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麥寮】 

315()下午,

我們各自從台北及高雄搭車返回麥寮,到農會找麗玲姐牽哞喔,

想趁著天黑前,找一處可以紮營、暫渡今夜的地方。

 

在此,我們要先謝謝麗玲姐幫我們搬家,

那麼多的東西,一定花了她很多的時間、精神與體力,

謝謝她一直默默的幫助著我們,讓我們感到非常的窩心…。

謝謝您,麗玲姐。

 

 

【老師,謝謝您們!】 

我們打算先在麥寮楊厝分班的舞台上暫住一晚,等明天天明再另尋可以長期駐紮的營地,

趁老師下班前趕緊前往分班,見到了睽違已久的京樺老師與雲繡老師,

並順利的獲得了有關搭營的同意。

 

其實,這次過年從合歡山要下山的前一個禮拜,我們身上僅剩下一百多塊,

就連下山到麥寮的油錢恐怕都不夠…,

總之,一切順其自然,相信上天也相信心。

『當你真心渴望某件事時,全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助你。』我們相信這句話。

 

而某天,在騎車前往梨山使用網路時,

才驚決了那原本已經維持了整整三個月的33元餘額,突然爆增成30033元。

我們,又再一次的被命運的奇妙嚇到了,

真心,再一次的幫我們渡過難關…。

 

感謝兩位老師…。 

因為…這筆即時雨,是我在過年回家刷了存摺後,才知道是哪位貴人匯給我們的,

只是,至今我們仍然猜不透,老師們是如何知道我的帳戶的…?

三萬元是有價的,但願意相信我們的真心是無價的,

那信任,是給我們的無價之寶啊! 

如果有看過『五島醫生』這部很棒的日劇的朋友,可以把她們想像成那位醫生,

只是,五島醫師開的是身體診療所,而她們兩位是心靈診療所。

 

我也明瞭到:原來不敢走向自己的心路,是因這會讓自己面對『死亡』的恐懼。 

怕餓死、怕受傷、怕被傷害、怕黑暗、怕自己會死…。

唯有覺悟了死是無可避免且隨時隨地皆可發生的時候,

不再戀生,而願為瞭解真相『捨命』的那一刻起,勇氣於焉展開,

上帝所安排的『生命課程』,也就開始開課,

我們一直都住在真理裡,只是我們以為自己離開了;

回家只是體會到,我們就在真理裡的這個事實。

勇敢與覺悟讓自己勇於走向死亡與恐懼,

一旦這樣做的時候,才會發覺:

原來,生命是一場天大的喜劇,

柳暗花明又一村,是最好的寫照。

 

人活著都為找那幸福和快樂,而真正的幸福快樂是要靠心路來找,

心路是什麼呢? 

它就是自己內心底層,瞬間最想做的那件事…。

我們一生都在逃避死亡,但是死亡卻是生命的原因,

死亡,是尋找生命真義唯一能夠攀爬的繩索。

 

 

【分班這一夜】

這晚,我們在分班的教室裡和老師們相談甚歡,

她們還為我們煮泡麵、切水果、泡茶…,

我們吃了好多東西,很感謝她們對我們的信任與關愛。

 

入夜,我們就將帳篷搭在楊厝分班的舞台上,

原本我提議要直接露宿,但嘉吟說蚊子太多了,所以最後還是把帳篷給搭了起來,

只是,不知怎麼的,過了半小時後風開始越來越大,霹靂啪啦不停的打在帳篷上,

在撐了34個小時的零晨三點,終於受不了…

我們拎著所有裝備和帳篷,移進分班的舞蹈教室裡頭,

過了有蚊子但至少沒有風聲吵的一夜…。

 

 

【在楊厝找營地】

隔天,一大早我們就起床了,

趁著練太極拳的阿伯阿姨和舞蹈班的媽媽還沒來之前,趕緊收好裝備離開,

我們今天的當務之急…就是要先找到可以在麥寮長久紮營的營地,

我相信,會有合適的人以及適合的地方…。

 

最早,我是打算跟當地的朋友借一小塊休耕的田地搭帳篷,

然後在四周立上四根木棍來支撐帳篷及遮雨蓬,就像在山上的營地一樣,

但是,麥寮的東北季風很大,

又加上楊厝更靠近西邊,空曠處的風沙真是相當強大的,

如果再加上大雨,其實我們並沒有信心帳篷可以撐得住。

只是,如果一想到未來的單車環球會遇到更惡劣的天候時,

我們就知道,自己必須要先能面對在台灣的這點小小小考驗。

 

麗玲姐有向我們推薦一塊社區新開闢的『楊厝分班實習農場』,

看起來還不錯,但她擔心我們搭在那裡,會被後面草叢中的蛇干擾,

而且,營地〝直接就在馬路旁〞(←這…才是我們心中最大的顧慮)

所以,我們只好暫時把那塊地,留著當備用,

若今天都找不到的話,那晚上就先在那過一晚,待明天再繼續尋找吧。

 

 

【尋訪,阿公的書樂園─陳永忠】

稍晚,我與嘉吟的心中,同時都浮現了一位長輩─陳永忠大哥。

雖然,以陳大哥的年紀對我們來說,稱呼他大哥並不合適,

但是他卻一點也不介意,而這也正是我們喜歡他的地方之一。

 

其實,陳大哥早就可以輕鬆退休了,但他卻依然下田耕作,

把農活當運動,因為那是他熱愛的,

在他的田地旁,有一間他自己搭蓋的小木屋,

當地的朋友都稱它為『阿公的書樂園』。

平時農忙累了,稍歇一會時,

陳大哥就進屋揮毫,自學自休的練就了一手好字。

 

記得…,在我們的『放浪者計劃』還未展開前,

我都很喜歡在一大清早,趁著嘉吟去跳舞班學舞時,去他的田裡打坐,

面首東方,睹見朝陽東昇,稻間的薄霧瀰漫著陣陣青香,

有一次,感覺到整個人,融進了大地裡,

心中的平靜,讓那陣狂喜成凝靜。

那是自蘭嶼之後,少數幾次進入了天人合一的經歷。

 

陳大哥也是一位奇人,

平日深居簡出,談話深入淺出,

對農業的大小事都瞭若指掌,卻又深藏不露,

是我們寫書期間的珍貴顧問,

也是少數幾位能瞭解我們做這一切的追尋與努力,

真正要的是什麼心靈層面的人。

 

 

【老人關懷據點】

這天,我們很順利的在阿公的書樂園見到了陳大哥,

他在了解完我們的需求後,很誠心的向我們提議,可以考慮考慮老人關懷據點,

還熱忱的告訴我們那邊有水有電,我們住起來應該會不錯。

老實說,我們很感動陳大哥對我們的一片真心…,

但是,『老人關懷據點』是他們家族無償出借給社區使用的三合院,

是一個屬於楊厝社區居民所有的地方,我們不能當做私用,

而且,那樣的處所,對搭帳篷的我們來說太過奢侈、也太浪費了。

 

 

【豬圈?Yes!空豬圈】

後來,陳大哥又提出了一個我們聽到後,眼睛為之一亮的地方

豬圈?空豬圈?

陳大哥說,靠西邊有一個他弟弟以前在養豬、養蜆、也曾種過作物的豬圈,

因為近幾年收益不佳,所以暫時收了起來。

可是…那邊的窗戶都破了,

如果你們要住,要去跟人家拿飼料袋用釘子釘一下,不然這邊的東北季風很大喔。

一陣子沒養東西了,也需要先打掃一下,,

但那邊算是村莊外,平常沒什麼人,是蠻安靜的,

如果你們看一看喜歡的話,不要緊,就過去住。

 

 

【就是這了,美麗的家園!】

聽完後,我們心動不已,馬上騎車去尋找一間〝空〞的豬圈,

來到了位在村莊外圍的空豬圈,多日來的歇業,已讓它的四周長滿了大花咸豐草,

但我們一看到,就覺得隱密、安靜,又安全,是一處非常適合創作的住所。

而豬圈裡,雖然雜亂了點、窗戶空了些…,

但除此之外,採光和通風良好,還有遮風避雨的屋頂和牆壁,而且能看到後面空田的景緻,

或許…還甚至有電呢(因為是養殖使用,所以先前所牽的電線依然還在)

也所以,我們的空圈居可說是五星級的營地呢!

我非常非常的喜歡。

 

旅行至今,我們一直把握著驅光性的原則來避開危險,

因為黑暗並不會讓我害怕,黑暗對我來說是種保護與歇養,

在大都市,越暗的地方就越少人敢接近,

也因此我們露宿的地方幾乎都是瞎燈暗火的,

因為我們相信,能夠不怕黑暗的人,其內心必然坦蕩,

心內坦蕩的人,可以成為我們的朋友。

 

這間空豬圈長滿了雜草,

在外觀上,是一般人不願接近的,更別提是下雨天閃著雷的夜晚,

但是對能與自然共生的我們,這裡無疑是一處美麗的家園,

這裡像是上帝的花園,為我們鋪滿了綠葉與白花,

它們很美麗,同時也提供了我們保護與隱密。

我不禁要贊歎起心的巧妙安排,給了我們一個旅途上的好住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勇敢‧愛】 的頭像
【勇敢‧愛】

【319騎跡】

【勇敢‧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