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4316.JPG 

 【收拾行囊】 

29,我們一早起來便開始整理營地的所有裝備,

一一的歸類、收納,再配入袋中,

再一袋一袋的拿到快到公路前的草叢中藏好,

想要明天天微亮,便上車出發。

 

DSC_4173.JPG 

↑收拾著營地的各種物品,往事的一幕幕,觸上心頭。

DSC_4185.JPG 

↑午餐,我們將所剩的食材全部滷完,飽食了一頓美味。

 

 

【回憶‧回憶】    

DSC_4194.JPG

↑下午,我們用剩餘的時間,記錄了一下營地周邊,以做日後留念。

DSC_4196.JPG 

↑原先挖好的澡池,一次也沒用的靜靜躺在那裡。

DSC_4216.JPG 

↑由營地下方的溪谷往前,便開始了溯溪之路。

DSC_4212.JPG 

↑溪谷周圍的高山原始森林。

DSC_4221.JPG 

↑這條溪谷是我們這幾個月來,每日賴以為生的命脈。

DSC_4225.JPG 

↑由溪谷上眺營地帳篷。

DSC_4232.JPG 

↑從這裡,可以看到遠處那個通向文明世界的攔沙壩,越過這攔沙壩後,便可抵達公路。

DSC_4247.JPG 

↑營地下方每天陪伴我們的神木,不知為何,它的某個地方,每當我用手掌碰觸到時,總是會給我一種非常溫暖的感覺,好像回到了久遠的家。

DSC_4240.JPG 

↑神木與楓虹谷。

 

 

【最後一夜】

 DSC_4253.JPG    

↑將大部份的裝備提前拿出去外面放後,營地就只剩下最簡單的過夜裝備了。

DSC_4264.JPG 

↑夜晚,我們在爐火旁升起火,準備渡過高山生活的最後一夜。

DSC_4273.JPG 

↑那晚的營火被我們燒得特別的旺,火光非常美麗。

DSC_4303.jpg 

↑我倆偎坐在爐火旁,享受這寒夜所帶來的寧靜回憶。

DSC_4289.JPG  

↑點上自製的沙拉油燈,讓它與星月,成為我們那夜唯一的光。

DSC_4316.JPG 

↑躺臥在火爐邊,火光的顏色將我燻得醉醺醺…,在各式回憶的調酒裡,我寧願做一個醉漢,也不願負起道別的責任。

 

這天夜晚,星星很亮; 

月亮還要等到半夜,才會爬到可以照得到我們的地方。

夜半前,我們就著星光入睡,在那帳篷外的松針地上;

燃烈的爐火給了我們更多的溫暖。

頭上擋蓬不在,我們才發覺,這數月來從未注意的美景。

無數的星星在樹影間閃爍,彷彿是掛在樹上一般;

於是,我們看見了一株株掛滿星星的樹,

無數的星星樹,掛滿無數的星星,圍在我們周圍,

陪我們睡覺數數…。

 

夜半的烏雲,爬得比月亮還快,用冰雨替月光喚醒我們,

躲進帳篷的我們,不一會兒…偷看到跟蹤烏雲的月,在一角,綻出銀白。

給不小心睡著的我們,猜不透那夜,後來的故事…。

 

 

【與神木道別】

隔天,天還沒亮,我們就起來了,

用頭燈收起帳篷,彷彿昨夜還沒過去一樣。

很可惜相機和手機都〝完全〞沒電,無法為營地留下完全撤帳後的景像,

但是那感覺至今都還深深、深深的,深存在我們心裡。

 

收完後,天漸漸微亮了,

我揹著剩下的裝備準備走出楓虹谷,

直到我下到溪流,經過神木時,

我才突然想到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還沒做,跟神木道別。

只是好不容易揹拿起全副裝備的我,真得很懶得再放下所有裝備。

走了一段路後,我實在無法忽略心中的那股強烈感覺,

我即刻甩下裝備,把它們通通丟在一旁,回頭跑去,

跑過原本在我身後的嘉吟,跑到這一切的開始,

那棵讓我有回家感覺的神木旁。

 

我不知道要如何跟它道別,

只能脫光了上衣,笨拙又寒冷的趴在它的身上,

植物、泥土、木頭、泉水的氣息在我鼻間吐息。

而我,卻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

我依然用人類的方式在心裡跟它道別,

我想將自己的心臟,貼近它,希望能夠與它一同跳動,

但是什麼特別的感覺都沒有,

於是,我冷的穿上了衣服。

 

這一次,我用初來時的方式,

將手掌放在神木上某個微凹的地方,

溫暖的感覺又回來了,我好奇的把手掌移去其他部位,

但,就只有那裡,讓我有感覺。

我想,這或許就是它的心臟吧?

 

我半開玩笑的告訴它,

希望那隻每日傍晚或夜晚都會叫的山羌,

能來跟我們道別,

但是我心裡也知道,這不太可能,

因為牠從來就沒有在一大清早叫過,至少我沒聽過,

因為夜色或許可以掩護牠,但是在這陽光普照的大白天,

發出叫聲無疑是將自己曝露在危險裡面,

所以,什麼事也沒發生,我什麼都沒聽到。

 

唯一的感受,是在我離去前,我腦海裡浮現出了這裡的綠樹景像,

很像是映在眼瞼前的黑暗上,感受到它告訴我,記得這裡,

因為這裡永遠是我的家,這裡永遠都有我的朋友,

當我在山下過得不愉快時,在心中想起這一幕、這裡的景象,想起我還有一個家…。

 

 

【山羌的道別】

我靜靜的道別,默默的離去,

彷彿這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揹起裝備,踏上公路,將所有的東西一一綁在哞喔上,

我們在晨光之中行進,行進在清晨高山中的清爽空氣裡。

 

此時,嘉吟問我:『你有沒有聽到?』

我說:『聽到什麼?』

嘉吟:『山羌叫啊,就在你說你要去跟神木道別之後,

我走了一段路,在兩條溪流的交岔口,牠叫的好大聲喔,

感覺靠得很近,讓我有一點怕又覺得驚訝、開心和感動,

在這個時間點,讓我覺得牠是在跟我們道別耶,你沒聽到嗎?』

 

我開懷的大笑著說:

『我是真的沒有聽到,但是現在聽妳這樣說,我是比聽到更開心更快樂了。』

原來啊,我的祈求真的實現了,

山羌真的來跟我們道別了,

只是牠讓嘉吟聽到了,再透由嘉吟的口中告訴我,

好讓我瞭解到,我們是多麼的被愛著啊!

 

每個人,都有心路,每個人的心路,最終都會給他和她幸福…。

 

 

【奮力往上、往上、往上!】

我們從楓虹谷離開,經合歡山隧道,走台14縣下到埔里,

為了越過全台公路最高點的〝武嶺〞,

我、嘉吟和負重百來公斤裝備的哞喔,

從大禹嶺起,得開始面對連續10公里的大陡坡。

在勉強騎了300公尺後,哞喔已經開始喘得上氣不接下氣了,

而嘉吟也在海拔2600公尺的地方,下車邊走、邊跑又邊推了哞喔二、三段,

終於…,最後一次,不行了…,

基於保護哞喔的心態(畢竟它對我們倆來說,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伙伴)

我們不能再這樣看它為我們如此賣命…,

於是,在放嘉吟一個人下來走後,

我使盡了力氣,用蝸牛的速度,將自己、哞喔和裝備,

S大法,慢慢、慢慢、慢慢、慢慢…的騎上去。

騎上了一個大彎坡,看不到嘉吟的身影了,

又繼續騎,過了一個又一個陡峭的彎路,由於載重太重,所以在一個彎頭處差點摔了下來。

幸好我使盡全力的又把車硬是扳了過來,之後感覺告訴我,要我先騎去這段公路的最高點後,

再將所有裝備卸下來,然後輕車回去載嘉吟,

雖然嘉吟並不知道我做了這個決定,但我想心會替我照顧好她。

於是我一路小心翼翼的騎車,在經歷了許多的陡彎頭後,順利的抵達武嶺丟裝,

之後再回頭去找嘉吟,終於在快到小風口遊客前,看到走了三公里高山公路的嘉吟,

我心想,她真強啊!

嘉吟在聽到我已經將所有裝備載運過武嶺後,顯得相當高興,

因為如此一來,空車載我們兩人到武嶺是綽綽有餘,

這段路她走得也值得,這一切也多虧了感覺給的靈光一現。

到了武嶺後,裝備依然完好在原處,我們在重新配裝後,就開始一路下滑,

因為之後的路,就再也沒有爬坡,全是下山的下坡。 

就這樣,我們一路騎回麥寮,在麥寮住了一夜,

隔天,買了車票,我和嘉吟便各自回家過年了。

 

 

【等待‧下一站】

在山上的期間,我和嘉吟為了某件事,爭吵過幾次…,

因為,這次過年嘉吟希望能夠回家一個月,讓她完成她想要對家人所做的事,

最後…,我知道我不應該、也不能阻止她,去做她想做的事,

所以最後,我尊重她所做的決定,

也當是讓我回家,好好的改善一下我和母親間的關係。

 

這次上山,為期一共25天,

對於我來說…,這25天以來,最深刻的是:那發生在129一整天的事。

好像這次上山就是為了那一天做準備的,

而嘉吟則是在28那天,我們一起溯流的旅程裡,帶回了送給她的調色盤,

並且告訴她,她能畫!

 

相信看到這裡的朋友們,心路的頻率應該跟我們很接近,

對於我來說,求道的過程,就是做自己內心中最想做的那件事,

從心的感覺裡,求道之路,自然展開…!

順從自己內心的感受,去一一完成想要完成的夢想,

在圓夢的路途上,智慧會透由實際的親身體驗所產生。

 

以我來說,對於人的老師以及書籍,容易讓我混亂。

因為文字本身既有傳達感覺的侷限,而字語的色彩又無法展現感受的彩色;

著書者多不是成道者本人,且感覺轉譯成文字後容易失真,

而閱讀者本身的認知,亦易曲解文意。

所以,對我來說『自然法‧法自然』,

自己比較適合以親近整個大自然的方式,

植物、溪流、風、雲……等所有自然一切,來尋找真理,

故稱為『自然法』,而其學習自然一切的學習方式,便是法自然。

 

朋友,如果你()們看到這裡,希望你()們瞭解,我所說的並不重要;

重要的是,你()們可以用最合適自己的方式,得到智慧與快樂。

當你()們去實踐自己最大的心願時,自然會走向智慧之路;

智慧之路上,沒有高低之分,沒人能成為誰的老師,因為我們都是學生也都是老師。

 

世間求得真理的道路無窮,

因各人喜好不同、適性不同,便衍生了多樣化的求真道路,

有些道路看似相互排斥,但是其實終點相同。

也正因有無窮的求路存在,才讓彼此各異的眾生,都有適合自己的道路存在。

 

我想,我與朋友們能相識,應是我們的求路,各自相近、易於相通,

因此將師法自然、親力身行的求路方式分享出來,

寄望也能從朋友們那處得到分享,讓瑞寧能夠學習朋友們的智慧,以滋互進。

 

我們,自此後暫且下山,好準備下一趟更大的旅途─單車環球之旅…。

 

 

【山羌錄音】

PS.這是二月初某夜的山羌叫聲,

經過幾天的努力後,終於順利的錄下了山羌叫聲,

之前不是來不及錄下,就是離我們的營地太遠,聲音太小。

 

↑山羌,為我們在深山的這段日子,留下最美的聲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勇敢‧愛】 的頭像
【勇敢‧愛】

【319騎跡】

【勇敢‧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