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2991修過.jpg 

【緊不緊】

12月266日(星期六)一早,我們依然到竹東圖書館報到,

平常我們常待的圖書館二樓,

因為有舉辦『嘎嘎劇場』活動,

所以我們移到了另一棟的『書庫』。

 

中午,中中打電話來。

原本我心裡想,應該是上天派他來還我錢,好讓我們繼續旅途的。

沒想到…,

他開口的第一句話是問我:『魯哥,你現在手頭緊不緊?』

老實講,我真的火大了,

因為他根本就沒搞清楚我們現在的狀況,

不然怎麼還會問我手頭緊不緊?

我們根本就已經是山窮水盡了…。

 

我回他:『你會不會太誇張?

 你知道你上次來竹東找我的前一天晚上,我差點要在紅磚屋割腕自殺了, 

你似乎完全不瞭解我們現在到底是什麼狀況?

 你知道,那天你來,是救了我一命……』

話沒說完,中中的電話就斷訊了…。

 

我不能怪他,因為我也與他一樣,

聽許多人訴說自己的事情時,完全是有聽沒有懂。

感覺就像好像與這世界的所有人,都隔著一道一百公分厚的防彈玻璃,

所有人的情緒都傳不進來,而自己的情緒更傳不出去。

兩個人在一起,就有二百公分厚了…。

 

這樣的狀態,讓我很容易在自己的玻璃後面,猜想整個世界,

憑藉著自己的猜測,起伏自己的情緒,由我的情緒來分類人的好壞,

而讓我情緒起伏的是,所有人也如此定義我的好壞。

我是一個痛苦的人,我想這是所有痛苦人的通病,

但,又有誰永遠快樂呢?

我在找這個答案…。

 

總之,我生氣了,生氣就是做了一件錯事,

只是當時在氣頭上,沒人認為生氣是錯的。

結束了電話,我還是在氣…,

過了一會兒,我的氣稍微消了一點點,

我想做些彌補,以免搞砸了我對中中所做的一切。

我傳了第一封簡訊給中中:

『我只是想謝謝你,上次救了我一命,這是真的!你救了我一命!』

 

再過了一會…,我又傳了第二封簡訊給中中,

我想讓他瞭解我們現在的狀況。

『你給我的一萬塊,我是這樣用的:

3000元用限掛信的方式先還彥興錢,限掛32元。

中華電信無線網路二個月沒繳,繳了2358元。

我的手機二個月1423元。嘉吟的手機677元。

買之前在桃園的陽明運動公園,被人倒掉的所有煮飯醬料589元。

上次和你們去內灣花了783元。

這七天所有開銷,二個人用654元。

身上連先前剩的268元,到現在僅剩752元。』

你還記得,我們那天在逢甲的拉麵店吃飯時,

身上為什麼會有水果刀可以切肉嗎?

你要是沒有給我考上公司司機,我死了一定會去找你。

還有,離要你花錢的壞朋友遠一點,

一個月後沒我消息,就把這當遺言吧。

別當我是在開玩笑,星期一我會把五百塊匯到燕嫂的帳戶裡,

這是我所有的了。』

 

簡訊的原文如上,我傳完後給嘉吟看,

她說有關公車的那一段,不好,感覺是在威脅他。

我知道我做的不好,因為我還在生氣,

我問自己,我是愛他呢?還是恨他?

我知道自己是在恨他,很簡單,那我所做的一切都會是錯的。

 

我做錯了事,我對中中使用了恨的作為,

雖然我很努力隱藏,但最終什麼都藏不了。

愛,永遠會招來愛;恨,永遠會招來恨。

只要看你對他人做完了那事後,他人對你的愛、恨反應,

就可知道,自己是在愛他或恨他的情況下,做出那事。

但不用等中中反應,我的心已經告訴我,

我是在恨他…,我做錯了…。

我不想,也不能隱瞞,我做錯了。

 

騙的了人,騙不了心。

然而,每個人都有心,

只有誠實的人,最自由。

 

【自尊心】

中午,我們煮好飯、吃飽後,

在收餐具時,看到垃圾桶旁邊有一些便當。

便當盒,已經被疊好放在垃圾桶裡了,

而旁邊還有一個塑膠袋,我打開看了一下,

裡面有許多吃不完的飯、吃剩的雞腿、

半顆滷蛋、一片香腸、一塊肉片、酸菜粒…

全都是好幾個吃剩的便當集合在一起的食材。

 

我的自尊心作祟,而且也吃飽了,

所以並不打算真的要吃它們。

我叫嘉吟也來看,

看完後,嘉吟卻覺得那些是可以吃的東西,

是今天中午才做出來的便當,

不是臭掉也沒有壞掉,只是吃不完才被丟掉的,

如果因為這樣而被丟棄,那才是真的浪費了。

於是她把吃過的滷雞腿骨頭挑掉,剩下的決定留做明天中午吃,

這樣又可以省下一頓飯錢了…。

 

我的自尊讓我並不想要吃它們,

因為那是許多人吃剩的,是所有吃剩飯菜的大雜燴。

但是,我的心卻要我吃,要我嚐嚐那滋味。

但當時,我真的吃不下去,

雖然嘉吟已經吃了幾口,可是我還是吃不下去。

我埋怨著我的心,為什麼要讓我去做這事呢?

  

  

【平息】

傍晚,在圖書館待到五點關門後,

我們為了要趕著離開滯留過久的竹東,

所以繼續前往麥當勞寫作。

嘉吟因為不小心拔到一位看似是老師的筆電插頭

(他筆電沒裝電池,可想而知突然關機的心情)而挨了罵,

不過嘉吟做的很好,她一再的跟對方道歉,

縱使他不停的罵她,並說她沒有家教、賠不賠得起…等難聽的話,

她都沒有生氣,

最後,終就平息了一場紛爭。

這就是為什麼我總覺得嘉吟在愛的路上做得比我好多了的原因,

她就像海棉一樣可以吸收恨的衝擊,

也正因如此,我可以瞭解愛的偉大,

並且將我的信念之刃交由愛來引領。

 

行為,比言語更能傳達一個人的真實心境。

我除了話比她多之外,還有太多要跟她學的。

愛、犧牲,對我這種仇恨又自私的小子,要實踐真的要很努力,

但是我很高興我能學著這樣做,希望未來我能做的跟說的一樣多。

  

  

【是飯酸還是心酸】

在麥當勞,嘉吟用著部落格時,我在一旁趴著睡覺。

睡了一會後,有點餓,起來看嘉吟還在用電腦,

旁擺著那包吃剩的中午飯菜,

我打開塑膠袋,

看看裡面還有幾口飯與半片香腸、半塊肉片、半顆滷蛋。

拿起鐵湯匙,我舀了一口飯往嘴裡送,

飯沒有酸,心倒是很酸,

漸漸的…,飯的滋味在口中傳了開來,

我告訴嘉吟,飯其實很好吃,

嘉吟也覺得本來就很好吃了。

原本的心酸,慢慢轉成了感謝,

感謝有人將它們丟掉,讓我們可以多吃一餐。

原來,富人的浪費是可以給養窮人的生命,

如果沒人浪費,那街友就餓死了,

我想如果真的沒錢的話,

我們可以去餐廳的垃圾桶撿便當來吃了。

  

  

【小刀事件】

晚上快十點,我們決定要回紅磚屋了,

那時因為我剛睡醒,所以心中什麼雜訊都沒有,

我知道那時所做的一切,都是反應我內心最直接的行為。

走出麥當勞,

我看見我們的摩托車上被塞了一罐喝完的飲料杯,

我直接拿起來,往馬路一丟,

回頭,又把它踢開,同時操了一句三字經,

我看到麥當勞外有幾個看似不良的人聚集在那裡,

他們一齊看著我,我掏出右邊的水果刀,拉開它,

若他們衝來,我便朝喉嚨割去,心臟刺去…。

 

雖然只有短短的數秒,但我很清醒的知道自己會真的動手,

因為我根本已經做好了動手的心理準備,就等對方衝過來,

而且丟杯子、罵髒話,我都已經先做在前了。

那時我的心裡沒有緊張,一切都很平靜,

彷彿與一群人廝殺就像是吃薯條一樣的平常事。

 

回到紅磚屋,我驚魂未定,

因為,我被我自己嚇死了。

一直以來,我都知道剛睡醒時,是我做事最直接的時候,

所做的全是我內心真正最想做的事情。

所以,一直以來,

我內心最想做的就是跟看不起我的人廝殺,

而現在,我受了更多的磨練,也更有『力』了,

如果我沒有掌控好,會非常、非常的危險。

 

這次的『小刀事件』,心讓我學會了三件事:

1:我自己潛意識真正最想做的事,

是與看不起我的人、傷害我的人、跟我敵對的人,廝殺。

如果我不能學好控制自己,

則這更大的力量,會能助益更多的人也同時能傷害更多的人。

2:所有的人都可能因為一時的衝動而做大錯事,

縱使他先前是多好的一個人。

而做錯事後,他很難獲得社會的原諒,

最終他就被定義成壞人。

3:我的承受力已經到達了極限,

先前在新竹,心要我回合歡山就是為了這個,

為了要讓大自然再一次的澄淨我的心,

只是我一直都不聽話。

 

 

【承認的力量】

老實講,要跟大家這樣分享自我真的很難。

但,這就是我未來的心路。

真實的分享行路的歷程給想要行路的人,

所以我必須將難堪的醜陋暴露給大家看,

因為我相信,一旦願意承認自己犯錯,

就有在未釀成大錯前,改變自我的力量。

 

心,告訴了我很多關於好人變壞人的事,

也讓我瞭解了什麼是壞人,壞人怎麼產生的。

幸好,這是一場安排好的生命劇,

不然我可能已經在牢中當殺人犯了。

我知道,這是一個終極的考驗,誰叫我衝得太快…,

直到如今,我都心有餘悸,

如果衝突真的爆發起來…唉,幾秒鐘,就可決定人的一生。

有多少人就是過不了那一秒,而一輩子變成牢裡的壞人?

出獄後受到更多因恐懼而來的歧視,

最後當氣累積的太多,又再犯錯,再進牢裡,

結果一輩子都在牢裡牢外進進出出,成為人人口中的壞人。

 

如果我去監獄,看見一個壞人,

那我為什麼可以定義他是壞人呢?因為我是好人?

但是我知道自己也有可能成為他,

而他內心中的好人,也正是站在牢外看他的我。

我發覺我是他,他也是我,

而真正的自由並非是牢裡牢外,而是學會愛、犧牲、諒解的人,

在恨裡,沒有人能逃過被囚禁。

 

中午時,在圖書館的書庫裡,嘉吟的正前方書架上,

就擺著三本『牧羊少年奇幻之旅』,嘉吟開心的指給我看。

我拿起了一本,坐在一旁的桌上,

又再看了一遍牧羊少年奇幻之旅,我哭得好慘啊,

我向心,強烈的祈求它不要遺棄我,幫助我找到真理,讓我得到。

晚上,心就給我回應,讓我看看真實的自己,

不然我要如何瞭解自己?並且在認清自我後找到應當努力的方向。

 

我親愛的朋友們啊,我必須老實地告訴你妳們,

在走真理的心路上,當你妳祈求的越用力,

它會給的多半不會是福利,而是考驗。

但…如果能過關,當然是更快接近真理。

可是像我這個蠢蛋,倒是看清了自己的嚴重缺陷─〝恨〞,

我只能說,它讓我知難而退。

但是別因害怕壞事降臨而不再祈求真理,

因為走在真理之路上,它所給的所有一切都是對的。

 

所以,未來的路,

還有好長、好長、好長的一段,我要走。

  

  

【舒緩劑】

12月27日(星期日),我們在圖書館的書庫裡又待了一天,

我沉浸在一本書裡,讓自己暫時忘掉竹東這段日子的衝擊。

夜晚,我們回到紅磚屋,

這兩天發生的事讓我的情緒又極度不穩定,

再加上身上的錢又只剩不到五百塊了,我們索性就決定今晚不跑步了,

因為那時我們最需要的是放鬆、是開心的感覺,

所以我請嘉吟出去買了兩塊雞排回來,我們一人一塊。

臥坐在雨中的紅磚屋裡,風呼呼的吹,

雞排的美味緩和了我濃烈的痛苦情緒,

這對我來說真的是很有用的『娛樂』。

其實我也知道現代人之所以放不開電視,也是類似我吃雞排的作用,

只是,若是時時刻刻抱著『舒緩劑』不放,

而遺忘了原本該走的心路,那就太可惜了。

 

各位親愛的朋友,當你妳們在走心路的時候,

內心有過多的痛苦時,應當找一件會給自己帶來愉悅的事情來做,

但不要會影響身體或精神的,

因為要保持清醒才能體會事物所帶來的訊息。

愉悅的事物會在當下和緩濃郁的情緒,快又有效,

只是不要反而迷戀上了『舒緩物』,最後忘了自己要走的心路,

除非那正是你妳的心路。

  

  

【謝謝你 羅志匡】

吃完雞排,我打電話給國中朋友─羅志匡,

請問他能不能先借我們一千元,

他義不容辭的就答應了,並說要多借我們一千,

這些點滴…我們都記在心頭…。

 

晚上七點多,嘉吟一個人帶著NOTEBOOK騎車到麥當勞,

將我們的日記上傳到部落格裡,

我想儘快離開竹東,最好明天或後天一早就出發到苗栗去。

這晚,嘉吟在麥當勞待到十二點,它們都打洋了,才騎回紅磚屋。

 

 

【繪本裡的愛】

12月28日(星期一),今天圖書館休館,我們到麥當勞去,

我在麥當勞的書架上拿了一堆的兒童繪本在看,大多都是國外的畫作。

管不了麥當勞裡有沒有人,

天啊,我痛哭不已…,

因為我感到滿滿的愛,好多的愛都在繪本上,我是因被愛而哭的,

又應證了那句話:『歷練的巴掌後會是愛』。

哭一哭,心情因被愛而好多了。

 

 

【表達】

傍晚,我們轉移到肯德基,

(因為這幾天去麥當勞使用筆電的次數太頻繁了)

部落格已經大致告成了,

嘉吟利用了剩餘的時間,畫了一幅畫,

而我則寫了一段話,送給送我們120元麵包卷的圖書館─美玲姐。

 

DSC_2991修過.jpg 

↑嘉吟送給圖書館大姐的畫,在聖誕節夜晚的聖誕襪中,裝滿麵包的畫

DSC_2992修過.jpg  

↑我寫給圖書館大姐的話。

現在都習慣性的會在特別想要感謝,

或是想要表達特別情感的時候,

在姓名後面加上親筆兩個字,

親筆可以說是我簽名後的驚嘆號,

希望能傳遞我想給對方的獨特情感與謝意。

DSC_2996修過.jpg 

↑我們寫給圖書館大姐們的信。

當然像是在廁所洗手檯用洗手乳洗襪子、

一早蹲躲在二樓陽臺外面用汽化爐煮飯,好放涼中午做蛋炒飯用…,

在二樓趁沒人的時候偷吃麵包等等的小事,

不知為何,在那時卻通通忘記寫了,…哈哈…,說來慚愧…。

只能說,我們真的超超超級愛她們的啦!

 

畫完寫完,我們煩惱著要用什麼包裝,

突然想到,

我們在桃園時原本買來要裝爆米花送人的包裝袋,就連束鐵絲都買了,

剛好讓我們可以將圖與信包起來。

 

DSC_3008.JPG 

↑裝畫與信的包裝袋

 

 

【偷偷又摸摸】

12月29日(星期二)一早,

我們二個人偷偷摸摸的爬上圖書館的階梯,

躲到紗門外的視線死角,

笨手笨腳又緊張得要死的將『禮物』用束鐵絲綁在紗門上。

我想,如果圖書館的大姐看見,

一定會好奇怎麼會有隻手偷偷摸摸的在紗門外綁東西?

然後二個人又像老鼠又像兔子的又跑又跳的下了台階,

在機車棚躲起來。

 

走下階梯時,剛好有一對情侶從我們身旁走上去,

當他們走到圖書館門口的時候,

其中一位看到了我們禮物外A4紙上的大留言寫著:

請好心的人看到後,幫我們將這份禮物轉交給圖書館內的大姐們,

並祝大家Happy New Year!

我們看他們看完後,幫我們拿進去了圖書館…。

 

我們開心的在車棚偷笑著,並趕緊離開那。

我跟嘉吟說,我倆還真的是連一點壞事都不能做,

光是做好事的偷偷摸摸就讓我們緊張個半死,

連手腳都不知要往哪擺了,更何況是要做壞事?

嘉吟跟我同時的笑了一笑,我們喜歡這樣的自己…。

 

 

【名冠藝術館】

離開後,我們去拜訪竹東藝術村的藝術家,

去到了位在美之城社區的藝術村後,

卻找不到所謂的藝術家招待所。

後來,我們找到了另一間─名冠藝術館,

那是一棟裝潢很美的三樓建築,

裡面擺著各式各樣的藝術品與畫作,我們光從玻璃門外就可感受到。

門外的告示牌上有一張畫展的海報,裡面還有賣咖啡…,

我們看了一會兒後,發覺藝術館還沒開,

心想或許是我們早來了。

我們請教對面在掃地的阿姨,關於藝術館的事,

她說今天沒開(很不巧的,他們是週二休館)。

後來,我們又向她說明我們的來意,

於是,她進去請了另外一位大姐出來。

原來,那藝術館正是由那位大姐負責的,

很高興的她為我們開了門,讓我們進到那充滿美麗的地方,

進去那兒,簡直就像是來到了國外的高級餐廳,

館內的藝術品讓一切都變得好…藝術,

我們與她請教了許多藝術的想法,也收穫很多,

感謝她對我們的熱情。

 

離開後,嘉吟說想去找名冠藝術館跟我們提到的一位原住民藝術家,

他住在尖石的山上,聽起來是個有意思的人。

我本來是計畫明天就要南下苗栗了,

但,如果嘉吟的心這樣告訴她,那路程的計畫並不重要,

我們去哪都是在旅途上,不是嗎?

所以,我們立刻到肯德基用電腦、上網,查到了他的資料與聯絡地址,

並決定吃飽飯後,就上山去找他。

 

我們到河濱公園煮中飯、用餐,

原本天氣還不錯的,怎麼知道飯才煮到一半就開始變天了,

我們邊吃著飯邊看著遠方的山脈,

一片烏雲密佈,風越來越大、雨也快下下來了,

我們想這時的山上八成是下著大雨的。

我跟嘉吟講我不太想去了,

嘉吟過一會也跟我說,其實她也不大想去了…。

我們收好餐具與行李,打算先騎到肯徳基再討論。

 

 

【認識 葉鴻偉教練】

在肯徳基裡,我們決定不上山找原住民藝術家了。

嘉吟叫我打電話給一位我們到竹東才認識的葉教練,

原先我還不是很積急,

但後來嘉吟說她的心要我們去見見他、跟他聊聊天。

 

葉教練是我的心告訴我要認識的…。

記得在咪咪家住的第四天,

一個星期三的晚上,我們去竹東鎮外的河濱公園跑步。

跑完五公里後,在回到停車的路上,

我看到了一位外國朋友正在練武術,旁邊還有二、三個人在練武。

 

不知為何,我的心很強烈的要我去認識他們,

但我的腦袋告訴我:別瘋了,要是被他們K怎麼辦?

我不理會心,繼續往車子的方向走去,

但是那感覺相當強烈,強烈到我無法忽視!

 

我告訴嘉吟,我的心很強烈的要我去認識那些練武的朋友。

她說:『是喔,可是我沒什麼感覺要去認識他們耶,

如果你自己有的話,那就過去啊。』

 

我們先站在遠遠的河堤上眺望他們,

我與恐懼掙扎了一會兒…,

我跟嘉吟說:『走,我們一起過去認識他們。』

但,嘉吟要我自己去,因為她說她沒什麼感覺要過去認識他們。

 

我走近了距離,坐在河堤的階梯上,看了快十分鐘,

當中幾度我都想放棄的離開。

最後,我終於鼓起勇氣帶著和善的笑容走近了他們。

我一開始是走向那位外國朋友,

可是當我走近的時候,他們的教練也同時向我走過來,

我與他交談,發覺他是一位很溫文儒雅的人,

我們互留了電話,

而這已是距今十幾天前的事了…。

 

現在,嘉吟要我們去拜訪葉教練。

這次,換她的心要我們去,而我卻沒有什麼感覺。

下午,我撥了電話給葉教練,

他很歡迎我們的來訪,約好下午可以過去他家,

那是一個命運的時刻,心又再一次的證明了它的不可思議。

 

 

【止戈】

各位親愛的朋友們,

我與嘉吟一直以來都在計劃著單車環球的夢想,

但是卻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擺在我們眼前,那就是如何自保。

雖然,我學過一年的空手道,

但那並不足以保護我們兩人同時落跑

(我們只想能閃避逃跑就好,並不想與人發生身體衝突,因為這違反了我習愛的心路。)

未來的世界太廣闊,要見歷的人事太多,我們總會碰到的。

 

所以,國術與真正的實用搏擊,成了我們兩個出發前必修的課程,

只是我們也希望能跟一位具有『武德』的教練習武,

我希望他有最基本的『止戈』思想,也就是習武是為了不用武的道德想法。

因為,『武』也是一條心路,

走在心路上的人,『心』不會偏差。

 

葉教練也是葉醫師,他不只精通各式武術,同時也精通醫術,

與他談話一點都感覺不到嚴肅的氣習,只有一種頻率─溫文儒雅。

我知道,真正的武術高手,越像是讀書人,

因為武術已經粹練了他的心,讓他的精神提高到另一種層次,

這與『鬥』的銳氣不同。

 

武術練得越高強,真正的武者反而能超過它,

也就是掌握自己的武力,而達到止武的心靈境界,

而那境界就是─『那狀態』,與我寫作時所進入的狀態一樣。

最後,便可透由自己的內心,看見萬物的哲理,而進入『心路』。

走上心路、接受指引,會發現生命所發生的一切皆有意義,

所有的意義都是為了幫自己找到真理。

 

尋得真理,是每人生死的意義,

只是憑藉的事物不同、路徑不同,但是終點相同。

最終,會體會無善無惡的感覺、眾生、萬物永遠平等、一體的心境,

因為我們根本就是萬物、萬物就是我們。

套句嘉吟的心所體會的,之所以生命中要發生那麼多的事情,

全都是要鍛鍊我們成為水、成為風、成為山、成為火,

直到我們觀察萬物,

從它們身上學會它們的生存方式與心路,我們便可以成為它們,

成為它們讓我們有能力可以過自己生命中的關,

自己生命中的關過不去,只是因為我們還沒有學會成為它的方式。

 

我知道這聽起來很扯,

我也只是將心中的感受透由文字表達出來,

但是文字所講的跟你妳們無關,因為文字不會教你你怎麼體會。

文字與我只是告訴大家,你們要去走自己的心路,

那件自己內心中真真正正最想做的事。

當你妳們真正的去做了那件事時,心會透由你妳最真心的祈求告訴全宇宙,

最後,全宇宙都會幫助你妳完成自己的心路。

接受它的指引,就能尋到真理。

這也就是孔子所說的知天命與不惑的涵義,

知天命是尋道的過程,尋到道後自然對一切都不會感到迷惑了。

 

總之,我什麼都沒說。去做就對了,我愛你妳們!!!

 

醫師跟我們分享了他習武的過程,

他從小就不自覺的很愛比劃一些招式,裡面大半是從香港的武打片學來的,

並且發覺自己記武的速度比別人快。

到了高中升大學的時代,他進入了人生的茫然,

他重考,考上了大家所認為出社會有工作做、有錢賺、可以穩定生活的商科系大學。

只是…進去讀了一年後,他更發現、也更清楚那完全不是他的興趣,

他雖然也茫然自己的未來要走哪一條路,

但他很清處的知道,商科這條路絕對不能繼續再走下去。

於是,在不顧家人的強壓下(為此媽媽與姐姐還當掉嫁妝,讓他能順利去讀大學),

他勇敢的做了休學的決定。

 

最後,他想到了從小時候至今都持續熱愛的武術。

於是,他又想辦法重考進令一所大學學武術,

可惜的是,那裡不能滿足他想習得真正武粹的心,

因為有許多僅是招式,並非真正的實用。

本來他又想要休學,只是可想而之家人的反應非常大,

於是他在就學期間,自己走訪民間拜師學藝,

不只習得各家武術的精華,同時也習得醫術。

 

求真者得真,

當一個人一心想要得到內心中的願望時,

他自然就會離開不真的,也因此走上了真的道路。

葉醫師未來是想將武術與醫術發揚給更多人知道,

他除了請人成立部落格外,同時也想主動走出去,去找想要習武的人。

 

 

【整個宇宙都會連合起來幫助你】

我又再一次的被心嚇了一跳,

就是這麼不可思議的要我去認識一個人,

根本毫無原由的無厘頭方式,

竟然那個人卻是助我們未來環球的重要一環,

是我們長久以來在找的人。

 

我們與他約定,

未來等我養豬這本書完成後,在單車環球計劃出國前,

能到竹東定居一年,

一年內專心的研習武術(防身)與醫術(自救與救人),

而其餘的時間則用來規劃環球計劃,剛剛好。

 

我一直知道環球是上天給我們的安排,那是心路的旅程,

我超超超幸福自己的心路是這條,因為我超超超愛冒險的,

用這種方式找真理,實在是超超超級棒的!

不過話說回來,

每個走上心路的人,都會發覺,

原來生命根本就是一場大冒險,充滿了有趣和驚喜,

像我這個超級無敵消極狂,

以前之所以覺得日復一日活得很痛苦,

全是因為自己沒勇氣走上心路,

上路、走路,世界不一樣,活得好精彩!

 

謝謝葉教練、葉醫師,

一位文武雙全、溫文儒雅,具有武德又走在心路上的人。

我們很榮幸未來的心路會交接在一塊,

雖然短暫,但我很喜歡這樣的安排,還有這樣的認識方式。

 

道教會說這是靈通、佛教會說這是因果、

基督教會說這是聖靈、回教會說這是安拉的旨意…。

這些都對,但也都不對,

因為要用自己的體悟,說出自己的話,

能說出自己詮釋生命的方式,才是自己體會的,

不然全是像聽到的鸚鵡,很難做人的事…。

 

離開的時候,葉教練將自己的晚餐送給我們吃,

他要我們不要三餐不濟,

尤其是嘉吟,他在為她號完脈後知道她腎、肺皆虛,氣血更虛。

我想這是他認為我們三餐不濟的真正原因,

我倆帶著它捨不得吃,留做明天當早餐。

 

不過在他的心路上,我們也給了他回饋,

因為他也正面臨生命的抉擇,是否要走出去流浪?

而我們─兩位真正的流浪者,就這麼巧妙的來到他家,

讓他眼見為憑,這一切啊,都是秘密喔~!

 

 

【回家的啟示】

回到紅磚屋,我們一邊跑步一邊討論,我們要繼續下苗栗的事,

我們實在是沒錢了,現在身上的錢還是前天跟羅志匡借的二千元。

雖然心告訴我要回山上,

但是沒找到贊助者,回山根本是坐吃山空嘛,

我的大腦是這樣理性思考著的。

但是,在見完葉教練後,我的心又很清澈的告訴我,

這是在竹東的ending,接下來該回山上了。

 

於是我跟嘉吟討論著一段我先前沒跟大家提的啟示:

還記得12月4日,

在新竹跟Young在一起的時候,她帶我們去找了一位咖啡店的老闆。

只是,我一直沒告訴大家,

從一進門,坐下,到離開為止,

我都一直把注意力放在門外一顆吊著的紅球上。

我在交談的空閒總會去看看它,它給我的感覺是很強烈的,

只是我就是看不出來它要告訴我什麼『啟示』,後來我就乾脆不管它了,

一直到要起身離開咖啡店的時候,我還是不理解,那就算了!

我可不想去追求迷信,硬要去強求些什麼。

我要的是真理,不是什麼超能力、或未來的預知能力,

反正我會死,這一切的能力都是假的。

 

想著想著…正要向門口走去時,

我的頭又撞到一隻很小隻用線吊在天花板上的玩偶,

瞬間我又想到那顆同樣用線吊著的球,

我心想,這次不認真看一下不行了,這是有原因的。

走出店外,

我一抬頭看見前方有一個紅色十字架,高高的掛在大樓的側邊,

十字架的正下方,剛好指著一個招牌:『水源街』麵店還是包子店什麼的。

水源?

水源,不就正是指我們位在碧綠溪上游的楓紅谷營地嗎?

不解之際,我又抬頭看了看店門口的紅色吊球,

這時我才發覺,紅球上印有雪花的圖案。

所以…,難不成…?

是要告訴我,楓虹谷要下雪了?它要我回去賞雪?

(一直以來,我和嘉吟都想在今年冬天回到楓虹谷營地賞雪。)

 

12月7日,三天後的一早,

我在竹東咪咪家起床後,看到了奇摩新聞上寫著,

今年的第一場瑞雪,在合歡山降下了…。

那時我直覺『太扯了』,不過還是很開心自己選擇的道路沒有錯。

 

跟嘉吟講完這些,她說她的心在桃園的時候,

就有一種『想家』的感覺,想要回到楓虹谷去。

只是,她很訝異自己竟然會想念山上?想念住在山野裡的日子?

因為以前的她,很怕很怕山的黑、山的荒涼,山的寒冷,山的很多東西…,

現在,雖然漸漸克服了,

但總離熱愛的程度還有一段,所以她很訝異自己的想念。

而且,現在是冬天了,上山是更冷更冷的,

所以她只能想,再緩一緩吧。

 

一直到那天,在咖啡店的門外碰到紅球時,

我跟她說了水源與雪花的啟示,說營地可能要下雪了,

她才告訴我她在桃園的後幾天,就有想回山、想家的感覺。

只是,她很怕冷。

所以,並沒有在桃園就告訴我這件事,

一直到我看到了水源與雪花的啟示,並告訴她時,她才跟我提起。

 

我們二個現在回想起來,再加上葉教練的完美ending,

確實覺得是否是該回去了?

但我一直覺得,在沒有找到任何贊助的情況下,

帶著前幾天向朋友借來的二千多塊,現在剩一千多的時候,

決定回山上?

這根本不符合邏輯對不對?

但也就是這該死的邏輯,讓恐懼欺騙了我早該做的事!

 

於是當晚,

我和嘉吟都覺得不要再不聽話了,要相信心。

 

所以,我們決定〝野人要歸山〞啦。

因此,第一站得先回麥寮,拿冬裝好上山禦寒。

(因為我們出外流浪快五個月了,

當初八月從麥寮出發時,正值盛夏,所以僅帶夏天的衣物出門。

後來上到中橫、楓虹谷時,

因冷到受不了了,還到梨山買了幾件長袖衣褲先抵著穿。)

所以,未來不可思議的事更是接連發生了…。

 

各位親愛的朋友們啊,你妳們之所以看到這些文章,是因為你妳本來就會看到呀~。

 

 

To Be Continu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勇敢‧愛】 的頭像
【勇敢‧愛】

【319騎跡】

【勇敢‧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