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在路上,路不在這山裡,是樹跟溪流在我的心裡。

 

 

金窗不會見到更多景色,木窗也不會少,

 景色的多少,取決窗的大小。

 

 

我不要少數的事件,讓我一生難忘,

 我要難忘的事件,造就我的一生。

 

 

啞者所說的,是告訴我們生命的自由,而非侷限。

 

 

我們都是死神的兒女,

 死亡讓所有人成為兄弟姐妹,誰也不能超越誰。

 因而我們學會了要相愛。

 

【勇敢‧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