的、相同的,具有同等價值的。

 

 

【拜訪 吳念真/影像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離開了幾米的摩天大樓,我們繼續去另一棟摩天大樓,

這次我們去找吳念真。

到了他的大樓後,我們直接走到了電梯間,豪華的電梯間裡有六台電梯,

可是,每一台都需要刷通行卡才能搭乘。

於是我們等待有卡的人,好不容易等到後,

一台是上樓的,但已經客滿了,

另一台卻是下樓的,後來刷卡的人乘電梯先下樓了。

 

於是,我們索性就走旁邊的樓梯爬上六樓,

到了六樓,對的地址,卻不是對的公司名,

但我們依然直接按鈴。

二秒鐘後,電子鎖的門自動打開了,我們走了進去,說要找吳念真。

只是,那根本就是另一家完全不同的公司,

公司的小姐還以為是吃完中餐回來的同事,所以才開門的,

在我們說明來意和原因後,她們沒辦法給我們什麼訊息協助,

不過還是很謝謝她們的耐心。

 

於是我們走出公司,下了樓梯,在門口請問管理員先生,

才知道吳念真的這家公司,已經在三年前搬到內湖的科技園區內了,

那可是一個大地方,在網路找不到他新地址的情況下,我們決定繼續前往下一站。

 

【拜訪 果陀劇場】

下一站,我們到了果陀劇場。

坐上電梯,來到果陀公司的玻璃門外,

我們跟裡面的一位先生表明我們的來意,

不過他表示公司內的導演和幹部都不在公司。

我們原本想說就算如此,還是可以和他交流一些藝術的想法,

但是他有事很忙,所以我們就出來了。

 

【拜訪 李國修/屏風表演班】

之後(很抱歉讓大家看流水帳,但是這些都是真實的情況),

我們又前去木柵找屏風表演班的李國修。

這次,是在地下一樓,

到了門口,按了門鈴,我們受到很親切的招待。

那時,李國修正和另一位導演在開會討論劇本,

而接待我們的是一位親切的女仕和另一位黃導。

 

我很高興的分享了剛才想到的〝一分鐘藝術表演〞,

一分鐘藝術表演,是以帶動每個人的藝術為概念。

在來找李國修的路上,我坐在機車後面吹著口琴,

那時我們正在機車待轉格等紅綠燈,

我的琴音,引發了人行道上等紅綠燈的媽媽,也展現起她的舞姿。

雖然只是幾個輕小的舞步動作,可是我們都很高興的分享彼此的快樂,

也給彼此展現自我的自由。

 

如果這個概念能夠傳達出去,只要讓這個社會接受就好,

那麼每個人都可以在等紅綠燈的一分鐘內,

自由展現自己所會的才藝、分享彼此、自由展現自我的快樂,

得到免費的舞台、得到也同時是表演者的觀眾肯定。

 

重點是快樂,免費的快樂,不需電視、媒體、商業、消費的快樂,

就像原始部落的人們一樣,到處都充滿歌聲,

用歌聲、舞蹈、任何的形式來愉悅自己,同時也分享快樂給他人。

愛、快樂、自由是免費的,就像我們的生命一樣。                

很感謝黃導他們願意,也很有耐心的聽我們說話,同時也分享自己。

 

【貝果‧咖啡‧口琴】

從木柵離開後,我們到台灣大學旁的麵包店,買『貝果』,

同時跟老闆請教台北市文化中心要怎麼走。

他親切到竟然直接上網幫我們找資料,並印出來給我們,

還請我們喝咖啡,而我實在無以為報。

於是,當場吹奏一曲口琴以表達感謝之意,

曲終,他們也很捧場的給予熱烈掌聲,

老實說,那比拜訪藝術家好玩多了…。

 

這天是星期五,我想趁著台北市文化局沒休假、下班之前趕到,

我想請教有關考街頭藝人的問題,以及台北市的其他藝術家。

只是,才騎出麵包店沒多久,

嘉吟說她想去剛才麵包店老闆介紹的地方看看。

 

貝果老闆告訴我們,在離他的店不遠處,

有一間藝術家聚集的地方,要我們可以去那裡看看。

 

可是,我趕著要去文化局,因為他們快下班了,

如果今天不去就要等到星期一,而我們星期日就想去桃園了。

於是,我問我的心,但我的心什麼也沒說。

於是我又問嘉吟,是妳的心告訴妳要去那兒嗎?

嘉吟說是的,所以我聽從她的話,

在下一個路口處,迴轉回去,去了那裡。

 

【經‧清真寺】

迴轉走了一點路,經過了一間古老的清真寺(在台北很有名),

我們下午要去木柵找李國修時就經過一次,

那時我的心告訴我,要我來這。

天啊,要我來這?清真寺?為什麼?那根本就沒什麼道理嘛,

更何況如果他們要向我傳教,那一定要耽擱很久…會誤了行程。

我頭腦的理性這樣告訴著我…。

 

第二次經過這裡,我的心又告訴了我一次,要我進去。

但,我還是拒絕了,於是我錯過它,來到了嘉吟想去的藝術家聚集地。

到了那裡,我們發現,它是一處很有氛圍的店,

裡面給人煮茶品茗,有許多人在裡面泡茶談天,

可,和我們想的不太一樣。

 

【停‧法國工廠】

所以我又問嘉吟,妳的心怎麼告訴妳下一步呢?

她說她想去旁邊的那家『法國工廠』,

那是一間錶框店,進去裡面,堆、掛著各式各樣的複製畫,

主人的紅貴賓,很熱情的撲到我們身上吠出歡迎。

 

老闆是一位在台灣待了二十年的秘魯人,

現在除了開錶框店外,同時也教法語和西班牙語。

我們在那兒欣賞、聊天,就這樣在那待了半個多小時,

直到老闆要為小朋友上西班牙語課,我們才離開。

 

我問嘉吟,妳的心怎麼告訴妳下一步呢?

她說,沒了,它沒說什麼,我也不知道要幹麻。

 

出了店門,我的心第三次告訴我,去清真寺。

搞了半天,兜了一圈就是要我去那嘛!

雖然不知所為,但是我還是告訴嘉吟,

我的心告訴我要去清真寺。

 

【回‧清真寺】

清真寺離這只有幾條街的距離,我們用步行的方式,向它走去。

一路上看到了許多像是中東人的外國朋友,

還有一群黑人正圍著在下西洋棋。

走著,走著,在離開騎樓後,清真寺的尖塔緩緩的矗立在我的眼前,

背後映著一片黃昏的雲,灰灰的,灰灰的……。

 

一瞬間,我平靜的心,激起了一股億萬的鄉愁,一種回家的感覺。

那感覺,我當時無法形容,我的腦海一片空白,

我不解那份情感,那根本就不知從何而起,

伊斯蘭教?一個我完全未知的宗教。

 

那感覺就像我摸著、抱著合歡山上那棵傾倒神木的感覺,

像被愛著,像抱著父母、像回家了……。

只是那感覺更濃烈,使我哭著進去寺堂。

 

我一邊哭著,一邊走進去,

大門、前院、前廊、堂門、前堂…。

我在寺的前堂矗立,流著淚,

我不知我來這幹嘛?我不解我為什麼哭,

我是瘋了嗎?

 

在那兒等了一會,來了一位親切的長輩,

他說歡迎我們參觀,如果有什麼想瞭解的話,我們可以再問他。

當然,我們沒有去,

因為我根本就不知道要問什麼,就連我為何而來都不知道。

 

於是我們走了出來,準備回家,

很巧的,一輛車開了進來。

我們在清真寺外的院中,那車在停車,

正在我們出口的不遠處停好,

車上下來了一位像是回教牧師的中東人,

他穿著白袍,包著白色的頭巾(很抱歉,我對伊斯蘭教認識的粗淺,讓我只能這樣形容)。

他很親切的同我們打招呼,問我們,有沒有人帶領我們參觀過,

我說沒有,於是他很自然的要我們跟他來,

我的心告訴我跟著走就對了。

 

所以,我們又跟著他回到寺中了,

來到了辦公室內,又見到了剛才的那位長者,以及其他許多不認識的長者,

說真的,很緊張,

因為我們也不知道到底進來幹嘛,只好說是來參觀的。

 

正好,就這麼正好,

他們正到了第四次的祝禱時間(一日五次),

於是那位長者要我們到前堂,可以觀看他們的祝禱儀式。

 

因此,我們來到了前堂,

面前是一片莊嚴的木牆,牆裡是伊斯蘭教堂,左右邊有兩扇緊閉的木門。

由於我們不是伊斯蘭教徒,所以不能入內。

剛才領我們進來的牧師正誦唸著如聖樂般的經文,告知大家趕快來行祝禱,

那聲音,宏亮、飽滿、祥和又充滿力量,迴

盪在整間教堂和我的心房。

 

不知為何,我的淚又不停的掉了下來。

 

我們坐在右邊木門前的兩張椅子上,

長者很好心的為我們打開了木門,讓我們可以從外面見到他們的祝禱儀式,

那是我第一次見到伊斯蘭教的禱禮,

大夥不分職業、年齡、地位…,兼併肩的站在一起行禱禮,

我也看不懂什麼,只是心中的的情感讓我一直哭…。

 

我很少這樣哭過,

除了看完牧羊少年的奇幻之旅後,我也僅如此哭過一兩次。

我也不知為什麼,那時,理不清。

 

禱禮結束後,另位伊斯蘭教的長者跟我們講述了許多有關於伊斯蘭教的事,

很感謝他讓我們學到了很多。

 

出來時,天已經完全黑了,

我再一次的望著來時初見的尖塔與夜的黑幕,

再一次像初來般的哭泣。

 

走回牽車的路上,我漸漸的明瞭心中那讓我哭泣的情感。

那感覺,就像我歷經了千百世的拔山涉水、

渡過一次又一次、一關又一關的苦難,

最後回到了自己的家門。

 

那鄉愁、那喜悅,

那一刻,全都崩了開來…。

 

【婚禮‧教堂】

坐在機車的後座,那感覺漸漸的消失了。

老實講,我真也不知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

經過一間胡椒餅店,我們下去買了一塊胡椒餅,

正想著在哪吃的時候,抬頭一看,旁邊又是一間諾大的教堂。

 

教堂外正在做著聖誕節的裝飾,

我心要我去那吃,

走到教堂外前的廣場,坐在花圃旁,

一邊欣賞著耶穌與聖母瑪利亞的人板,

教堂外的裝飾似乎正在講述某段聖經故事。

 

吃完後,嘉吟要我跟她進去看看,

我們請教在門口的小姐,得知原來今晚教堂的二樓正好在籌備婚禮,

所以教堂才持續開放到現在。

又是另一次的巧合…

 

於是,我們走上二樓,坐在教堂內許多木製長椅的其中一排。

前面有幾位朋友正在忙著裝飾婚禮現場,

我拿起前排的聖經觀看,

那一頁正好在講述一對新人新婚的詩篇。

 

我早已見怪不怪了,很感謝這一切的安排,

我知道祂要給我什麼,─愛─,

要我有被愛的感覺,給我安慰。

 

我很滿足的知道我走在路上,

我很開心,

兩個不同的宗教,給我相同的東西。

愛,愛讓這一切相同,我追尋著那相同…。

 

我還是太幼嫩,在這條路上,請引領我走上真理之路。 

如果我走的不是真理,請讓我在成功後挫敗、…。 

 

我還是不太解這天的意義,

我想我是個笨蛋,常看不懂心所給的啟示。

但我很高興,我正被愛著,就像所有人一樣。

 

【感謝‧朋友】

晚上,我打了通一直很不想播出去的電話,給了在台北的老友。

很抱歉的請問他,是否可以讓我們先向他借一千元。

沒想到,他很慷慨的就答應了…。

 

隔天一早,他除了依約外還親自的過來找我,

並且主動地多借了我們一千,共二千元。

我們真的、真的很謝謝他義不容辭的幫忙。

 

【拜訪‧柯錫杰】

我們騎了一個多小時的車,

從萬華到淡水,去找一位老攝影師─柯錫杰。

在淡水找了一陣子,開始飄著細雨,

終於,在一處山腰上,找到了一區氣派的住宅區。

我們向門口的管理員先生,表明想做藝術交流的來意,

他幫我們打電話上去他家聯絡,只是他不在家,沒人接聽,

我們留了一句話和姓名、聯絡方式給他,離開了那兒。

 

【逛‧淡水老街】

回程我們覺得無聊,就乾脆在雨中逛淡水老街。

吃了一些好吃的東西,

在一家餅店,重覆的排隊,試吃了幾遍他們請客人試吃的糕餅,

真好吃,而且很飽。

在土耳其冰淇淋的攤前,看他展現轉冰淇淋的技巧。

站在雨中對著淡水河吹口琴,去吃十元的特大隻霜淇淋…。

總之都是一些跟吃有關,跟藝術無關的事,

說來也慚愧…。

 

【探視‧老友與父母】

星期日,看到中中一家都笑呵呵的,我們也很開心。

早上,去找在台北的老友,好久不見了,敘敘舊…。

同時他也分享了許多他很棒的想法,讓我們學習。

跟朋友分別後,

我們回到了位在萬華的家,回去看看父母親,

同時把果子電影公司創意總監送我們的紀念酒,送給我爸爸。

 

【前往‧桃園】

待了一會後,我們回到中中家,準備行囊,開始繼續踏上旅途。

原本有打算去找蔡明亮的(在永和),

但是今天是星期日,他和朋友合開的咖啡廳休息,

所以我們就直接前往桃園了。

 

至於去桃園後的事,那又是另一段故事了…,

To Be Continu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勇敢‧愛】 的頭像
【勇敢‧愛】

【319騎跡】

【勇敢‧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