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3088.jpg 

【雞腿沒滋味?】 

112日,

我們持續將我養豬、我養豬介紹、

放浪記前傳(冒險的一切開端)…等數篇文章po上部落格,

這讓我們花了快半個月的時間。 

 

那天中午,嘉吟出去買了便當回來吃,

原本好吃的雞腿,不知為什麼?已經變得沒什麼滋味了,

隨後我的心裡響起一種感覺,現在我已經可以將感覺直接轉譯成人類的句子了,

那就像是有人在自己心裡面說話一樣…。

心告訴我:『你該回山上了』。

那時,我知道,山上的一切正等著迎接我們…。 

 

 

【第二條路】 

115

我們已經將這一年多來的生命故事,補齊的差不多了,部落格也弄得簡單明瞭。

嘉吟也利用這兩天的時間,將上山所需的物資補齊,

傍晚,我們將所有的裝備及物資裝袋完畢。

 

我們從雲林返回營地最近的路,是走埔里上武嶺,

為了確認這段路是否有因前幾日的大雪而封閉或實施交通管制,

於是我們打了通電話,給在山上很照顧我們的阿伯與阿姨,

從阿伯口中得知,要從埔里過武嶺,似乎不可行。

不過可以確定的是,從花蓮太魯閣上大禹嶺的路應該是暢通的,

因為阿伯與阿姨,明天就正好要從花蓮上山去待三、五天,

我的心裡很快的漾起一句話:『這不是巧合,這是你該上山的時候了。』

原本我想明天一早立刻就出發的,但是由於當天整裝整的很晚、很累,

再加上山上的路況,尚需等明天的國家公園管理處上班時段致電確認,

於是,夜半時我們決定後天再出發。

 

116

我們一早便打電話到花蓮太魯閣管理處和合歡山管理站詢問,

確定了從昆陽過武嶺到小風口的那段路,是過不去的了。

幾日前的雪至今都還未融,所以實施交通管制,

放行時間從08:00~17:30(其餘時間一律禁止通行)

但是汽車要加掛雪鍊才能通行,對於騎乘機車的我們來說,

要掛上雪鍊的路,根本不可能過得去。

 

但也確定了從花蓮太魯閣到大禹嶺這段路是可以暢通的,

只是…,這是最遠的一條!

必須從麥寮往北騎到桃園,橫跨北橫後到棲蘭,由棲蘭到宜蘭,

走海線公路到花蓮到太魯閣,再上攻大禹嶺,才能到我們的營地。

雖說是大大大大繞了一圈,

但卻也是我們最後能回到山上的最後一條計劃路徑。

 

第三通電話,打到梨山遊客中心,

好消息是,從梨山到大禹嶺的路是暢通的,

不過路面有些許的結冰(但對我們而言,至少比積雪來得好太多了)

所以我們可以自雲林北上騎到桃園,從桃園跨過北橫抵棲蘭,

由棲蘭上攻思源啞口到梨山,

再從梨山回到楓虹谷營地(最後這段就只剩25公里的車程了)

 

 

【返山之徑】 

野人,終於、終於,要歸山啦! 

117

一早,我們將換好冬裝的所有裝備搬下樓,

在樓下全部上裝完畢,整台哞喔塞滿、綁滿著所有裝備,

上午九點,麥寮的天氣好得出奇,

陽光很大、天氣晴朗,

我們在這難得的冬日晨陽中出發,準備回歸我們的高山營地,

 

這次回山,並非是要做我養豬的創作,因為我養豬已經暫停了,

但也不是要做什麼新的創作,

之所以要上山,我們也不知道為什麼?

因為是心要我們回去的。

要我們在那裡待到快過年,然後在過年前下山,回家過年。

過完年,回麥寮完成麥寮農會沿革誌這個所謂的計劃,

而後離開麥寮,去買兩台單車,帶上所有裝備,

開始為未來的六年單車環球夢想做無限期的單車環島募款,

這就是未來心要我做的事。

 

我唯一想到的凡俗理由,就是要我們回去撤營,並將剩下的裝備帶回來,

但是,事情當然不會那麼簡單…。

 

騎著載了大包小包的哞喔,我們接上了台17線,離開了麥寮,

雖然是星期日,但是台灣西部沿海的觀光,在冬季並不發達。

人車不多,我們十分順利的一路北上,道路十分平穩、紅綠燈也不多,

這比起車水馬龍的台1(都市路線)

以及蜿蜒起伏的台3(山坡路線)要好得多了。

沿途可見到一些單車騎士,或許正在進行著環島的旅行。

不過看了這麼多單車環島的朋友,很少看到載著維生裝備的,九成以上都是輕裝簡行。

 

這讓我想起了二十多歲的那一年,我辭去了工作,

一個人帶著帳篷、睡袋、汽化爐和所有裝備,從台北出發,

進行了一場一個月的流浪單車環島生活。

每一晚都在台灣各地鮮有人煙的地方搭帳篷過夜,從來沒有住過旅社,

一個人在半山腰的路上過夜,整晚的大雨伴隨著竹林的沙沙聲,一個人孤獨的好眠…。

這段故事,現在回想起來可以說的還有很多,等以後有空閒再另文細述吧。

 

17線一路走到盡頭,來到了台中縣的清水鎮,

在那裡,我們繼續接上了台1線,由於這段台1線靠海,所以車輛並不多。

走台1線經過大甲、到苗栗縣的苑裡、通霄,一直到後龍,

中午時分,我們經竹南到了頭份,在頭份我們稍做歇息,

吃了頓中餐,並且給哞喔換上了新的機油。

天氣依然晴朗,之後我們從頭份接124縣道向東接上了台3線,

走台3線到峨眉,經竹東。

在過竹東大橋的時候,看到了令人懷念的河堤公園,那是半個月前我們每天跑步、露宿了好多天的『家』。

 

隨著住過的地方越來越多、認識的朋友越來越廣,台灣很多地方,都變成了家。

台灣各地的多元化族群也都像親人,四海為家、四海一家親,

透過體驗,對事物的成見越來越少,真相也越來越明瞭。

國界、國家都不存在,唯一存在的,只有路上所看到的每一位朋友。 

 

過了令人懷念的竹東鎮,經過往內灣的岔路,

在還沒到關西前,我們向右轉進118縣道(羅馬公路)

這樣就可以直接接到北橫上的羅浮了。

 

 

【露宿羅浮的流星之夜】 

下午16:40分,我們總算抵達了羅浮,

在要進入羅浮前,看到了路旁的一座瞭望台,台旁還有一處雙層的木造平台。

 

由於離開羅浮後就要進入北橫山區,而那時天色已經漸暗,

夜晚行車不安全,因此我和嘉吟討論過後,便決定要在這裡露宿過夜。

 

我們原本想直接睡在瞭望台上,

但是由於要揹那麼多裝備爬上陡峭的木梯,隔天又要揹下來,

晚上星空的視野也會被瞭望台的屋頂遮住,

所以最後我們決定睡在二樓的平台上。

我們已經想好,如果晚上突然下起了大雨,再躲避至瞭望台即可。

 

 

【美麗的歸山路程】  

1月18日清晨,

我們將所有的裝備上好車,在早晨的露水中,開始了第二天的返山之旅。

DSC_3046.jpg

↑位在羅馬公路上的樂信瓦旦紀念園,瞭望台旁的木造平台,是我們當晚的露宿地。

  

傍晚,我們戴著頭燈,在羅馬公路上慢跑著,

遠方逐漸暗淡的雲彩,漸漸深沉了下來,

在進入黑夜之前,散放著彩色的餘暉。

隨著慢跑而過的時間,天空已經掛起了一輪清澈的下弦月,整片景色比電影還美。

原來,我的人生,就是直接的活在電影之中,

唯一的差別,也是最幸福的地方,就是─

這場人生的電影是真的,不會在離開戲院後消失。 

活在人生的美妙情節裡,誰還需要憑藉著編出來的電影、電視,

來覓得那沒有尋覓心路時,所帶來的痛苦慰藉?

 

旅居在全台灣,隨心而居,

在不同的公路上,留下不同的慢跑回憶。

我真的很喜歡,這樣的生命意義。 

 

那晚,整座夜空掛著繁星,像一整片的大屋頂,

我看著那點綴著無數星的夜穹,心想…

人類最好的工匠能夠造出一片這樣的屋頂嗎?

原來天地是最大的臥房,沒有屋子,四海為家。

我與嘉吟,不用刻意尋找流星,

流星會在我們的眼前,劃下美麗。

DSC_3060.jpg

↑夜晚星空相當明亮,好幾顆流星從我倆眼前滑過,窩在睡袋裡一點都不冷,只是清晨的露水重了點。

  

  

【美麗的歸山路程】  

1月18日清晨,

我們將所有的裝備上好車,在早晨的露水中,開始了第二天的返山之旅。

DSC_3073.jpg

↑跟我們返山的哞喔照,載著我們二分之一的行李,等210日要撤營下山回鄉過年時,恐怕會更加『壯觀』。

 

天氣依然美麗動人,一路上,高山的公路讓我們欣賞到了不少的美景,

鼻間的森林氣味如此的芬芳,飄渺的雲霧變化多端,

呼嘯的高山冷風,遠方遼闊的山脈…

騎乘在公路上的每一刻,都讓人感受到…

到底什麼叫熱愛生命?什麼叫真正活著。

 

過了北橫的最高點─明池,一路下滑到棲蘭,

之後再接台7甲線,往梨山的方向,一路經過四季、南山、思源啞口,

這段正是我第二次隻身環島的路線,那次可真是千辛萬苦

(北橫、中橫、新中橫、南橫的單車環島七日行)有空再道來。

DSC_3091.JPG 

DSC_3088.jpg

↑天氣非常的好,高山的景緻相當美麗,嘉吟坐在機車後面,忍不住用相機隨意的記錄下那美麗的一刻。

 

 

【謝謝你們】

快到梨山的半路上,我們遇到了一處道路坍方的工程,

等待了一會,似乎沒有那麼快放行,

走到前面去查看放行時間,發現離下一次的放行時間還有一個小時。

索性我就拿出口琴,隨性來一段悠閒的音樂。

時間、目的,並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這段路程是怎麼走完的。

DSC_3099.jpg

↑走在台7線,接近梨山的半路上,遇到了道路坍方的施工,索性後來只等待了二十分鐘就放行了。

DSC_3106.jpg

↑辛苦的工人朋友們,冒著生命的危險,在陡峭的山坡上,操作著重機器(一台機器要三個人合力,才能操作的起來),奮力的搶修著,他們真是偉大。

 

看著搶修道路的工人朋友們,腰間綁著安全鋼索,

三個人合力持著重機械,賣力的在陡峭的山壁間工作著,

這不僅需要賣力,更是在賣命,

眼前平坦的道路,一直以來都是仰靠這歷代的偉大工人朋友們,

謝謝他們一直以來的默默付出,

在此,向他們致上最誠至的敬意。

 

等了二十分鐘後,可能是因為兩旁等待的車輛過多,道路提早放行了,

我心想,踏實的走在心路上,我真的踏實的改變了自我,

不再像以前一樣,見到這突發的道路管制、想到那等待一個多小時的枯燥時間,

而空坐在機車上生悶氣、怨天遊尤人、怪東怪西的。

 

我知道自己真實的在轉變,

開始更懂得去接受、去享受生命中一切的無法預料,

而且慢慢的懂得去瞭解那令人無法掌控背後的幽默性,

生命本就是一齣喜劇,只是沒搞清楚劇本的演員,將它演成了悲劇。

 

謝謝我活著、謝謝活著讓我能發覺心路, 

透由心路發覺自我,讓自我能夠踏實的成長, 

成長到瞭解─我為什麼活著。 

 

經過了先前經歷、發生的那麼多事後,我瞭解了一個道理:

人,追求一生所能得到的,就只有學會接受後的─安詳寧靜。 

 

中午時分,我們到達了梨山並在梨山簡單的用過中餐,用完餐後又即刻的起程,

這段從梨山回楓虹谷的台8線上,有好幾處的路面都結冰,

但好在這幾天的天氣不錯,而且今天的天氣又非常晴朗,

所以冰並不厚,只剩下薄冰而已。

我們用安全且緩慢的速度讓兩輪+『四腳』在冰面上滑行,

每隔一段路就有一小處薄冰,這可不是鬧著玩的,

稍一不小心,就有可能整輛機車滑倒。

走在半路,也見到一輛轎車滑出了路面,卡在山溝中等待一旁的拖車拖出。

  

  

【路間的小狗】

行經半路時,見到一隻發抖的小狗,窩在馬路中間的一件外套上,

我們趕緊停下車來把牠抱到路旁,索性牠沒有發生危險。

我在一旁的鐵皮屋簷下發現了一個木棧板,我想在那牠至少可以安全的遮風避雨,

我將外套鋪在棧板上,用石頭壓住讓它別飛走,讓小狗狗窩在外套上更暖了些,

雖然有想要帶牠走的衝動,但一想起我們每日受苦的旅程和無處載牠的顧慮後,還是放棄了。裁過DSC_3147.jpg

 

 

【終於…,到了!】

下午二點,我們終於回到了離開了兩個多月的楓虹谷營地,

而回來三天的阿伯和姨也還在山上,

我們熱情的跟兩個多月沒見的他們打招呼,

雖然明天他們就要下山了,但是還是很高興可以看到他們!!

 

 

    全站熱搜

    【勇敢‧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