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壞了】

今天,是我們一個禮拜一次的休息日

(我們一個星期慢跑六天,慢跑不吃晚餐),

所以我們到夜市找一些便宜又好吃的零食當休息夜的餐點。

但…,等吃完東西、回去牽車時,

發現滿油的狀態下,車子又發不動了,

 

在滿是汽車、機車、人潮的桃園街道上,

我推著整車的沉重行李,想去找一間不知在哪的機車行…。

問了幾個人,推了好幾條街,

不時要躲避車流、人潮,卻又走錯路。

早上的感覺,又全回來我的心裡,

而且比起早上,情況更困難。

我的心告訴我,留意自己的情緒,

這是考驗,而且這次不會再這麼好運。

 

這一次,我很冷靜。

因為我才剛體會了早上的課程,

我知道我能從中讓自己成長,

學會真正做到控制自我的情緒。

於是,我們最後總算推到了一家機車行,

機車行的老闆人也不錯,幫我們看了一下後,

同樣都說是汲油器的問題,

 

而這次,非修不可了,要花1300元。

因為老闆有幫我們試著換上別人換掉的舊汲油器,

也冒命用他的嘴巴直接吸油管,

 (我們看到後,非常的過意不去)

但…都毫無所動…。

我知道是早上的好運,讓我的汲油器可以撐到拜訪完。

但是,晚上我得面對,

 

只是…現在真的沒錢了,錢根本不夠,

身上總財產只有508元,

再加上立刻去領出中國信託那僅剩的500元,

也只能湊到1000元,

還差300元,怎麼辦呢?

車是一定要修的,否則我們的旅程就會完全中斷了。

 

在中中家的時候,中中有辦信貸,

這一次真的是銀行(不是詐騙集團或地下錢莊),而且也順利下來了,

1127()才能拿到,他說到時候就可以全數還我了。

 

今天是星期四,所以我打電話問他,

他是否確定明天可以還我,他說要等到下星期二。

我相信他一句話,

所以我會跟朋友借到下星期二為止的生活費。

中中他其實也很關心我的現況,

他也說如果有事他現在立即就來桃園。

但是,我相信他來還我的錢又是要跟朋友借,

我很希望他能離開舊的工作圈子,

去活出自己的路,不要再牽扯沒完。

最後我要他放心,我會自己處理。

 

於是,我打給另一個在台北的死黨,

他為了我好,告訴了我一些中中的事,

也說如果再借他,那他也不會借我了。

我知道這是人之常情的想法,更謝謝他關心我,

他借了我三千元(我向他借二千,但後來他又主動多匯了一千給我)

 

 

【謝謝你 死黨】

感動的是,在我掛上電話的五分鐘後,他就打電話來告訴我,

他已經匯好了(那時已經晚上快十點了)。

我感到一股強烈的被愛感,

我很感謝他為我所做的,那不單單是借我錢罷了,

而是一種愛,那愛,讓我更有力量!

謝謝你,我的老友,非常感謝!

 

【抵押】

我想,如果他是今晚匯的,那應該明天上午就可以拿去還老闆。

但是,我要用車載行李,

所以不能壓車在這裡,畢竟機車行離公園太遠了。

 

1300元的汲油器,

我們把錢包裡所有的零錢,

再加上嘉吟又將中國信託最後所剩的500元領出來,

總共湊足了1000元,

在還欠300的情況下,我們打算壓相機在這裡,

不過老闆他不敢收。

所以,後來好心的老闆,

讓我們寫下借據,留下姓名和電話,

相信我們,讓我們先騎著車離開。

 

我們先去領領看朋友匯來的錢收到了沒有,

沒想到竟然收到了。

本來想直接拿去還老闆,

但是看看時間,他應該在我們離開後就關門了,

所以我們決定要等到明天一早拿去給他,

並且請他吃剛出爐的金牛角。

 

回到新涼亭,我躺在入深夜的涼亭睡袋裡,

心裡回想著這一天,這還真是有趣的一天。

 

【金牛角】

隔天一早,我們就先去領了1000元出來,

之後等金牛角出爐,買了100元的金牛角,

帶著到機車行還錢並且將金牛角送老闆,

但是他怎樣也不願意收,

我們尊重他的決定,於是便自己拿回來吃了。

真要感謝他,要不是他,我們也根本不可能去買金牛角吃,

而且還買這麼多,花100元當中餐吃飽了。

 

【公園超多】

隔天早上,嘉吟打電話給第三位協會的理事長,

只是她不在,電話那頭的小姐說他去上課了、說她很忙,

要我們下禮拜再打過來約。

所以,就算了,不強求。

 

桃園市的公園很多,異常的多,

但藝術家卻沒有相等多量,這點很可惜。

在街上四處尋找可能是藝術家的工作坊,或是有不同想法的店。

在一天半的嚐試後的星期六,我們決定離開桃園,

在桃園待了快一個禮拜,我想也是夠了。

 

【半路攔截】

星期六中午,我們正要去吃中飯,

在店裡才剛點好餐,我就看到一位揹著吉他的先生,

我想在桃園沒有得到足夠的東西,

而且截至如今,我們還沒跟音樂家聊過天,

所以,就走過去叫他。

他正好付完帳要走出店門,

 

我叫了他一聲,二聲,他沒聽到,

眼看他已踏出店門了,我乾脆就從背後拍他,

他回過頭來,我問他:『你是不是音樂家』,

他很謙虛的說:『他只是在教吉他』,

於是我們在店門口談了半個多小時,

他分享了許多他的想法讓我學習,

很感謝他願意對一個陌生人分享這麼多。

 

半個多小時後,我回到店裡,此時嘉吟都已經吃完並等很久了…。

我們再一次的用電腦查了一下桃園的藝術家資料後,決定前往新竹…。

 

【奇妙的 下段旅程】

下一段,新竹市的旅程是截自目前旅程最不可思議的一段,

可以說根本就是在拍電影,充滿了許多有趣的巧合,

我的心在那裡產生了最大的共鳴。 

 

我必須誠實的告訴親愛的朋友們,這一切都是真的…。

To Be Continu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勇敢‧愛】 的頭像
【勇敢‧愛】

【319騎跡】

【勇敢‧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