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4155.JPG   

【想上去探險】

129一大清早,嘉吟開始準備製作水餃,

而我則打算趁著這個大好天氣,前進溪流的上游探索看看,

畢竟來到楓虹谷住了那麼久,我們都一直沒有時間好好的看一看四周的景色。

雖然前幾天我有獨自一個人直接上切溪谷山坡,

一直攀爬到山陵線上,眺望整座溪谷,

但是總覺得探險的還不夠。

 

於是,這天我帶著清晨的惺忪,撿了一根短木棍充當登山杖,

一個人離開了營地,開始向上游的斷木溪谷攀去,

一開始的路在很早以前還有探勘過,那時為了找水管和做桌椅的木石材,所以來過。

只是那離營地才五分鐘左右。

 

 

【小小湖泊】

之後溪谷越來越陡峭,斷木雜交、碎石坍坡、路況難行,

行一步,緩兩步,從並用手腳到手腳必用,

每攀完一處上坡,望眼一看,又是更大、更高、更陡、更交雜的上坡。

向上看去,原本枝幹交雜的谷地,開了一片天,

彷若來到了另一個被藏在世界中的世界。

我努力的攀上了一處一層樓高的瀑布,

由於是枯水季,讓我可以從溪瀑中較乾涸的突石上攀。

瀑頂是一潭清澈的水池,像個小小湖泊一樣,十分靜瑟美麗,

我很訝異瀑布之上竟然藏著這樣的景色。

 

繼續上攀,我在一處滿是坍方的碎石坡上,好不容易覓得一處坐處,

喘著氣,再望望眼前的碎石陡坡,我真的是疲累了…。

雖然這一路上,心都很照顧我,

告訴我哪裡要攀爬、哪裡不要走、要踩這顆石頭、那塊木頭很滑…

但是,它就是沒告訴我,要我來的原因。

 

凝望著碎石高坡幾秒,正被它的艱鉅所受挫,心要我回過頭來看一看,

我回頭,哇!一片谷地在我的眼前極盡的向遠方延展而去,

遠方坐落著一整片的山巒疊翠,天空開闊了一大片,

金黃色的晨陽、飄揚的白雲,我進入了無盡的美麗裡。

 

心告訴我,所有的人,都有一條心路,

只是…,那條路看起來相當的崎嶇危險,

大多數人的一生都會住在山下、開車經過山腳,

可是,心裡很明白自己的人生在山中的某一條險徑裡。

但,並非是危險讓他們無法嚐試攀登,

讓他們放棄的,是對死亡的恐懼。

唯有意會到人難免難逃一死的人,才會願意去死亡的危險中尋找生機。

於是,他們肯聽從自己內心的聲音,接受生命中本應遭遇『最安全的危險』,

真正的危險,並不是走心路遭遇危險的人。

而是棄離心路,在全世界的危險叢林中迷失、闖撞的人。

 

真理,就像是這條溪徑,你明知它危險難行,卻依然勇敢前行,

等你拋棄一切向著更危險的高遠處走去時,

回頭,才發現真理的美景其實早就在背後對你微笑。

重點不是路、不是危險、不是目的地,

而是你願意去走這條道路,路徑的過程,才是真理所要你體會的,

於是你會瞭解到,這世界的一切苦難,都是為了幫助你完成自己的心路,

一切苦難的存在,都有最美好的價值。

 

好在,我知道自己一定會死,

死亡是任何人都無法辯駁的真理,

因為有這條繩索,讓我可以勇敢而堅定的攀爬著它,

向著真理走去…。

 

 

【碎石坍坡】

休息了一會後,我挺起雙膝,向著危峻的碎石高坡走去,

一路上,石頭不斷的滑落,滑進了下面的溪谷,

我專心一意的向前,手腳並用的攀著、爬著,好不容易的越過了它。

攀過高坡後,我向上、向前一望,前方的溪谷可怖極了,

雜亂倒塌的樹林幾乎遮斷了整個溪谷,

我根本無法像剛才一樣再在溪谷中輕鬆的攀爬,

枝幹實在是太密集了,我害怕的看著前方,

我問心,你到底要帶我去哪?

 

它要帶我去這條溪的源頭,它要我去看一看那兒,

但是,我害怕了,因為路實在是太難走了,

它問我:『你自己的內心裡到底想不想去?』

我檢視了一下自己的感覺,我是真的想去探一探源頭。

於是,我做了自己的選擇,繼續前行。

 

我向左邊的溪谷望去,是一處更大的碎石坍坡,

比剛才所遇的任何一個都還要來得陡峭、來得高聳,

我儘量攀著倒塌的樹木、抓著較為穩定的枝幹,

一面努力的穩定自己的平衡,同時還要對抗不停滑落的碎石,

以大樹幹做休息的地方,有時攀越過它,有時從它的下方空隙鑽過,

好不容易才越過了那一段溪谷。

雖然很辛苦,但是至少比走下方溪流中的亂木群來得安全多了。

 

越過了那段危徑,我又到達了另一處的開闊谷地,

只是這裡的谷地幾乎都是坍塌的白色碎石坡。

我越往上走,水流就越來越少,

我望向右邊的石坡上,有一條細流流下,再向前,又有另外一條,

我知道這裡已經是上游的匯流處,只是主溪流的源頭還沒到。

 

我繼續向上行,

來到了一處美麗的幽谷,谷地兩旁矗立著幽靜的高山林,

陽光灑落在林間,從樹隙中透出金色線光。

腳下的小溪谷已經幾乎沒水了,鋪滿了枯黃的松針,

有時會有微小的水流出現在眼前,但沒流多遠,

就消失在石縫及針葉裡,隱密的向下方流去。

 

走著走著,我想…,

心要我來到這裡,去尋找溪流的源頭,會不會在那源頭處,

像故事中一樣,藏著寶藏?

我又一邊想著一邊走著。

 

 

【小禮物】

眼前出現了一塊小白石,我伸手拾起它,放在左腳大腿的褲子口袋裡。

等我放了進去後,我才意會到自己已經完成了這一連串的動作。

我貪心的四處尋找,想找到第二顆漂亮的石頭。

心告訴我:

『這塊石頭是你此行的紀念,你無需再多得,因為那只會徒增你歸途的負擔。』

我逐漸的意會到了心一直以來所要教我的道理,

就算這條路的盡頭真的有黃金般的寶藏,

那都不重要,

因為那些財富只會成為我回程的大負擔罷了。

你手中所握的鑽石,就像爐火中的璀璨火炭一般,帶不走;

當生命燃盡之時,剩下的價值,也僅是白灰一堆。

 

心要我學會,目標、結果、達成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這條路上的每一刻感受。

寶藏,只是為了讓人肯走心路的誘因罷了。

我帶著那顆平凡的小白石,心滿意足的把它當做是我這一路艱辛的最好報酬。

因為就連它也不重要,

它只是一個情感上的回憶罷了。

真正重要的是:

今早,我體會了這條路上一切的點點滴滴。

 

 

【那個屬於他或她的體會】

走著走著,我看到地上有一塊圓弧的石板,

大小約比CD光碟大兩倍,中間下方還有一個小孔。

我將手指伸進孔中,並更換不同的抓握方式,想要弄清楚它的功用。

我心想,一定是來這裡巡水管的朋友所製作的,

或許是用來切菜之類的工具吧,但我不能肯定?

它太重、太大,心也並沒有告訴我有關它的事,

把玩了一下,我還是搞不清楚它的功用,

我的好奇心數分鐘後便消失了,

將它擺回原位,繼續我的旅程。

 

走在接近上流處的高山幽谷中,我小心的在乾涸的溪床石頭上攀行著,

在我眼前出現了一灘小小的清流,

心告訴我,可以喝它,

我嫌它看起來很小一灘,認為它不是很純淨,

但是我還是脫下手套,用手掌舀了幾口來喝,

水質非常的純淨、非常好喝,可能是因為才剛從石隙間滲出沒多久的緣故吧。

 

喝完清水後,我繼續上行,

沿途我不小心把一根樹枝踩斷,

心告訴我:『要小心一點,因為這條路,未來還有別人要走,

要小心的保留它的原貌,好給那個屬於他()的體會。』

 

 

【放棄的意義】

最後,我來到了一處接近頂端的谷地,

兩旁的樹木,只高我兩、三層樓,

甚至有些地方,已經可以讓我直接爬上山陵線上了,

我知道,自己已經很靠近山頂的地方了。

 

我望向遠方,斷木依舊倒塌滿山谷,露出白色的碎石坡,

眼前溪流的峽谷已經到了高聳到難以攀登的地步了,

我依然向前走去,

此時心告訴我:『可以回頭了。』

我不解的問它:『就已經快到山頂了,為什麼要我現在放棄?』

它要我學會放棄,我不再多想,

因為我知道,放棄,才是今早這整段路的意義。

 

於是我向兩旁望去,望到了一處高聳的碎石斷崖,

心要我攀上它,並且走山陵線回營地,

我使盡全力的爬上不斷坍滑的碎石坡,找了一個陡處,暫時的勉強立足了下來,

下一步,

心竟然要我橫過大約三公尺寬的碎石陡坡,好可以從另一邊攀上山陵線。

這一次已經不再是辛苦可以形容的了,

我望著腳下深邃的溪谷,一顆石頭滾了下去,撞落在下方溪谷看不見的某處,

少說,也有五層樓高,

如果摔下去…。

 

 

【翹翹板】

心告訴我,它會幫我,

我遲疑了一下,隨後鼓起勇氣,

用滑盪的方式,在不斷向下坍滑的碎石坡上滑動著。

好不容易,我抓踩到了另一邊的草叢,

手向上抓住了一叢草,一用力,我爬上了山陵線,

眼前突然現出一片直直向下的懸崖,我簡直做了一個山尖處的蹺蹺板了。

 

我冷靜的看著另一邊的陡峭懸谷,

好不容易才找到一處比較平緩的坡處,一個草叢中的立足地,

放下恐懼的心,我踏上那片安全的草坡。

 

這時,我身處在另一條溪流的上游,

而這條溪流在這座山脈上切出一條更深險的溪谷,

我望向這溪的上方,雖然非常的聳峭,但是離山頂一定非常的近,

我問心:『可不可以爬上去看一看?』

心:『只能走一小段。』

就在我找到了立足點後,我在溪床上爬了一小段,

可是我想著…就快到山頂了,

辛苦了大半天,就快可以看到山頂的美景了,

於是我不聽心的勸告,繼續的想向已經高聳得不可攀的崖坡爬去。

心告訴我:『已經可以回去了。』但我還是繼續貪心的往上爬,

直到我的腳下滑落了兩、三次都無法再向上時,我才意會到自己已經越來越危險了。

我聽從心的勸告,回頭,想要向下坡走去,

但坡度已經陡到我只能用屁股慢慢觸地滑下,

我知道自己應該聽心的話的…。

 

雖然心剛剛叫我橫越碎石崖谷時很危險,

但在心路上的危險,是有其必要性的。

而我自己為了求功心切所遇到的危險,是沒有必要、不可遇期,

而且是會真正發生危險後果的。

 

 

【順著它】

滑下了懸坡,來到了比較平緩的河坡,

坡上延伸了看不見盡頭的幾條粗水管,

那是山中的農人用來引水灌溉山田用的。

心告訴我:『順著水管回營地。』

 

於是我穿梭在山陵線上,覓著水管鋪設的蹤跡,

時而上攀、時而平行、時而下探,

不過怎麼算都比來時攀爬溪谷地的亂石斷木來得輕鬆些了。

此時山陵的美景更讓我放鬆了心情,

我想,接下來的路,一定好走多了。

就在跟著水管,走在山陵的高山森林裡時,

突然間,我不小心踩到圓滑的粗水管而差點滑倒,

 

心立即告訴了我第一個句子:

『如果,你沒有跌倒,那你永遠不曉得泥土的味道。』

我回答心:『可是如果跌倒了,我會受傷』。

 

心立即告訴我第二個句子:

『如果,你沒有受傷,就不知道有人會為你包紮。』

我再次回答心:『可是如果我不小心跌落了山崖而死去…』。

 

心隨即告訴了我,第三個句子:

『如果,你沒有死去,就不知道有人會為你哀悼。』

我知道,生命的一切,活著,都是為了體會『愛』。

 

 

【誤闖密林】

就在我尋著水管來到一處大斷崖時,眼前的水管已經直接的橫亙過斷崖,

我是根本不可能飛過去的,於是我只好向上高繞,

想要走更高的山陵線,繞過這個斷崖,

一開始都很順利,只是走沒多久,我竟然闖入整片的野生箭竹林裡。

 

雖然心告訴我:

『要壓低身體,用雙手去撥開劍竹叢的底部,然後再用側身最小的接觸點通過。』

但是,我當時真得很害怕,完全慌了手腳。

因為野生的劍竹叢生長得實在是太太太太太密集了,

一叢與另一叢緊緊的交雜糾纏在一塊,

它們長得非常高,有兩、三公尺多,

我完全見不到頭上的天空,更別提辨別方位,

向前望去,只有更密、又密的劍竹叢與逐漸的漆黑,

地下全是劍竹的根莖與枯葉,而不時還有碩大的腐木攔路著。

 

我已不只一次因錯踩腐木的巨幹而跌倒,

每次不是滑倒就是因為腐木爛成空洞而踩空,

更常的是被濃密的劍竹整叢的抱住,就算我怎麼掙扎都無法再前進一步,

只好用整個身體的重量去壓斷攔抱的箭竹。

 

只是…,這個方法不一定每次都有效,

遇到用身體也壓不斷的劍竹,我只好改變自己的方向,

在那漆黑幽暗的劍竹密叢裡,我一個人,沒人知道我在這裡,我不禁開始害怕起來,

要是天黑前我還被困在這裡、或在這裡完全的迷失方位,

我可能會…會死…!

 

 

【死亡的恐懼】

死亡的恐懼剎那間掠著了我,我不禁對心乞求救援,

心知道我害怕了,

好不容易眼前出現了比較稀疏的路徑,

我加快腳步半走半跑而去,只想趕快脫離這裡,

一不小心踩空了腐木,整個人跌在土上。

我爬了起來,走了幾步,

回頭看見旁邊一叢劍竹林中,有一根筆直倒落的劍竹,

突然間我感覺跟它很有『關係』,

我一面伸出手來抓住它,一面又急著想趕快離開這裡,

於是原本長長一根的它,被我拉斷成像一根筆般的長度。

 

我沒時間多去多留意我手中的『新紀念品』,因為我太想趕快離開這片竹林了,

眼前好不容易有了較為稀鬆的『竹林路』,我巴不得連跑帶爬的一股腦地衝出去,

只是沒走多久,原本稀疏的路徑前方,被茂密幽暗的竹林完全掩蓋了,

我望著那看似永無休止的劍竹林,很想害怕的坐在地上,開始大聲哭泣。

 

但是往日種種的自我訓練,讓我的內心很快就又站了起來,

我知道自己雖然會被打倒、可能會死在這裡,

但是,至少不是現在,

不是還有希望的陽光照耀之時,

現在我還能憑藉著光亮做一些事。

於是,我的心要我開始下探,儘量的向著下坡處走去,

雖然我辨別不出東南西北,但是向著河谷的向下坡度依然不變,

只要我能夠努力的維持向下走,一定可以重新回到河谷,脫離這片竹林迷宮。

 

我開始向下坡的方向走去,突然間,眼前出現了兩條舊水管,

心也同時告訴我:『跟隨著水管的方向走去』。

那時,一種獲救的喜悅湧上了心頭,

雖然我滿身的疲憊和汗水,但是還是快樂的加快腳步向前走去,

跟著水管,很順利的可以在被開闢出來的竹林路中行進了,已不再是穿越不過的密林。

 

 

【下攀河谷】

終於,我來到了一處乾涸的河床,

眼前的水管繼續的向山坡上攀延而去,

而另外有兩條新水管,則向著乾溪床向下延伸而去。

我看著眼前的水管又重新拉回了茂密的劍竹林中,那是我實在不想回去的地方啊!

我想如果心要我順著水管的方向走,那這向下延伸的溪谷也同樣是正確的路徑,

而且順著這條溪流一定可以跟我來時的溪谷相接。

於是,我又開始了一場全新的冒險。

 

我在高低落差極大的溪床上手腳並用的下攀河谷,

時常都要下到一層多樓高的落差處,而且岩石上遍佈著厚重的綠青苔,

我知道青苔濕滑的危險性,因此儘量避免踩到青苔,

多選擇以岩石做為落腳的接觸點。

好在現在是冬季的枯水季,不然這段路我是不可能成功走完的。

 

走到可能是中段的部份,我由上向下一望,

一座三層樓高的乾涸瀑布擋在眼前,幸好下攀的落腳點還蠻容易找的,

所以雖然向下看起來很恐怖,但是爬起來還算是容易。

真正難走的反而是一些落差較小的窄處,

交雜的樹木時常讓我錯判,踩到腐木斷裂而摔下,

雖然幾次跌倒,但都並無大礙。

最危險的是有一次整個踩空,在摔倒的時後眼睛被一根斷掉的劍竹『擦過』,

好在沒『插過』,

眼鏡飛落在地上的腐葉中,我努力的張開雙眼,

右眼下瞼疼痛,左眼沒有受傷,而右眼張開後視力沒有受損,

我知道只是眼瞼擦傷而已後,就放心多了。

 

就這樣一路跌跌撞撞,我來到了一處平坦的地方,

周圍都被綠色的色澤鋪滿,河床在這裡竟然開闊了很多,

乾涸河床的中間,還長著一顆垂著綠鬚的大樹,

樹幹彎曲著奇怪的形狀,在那樣的氛圍裡,彷彿是來到了精靈世界,

我不敢在那多做眷戀,就繼續前行離開,

只是那裡的神秘氣息,真叫人永生難忘。

 

最後,歷經千辛萬苦,我總算看到了睽違已久的溪谷河床,

我知道,我就快回家了。

只是,那只是視覺上的安慰,因為我是站在上方遠眺著溪谷的,

而在我的腳下,是一處三層樓高的垂直板岩絕壁。

要下去唯一的方法,就只有像國外的攀岩運動一樣,手腳並用的攀爬下去,

但是唯一的差別是,我沒有任何裝備,而這是我第一次攀岩,

一旦失敗,就可能摔死。

 

 

【垂直大攀爬】

心要我爬下去,並告訴我:『將手中的木棍丟下,因為我無法帶著它們爬下去。』

我將自己手中一直緊抓的三根木棍放開,

看著它們撞落在絕壁下面的石床上,發出清脆的聲響,

一開始我還打算像溜滑梯一樣,用屁股慢慢的靠近山壁,

但是到了垂直近九十度的峭壁時,這姿態已經完全不管用了,

我轉過身來,

用攀岩的方式儘量將重心往山壁方向貼著,不要讓自己往後仰,

兩隻手緊緊的抓住穩固的岩石,兩腳踏穩下方的兩處岩石觸點,

用僅有的攀岩概念『三點不動,一點動』的原則,

讓上面左右兩手抓穩岩石,而左腳踩穩立足點,

將頭撇到右邊,努力的搜尋著右腳方向,穩固的下攀立足點。

我全神貫注的懸空了右腳,努力的將兩隻手與左腳緩緩下移,

改變我整個身體的姿勢,好讓我的右腳可以牢牢的踩在更下方的岩石上。

 

第一次的嚐試,我垂直攀岩的第一步,成功了!

我穩固的向下移動了一小段距離,知道自己離地面近了些、離死亡遠了點。

之後我又做了第二步的嚐試,這次,換我的左腳成功了,

於是我努力的重覆著這個動作幾次,將自己移動到了更低的地方,

但,就在這時,我的兩手因為太過於緊張的緣故,已經開始失去力氣了。

我感到一股無力感,疲累酸痛至極,

我的耳朵響起一種聲音,要我乾脆放手直接跳下去算了,

但我心裡知道,就算現在只剩一層樓高,

如果我直接跳下,也可能會為我的身體帶來無法預料的傷害。

 

我努力的撐著身體,又下移了一步,

但是再下一步我無論是左腳或右腳都再也找不到立足點了,

我苦撐了一會兒,決定冒險跳至右腳更下面的一個階段,

因為我的兩手真得已經快抓不住了!

我也不知自己準備好了沒有,在兩手無力的同時,

我努力的將身體擺動至右方,讓右腳得以踩踏到更下方的岩草上。

雖然我成功的用右腳觸踏到那塊岩草,但放開的兩手已讓我失去了平衡,

我從一公尺高的地方跌落到地面,右手手肘撞擊到地上,

但因為剛才已經緩衝了跌下的衝擊,加上撞擊的又是我全身最堅硬的地方,

所以我很快的站了起來,先感受了一下我的手肘是否有疼痛的感覺,

 

結果是,一點事都沒有。

我,毫髮無傷。

 

我站在適才攀降的峭壁底下,仰望著剛才下來的路,九十度的垂直絕壁,

此時站在安全的地面,看起來已經不在那麼可怖嚇人,

但是我知道任何一個第一次沒有任何安全措施爬降的朋友,

攀在它身上時,那感覺,絕對不怎麼好受。

 

 

【回家的感覺真好】

我撿起地上的三根木棍,輕鬆的下攀著溪流,

原本早上艱辛的難路,在經過適才的種種考煉後,走起來已顯得十分輕鬆,

像是在遠足一般,我帶著愉悅卻疲累的心情,緩緩的走回營地,

回到營地,看見嘉吟正在桿著水餃皮,準備午餐時刻的水餃。

 

在她的早上,一切都很平常,

只是今早,我做了一場人生中前所未有的大冒險。

 

回到營地,我發覺我流了滿身的大汗,這是在我要攀岩下來之前都沒有的。

我才知道,下攀那段峭壁,讓我有多麼的害怕,我嚇出了一身的汗來,

但是,我的心告訴我:『這一切都只是剛開始。未來,我的人生,將有比這更大的冒險。』

但是這一切都註寫在心路之上,在心路上,所有的冒險都能安然渡過。

除非我離開心路,闖入別人的冒險裡,

承受不屬於我,而為他人心路所準備的危險中,

那時,我就無法像今日一樣,毫髮無傷的平安歸來了。

 

心,告訴我:

『這世間尋找真理的路,就像早上的路一樣。

各式各樣的宗教派別,就像已經鋪設好的水管一樣,

當我迷失時,只要順著它,就必可以走出讓我迷失的峽谷,

因為水管的存在,證明了這條路曾經有人走過,留下鮮明的指標,

而每條水管都是為了取水,所以每條水管最終都一定會通向谷外、通向公路。

順著它們,就可以獲救。

 

而這人世間的迷失,就像我在那豔陽下也漆黑幽閉的劍竹林裡一樣,

看不到天空、見不到任何指標,不知道方向、也沒有任何同伴,

只有害怕與恐懼是唯一伴著驚慌與無措的。

我知道,在找到真相以前,

我永遠都是在那片竹林中穿梭、東奔西跑、一事無成、慌張害怕著,直至死前。

 

我決心,向著心的方向走去,

將自己交付給它,讓它為我指引,我人生的道路,

在這條路上,無論是苦、是樂,我都將努力的體悟著它所要教予我的道理,

因為透由真實體驗、親身實踐而得來的道理智慧,才有助於我通向那真正的道路,

因為那條路,不是一個終點、目地,而是一種生活方式…。

親愛的朋友們,我將我現在最好的寶物,分享給你們了。

 

 

全站熱搜

【勇敢‧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