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4166.JPG

【嘉吟想去?】

28星期一,

距離我們下山只剩最後兩天,

昨晚嘉吟告訴了我一件事情,她說她想上去水源頭看看,

我很訝異她會有這樣的想法?

因為以我對她的瞭解,在她知道那段溯溪山路有多艱辛後,

她不太可能還會想要上去。

 

雖然自從我129回來後,也有鼓勵她要上去看看,

但是其實我並不抱太大希望,畢竟那對她來說,並不容易,且充滿危險。

在這樣的情況下,聽到她主動告訴我,她自己想要上去看看,

會令我感到驚訝,也就不足為奇了。

而這也勾起了我想知道她為何想上溯的好奇心,

 

 

【住在書中的場景?】

她告訴我,早在去年的九月中旬,我們剛從金馬隧道搬遷來楓虹谷半個月時,

就陸續從四周的朋友及居民口中,逐漸認知到,自己的營地其實就是碧綠溪的上游,

若一路順流而下,最終便匯集成濁水溪,並在麥寮出海。

嘉吟聯想到了『我養豬』中寫關於莫那魯道的那一段,

那段寫的場景正好就是濁水溪的源頭。

說穿了,我們恰好住在自己書中所寫的場景中,而自己還不自覺,

等到半個月後,才從附近居民口中,慢慢瞭解到這個巧合。

 

這樣巧妙的關聯性,讓嘉吟心中覺得,我們應該要溯溪而上,

去看看這源頭的源頭,究竟是長得怎麼樣?

只是,她那時覺得是我自己〝應該〞要去,

而她只是〝陪著〞我,跟我一起去看看而已,

嘉吟覺得,或許在源頭,

我會感受到些什麼,對於書的更大進展。

 

可是過了好一陣子,她見我都沒有任何動靜,也沒有提起想要上溯溪源的念頭,

她說,她曾經告訴過我,我應該要去看看,

現在回想起來還真有其事,

只是這段日子以來,一直忙於創作與生活上,

雖然我偶爾有想探源的念頭,但是終究還是被許多其它的事所牽絆。

直到2010129那一天,

我接受心的感覺,自然而然的完成了溯溪探源的行動。

 

到了11月初後,我們已經在楓虹谷生活近兩個月了,

嘉吟覺得我們每天在這裡生活,靠這條溪流過活,

但是卻對這裡完全不瞭解,覺得這樣不太應該,

一來是帶著感謝的心想要上去看看,

二來則是想去瞭解上游的源頭究竟是什麼樣子,

三來也希望能藉由探源的行動,給自身一個自我考驗的機會,克服並學習挑戰自己的恐懼。

 

 

【就是那裡了】

直到129下午,嘉吟聽著我說,

我跟隨心的感覺,已經完成了探源的行動,

加上隔天一早,又聽到我竟然半夜又再進行了一次,

於是她覺得,我們已經下山在即,自己應該也要把握這最後的幾天,去做這件事。

 

也因此,她便把她的想法告訴了我,說她想要上去探源看看,

我聽到她這樣的決定後,開始思索…

那條探源的路如此漫長,我究竟應該帶她到哪裡呢?

是去源頭?可是哪裡才是她應該去的源頭呢?

該不該也帶她去走密竹林呢?

這整座山,整條路徑的範圍實在太大太大了,我們究竟要在哪裡折回呢?

之後我想起了一件事,

想起曾經在某個地方,一處只剩幾窟小水窪的地方,

在那裡不小心踩斷了一根樹枝,

心告訴我:『要小心!不要破壞了這裡的景物,因為之後還有人要來。』

想到這裡,我便再清楚也不過了,

於是我決定帶嘉吟到那裡,在我踩斷樹枝的地方,那裡便是我們折返的地方。

 

 

【轉變】

26,天氣突然轉壞,下起陰冷的小雨。

27,山上開始颳起了寒風,

28清晨,嘉吟雖然心裡想去探源,但是看著這兩天的壞天氣,身體卻一點也提不起勁。

但是,因為210日我們一大清早就要下山了,

29我們又要花一天的時間撤營、收整營地,

所以,28這天再不去,就已經沒有時間去了,

嘉吟的心裡,在壞天氣與心中的感覺間徘徊不定…。

 

我很明白,這是她心路的指示,

她與我,必須要去完成這件事,

雖然不知道究竟上去要幹嘛,但是我覺得還是要去看看,

 

28的早晨,我從帳篷裡探出頭,想看看今天的天氣如何,

結果帳篷外的天氣看起來還是陰陰的,一副很想下雨的樣子。

在寒冬的高山上,就算是小風小雨都不能小看,

那跟在都市的冬天比起來,危險得多,而且若是又要在這種天候溯溪的話…。

 

 

【跟著心走!】

我起身,穿好全身的防寒衣物後,鑽出帳篷外,

向天空四處張望,希望能夠望見一絲陽光的氣息,

由於我們的營地是在山谷裡,要等到太陽照到帳篷,往往都是早上九點多了,

所以一早起來,光看帳門外判斷天氣並不太準確。

 

索性,後來我在遠方的山頭邊,望見一片金黃色的陽光,

雖然我們的頭頂上還是陰霾一片,但是至少代表今天有可能是個多雲時陰的天氣,

我開心的告訴嘉吟:『天氣轉好了!遠方有陽光,今天應該可以成行。』

起初她還不信,但在自己親自確認後,

雖然覺得天氣依然不夠好,遠行不一定安全…,

但是想想今天已經是最後一次機會了,

加上我不停的催促下,

她最終決定選擇自己心裡的感覺,縱使未來的路途使她恐懼…。

 

我們帶上了相機,打算記錄起這段旅行的過程,同時也可讓朋友們看到真實的路況。

起程前,想起了昨天第二次炭烤的地瓜餅,還剩四塊,恰巧可以當做這趟旅程的乾糧,

至於水,走在這條清澈的高山溪流上,我想我們是不會缺乏最甘醇、最頂級的天然礦泉水。

  

  

Let’s Go!】

起初的五分鐘,我們都還走在先前有探索過的範圍裡,

五分鐘之後的路徑,對嘉吟來說,是全然的陌生,也是絕對的冒險。

DSC_4092.JPG  

↑離開營地五分鐘後,溪徑都還算平坦好走的。

DSC_4097.JPG 

↑之後,開始慢慢遇到一小段落的雜木區,但都還算可以通行。

DSC_4093.JPG 

↑漸漸的亂石雜木阻斷的情況越來越多,也越來越長。時而必須踩在溪石上,越溪而過,尋找易通行的路徑;因此我們時而渡到左岸、時而又越到右岸,過溪無數次。

DSC_4103.JPG   

↑隨著越來越深入溪流,天氣意外的漸漸轉好,陽光普照、藍天白雲,嘉吟拿起手中的相機,記錄起那好美好美。

DSC_4101.JPG 

↑森林,自然律動的美感,讓人著迷。

DSC_4105.JPG 

↑走了二十分鐘,路徑起伏越來越大,也開始更難走。

DSC_4106.JPG 

↑兩旁被溪流沖削出來的峭壁,是小心落石的危險區域。

DSC_4107.JPG 

↑層疊的高山溪流。

DSC_4111.JPG

↑溪流兩旁,擁有豐富的植物種類,

DSC_4122.JPG 

↑每一種植物又各自具有不同的特性以及變化,讓整個自然,千變萬化,多采多姿起來。

DSC_4112.JPG 

↑沿途若渴了,就學山羌低頭,就水而飲。

DSC_4119.JPG 

↑時有遇到荊棘叢生,若能穿過就且避且過,真得不行的話,就只好多繞遠路,多渡溪流,迂迴前進。

DSC_4121.JPG 

↑有時,溪旁兩岸無徑,必須在溪流中踩石而過。

DSC_4124.JPG 

↑抬頭仰望,那美麗的自然。

DSC_4125.JPG 

↑偶爾,可見許多不知名的菇類從倒木中生長而出(看來,我們得多增加辨別野菜的基本常識才行)

DSC_4130.JPG    

↑回首,走了半個多小時的路程。

DSC_4137.JPG 

↑有時必須攀上巨石,否則無路可走。

DSC_4138.JPG 

↑有時,瀑布阻道,必須從兩旁較乾的岩石處,上攀越過。

DSC_4142.JPG 

↑瀑布之下,多是池潭。

DSC_4148.JPG 

↑溪中一景。

DSC_4155.JPG 

↑死去的枯木上,又開始冒出了無數的生機。

  

我們的生命,都是因為其他的生命為我們犧牲,才得以存活; 

而當我們死亡之日到來,我們的犧牲,會延續其他的生命; 

生命,以此循環,生生不息, 

一切都是感謝,一切都被一切所深愛著…。

  

 

DSC_4156.jpg 

↑由斷木、亂石、溪潭所組成的溪徑,愈加難攀。

DSC_4161.jpg 

↑高聳的巨木,讓藍天更美麗。

DSC_4166.JPG 

↑開始小累的嘉吟,和傾倒的大樹的合影。

 

 

【沒電了~】

走了一個多小時後,我們稍事休息了一下,

嘉吟在一顆倒塌的大樹上留影,

而在這張照片拍完後,我們才發現相機已經完全沒電了,

而另一顆電池,擺在一個多小時路程外的營地裡,

雖然我們相當失望,也覺得十分可惜,

但是我們還是決定接受,這個因自己不小心而造成的意外。

 

我們將相機擺在一顆樹下,繼續我們的旅程,

之後我們又走了半個多小時,

路況壞到我們慶幸自己沒有多帶相機,

路徑完全被斷木亂石阻住,讓我們必須全身並用才可以向前攀進一小步,

對我來說,這段路我已經見怪不怪了,

但對嘉吟來說,這是她生平第一次攀爬這樣崎嶇的道路,

可是她一句話也沒說,默默的在汗水中前進。

 

這趟路程的開始,我便將選路的方向完全交由嘉吟自己決定,

由她來帶領我們,該從何處上溯溪徑。

我覺得這是她的心路,必須由她自己決定,

而我,是一個跟隨者,並從她的道路裡,學會一些我自己走時所沒體會到的路。

 

對一個第一次溯溪的人來說,她已經是非常厲害了,

更何況她還要為我們決定怎麼走、走哪安全,

但是,我相信,之所以可以讓她走得毫無恐懼,

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她也是跟著感覺走。

而我在她的心路保護下,也同樣安全,我信任她的每一步決定,

畢竟,心路給過我同樣的考驗,而它也保護了我安全歸來…。

 

之後的路況越來越差了,我們的每一步都攀爬的更加吃力,

就這個樣跟巨木大石奮鬥了一個多小時後,

嘉吟決定拿出手機來記錄一下,這好不容易走上來的險路。

原本她想相機沒電了,或許是我們不應該將這段路拍攝下來,給想去的朋友自己親自去體驗,

但是畢竟那麼困難才爬到這裡,實在忍不住要將它記錄起來,以做未來人生的留念。

但礙於手機電池與記憶體的空間有限,我們不得不多次篩選刪減,

只保留拍得清楚(可是畫質還是差很多),且重要的畫面。

 

 

【亂石、斷木、碎坡】

影像0262.jpg  

↑用手機拍攝的後段險路,不集中所有精神,不能安全走完。

影像0263.jpg 

↑這是回過頭所拍的來時路,亂石、斷木、碎石坡交雜而成的野外訓練場。

影像0266.jpg 

↑這裡的風景,接近我129回頭體悟『只要向前行心路,真理一直都在背後;行的越遠越高,真理的美景便越廣越大越美麗;且,它一直都在我的身後』這個道理的地方。嘉吟能將它拍攝下來,我感到十分高興,雖然今天的天氣沒有那天我自己看到的漂亮,但是道理還是一樣美麗的。

影像0268.jpg 

↑在最後的路途上,溪流已經逐漸隱沒進土裡,整座峽谷裡,只剩交雜的木石。難尋一處可以安心休息之處,索性見到一根還算穩固的樹幹,便在上面躺著喘息,只是上方傾倒的枝幹,不時給人一種緊張的壓迫感。

 

 

從上午八點半出發至今,已經持續走了二個半小時,

中間只做了二次數分鐘的短暫休息,

途中她問了二、三次的到了嗎?應該快到了吧?還要再進去喔?…之類的話,

所以,當她看到兩旁的溪水已經逐漸消失時,便認為我們已經算來到水的源頭了,

於是開始想要折返,但是我很確定是要帶她到我聽到聲音的地方,

因此我希望她能夠再支撐一段路,因為快到了。

 

原本她認為我是故意在騙她,想引誘她到最上方,

因為她覺得這裡已經看不到水流了,

其實我們已經算是到了溪的源頭,只是…我還是想要帶她走到溪流的最最高點,

後來她也選擇相信我所說的話,

拖著疲累的身軀繼續前行。

 

其實真正令人疲累的不僅是路況的難行,

而是每深入一步,上攀克服一處,都代表回來必須花同樣多的時間和體力,

也因此,向前走的越多,回程的路也就越長。

那感覺確實讓人身心都疲累,

尤其是還弄不清楚自己到那裡究竟為何時。

 

 

【歷經千辛萬苦,我來啦!水源頭!】

一直到了中午十一點半,我們走了三個小時後,

嘉吟總算慶幸,我的腳步慢慢停了下來,

因為我已經走到了當初我聽到:『往後還有人要來』的這句話的地方,

我告訴嘉吟,這裡就是了,

去找到水的源頭,就算了,我們就可以折返了。

嘉吟站在我身後,在一小灘泉水前停了下來,

我回想到,那裡好像是當初心要我喝水的地方。

 

我看她高興的拿起了泉水岩石上方的一塊小石板,

那塊是我當初來此時就看到的,石板的一旁有一個小洞,

那時我還以為是原住民朋友用來切東西或搗東西用的工具,

總之它對我來說並不起眼。

 

 

【調色盤的寶藏】

可是,沒想到嘉吟卻很開心的告訴我:『我要帶這個回去!』

等等…,我沒聽錯吧?

這塊又重又沒用的石頭?

你要在累得半死的狀態下,帶著它,損失一隻手的支撐力,

走那段難走到了極點、又要走三個小時的路?

嘉吟:『嗯!我要帶這個回去!』

沒錯,她簡單又確定的對我說,要帶它回去。

 

可是我實在不解,這塊石頭究竟有什麼意義?

當初我也不過是帶了一小塊石頭回去,而且還是心給我用來留個念的罷了。

沒想到,嘉吟開心又簡潔的告訴我:『你不覺得它很像調色盤嗎?』

調色盤…?我突然心頭一震,

因為我想…她目前的心路,應該跟她的繪畫有關,

只是這對我毫不起眼的石頭,竟然對嘉吟來說,卻意義非凡?

我開始靜靜的思考這一切的牽連…。

最後,我又向她確定了一次:『如果你要帶的話,要自己帶,因為那是妳的心路。』

嘉吟:『我要帶它回去,它是我的調色盤。』

 

從我自己第一次來此,心告訴我,

要我小心保持這裡的景物,因為以後會有別人要來。

本來還以為指的是其他人,沒想到嘉吟卻主動告訴我她想溯源,

而正當我不知道要帶她到哪裡時,這句話就給了我解答,

而且是在這一切之前。

等我們真的來到這裡後,那塊我從未提過,

我自覺不起眼的石頭,卻是留給她的寶藏。

 

由於我的心路是文字,對於畫,我懂得不多,

所以那石頭對我起不了意義,

可是正好嘉吟的心路是繪畫,而她先前也一直為無法畫出心中所想的而苦,

可是這半年多來的旅行,她逐漸能夠『將心繪畫出來』,

或許這調色盤正是給她的肯定和鼓勵,也正是我們此趟旅行的真正意義,

讓她拿到要屬於她自己的寶藏。

影像0276.jpg 

↑嘉吟的石洞調色盤,也是這趟旅程直到最後才被揭露的目的。

 

正當我默默的在思考這一切的同時,嘉吟也正坐著休息,

我們一起啃著僅剩的地瓜餅,坐在一塊大岩石上吹風,

山谷的風非常和藹,在我們的身際舒服的撫過,

真得好快樂、好快樂喔!

 

嘉吟告訴我:『看著這眼前的美景,想起來時的那段路,

手上的這個調色盤,彷彿是為了告訴我,我能畫…。』

 

如果,我沒感受到那句話,

那在此之前我們就會折返回去,

可是因為那句話讓我堅持要她走到這裡。

也因為到了這裡,

嘉吟才能見到那塊石板,那塊為她準備的調色盤。

而如果她沒有隨行,那我就算是來第二、第三次,這塊石板對我也沒任何意義。

最後嘉吟告訴我,她覺得撿到這調色盤是為了告訴她,她能畫了…。

而對我來說,我也同時明瞭了,心,要她來這裡的原因,

告訴了我們,這趟冒險的原因。

影像0269.jpg

↑嘉吟與她的調色盤和炭烤地瓜餅的合影。

 

一切的交結如此巧妙,缺失一環都無法完成,

人生如此的真實有趣,讓人直接的置身在一場電影之中,

讓書上、劇裡的故事,對我失去了吸引力,

我已不再滿足於他人的故事,

當人開始可以活出自己的故事時,才發覺…

我們每一個人,都是自己生命的主角,

而每一個生命,都是上天安排,最巧妙的,喜劇…。

 

我愛你,這整個宇宙的一切事物…。

 

 

【水‧源頭】

影像0271.jpg 

↑水源頭的小小小水。

影像0273.jpg 

↑嘉吟,用心和身體,去感謝並享受著水的滋潤。

影像0274.jpg 

↑由我親自示範─『當人類沒有水杯時』的肢體伸展姿勢。

影像0282.jpg 

↑從我們休息的岩石上,和藹可親的微風,讓我們感受到一種極致的寧靜舒適。

 

 

 

 

    全站熱搜

    【勇敢‧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